穿越之恋上眀皇 第15章 送安神汤

快穿甜文 2020年01月02日

三日后大殓,武则天的遗体被蜂蜡封好放入做工精致的楠木棺,立于乾元殿正殿,接受百官吊唁。漫天漫地的白色帷幔飞舞在冬日凛冽的狂风中,像一群哀嚎的飞鸟,在冰冷的空气中盘旋。皇家子孙,文武百官按次排列,三跪九叩的呼声响彻天宇,标志着武则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代女皇从此隐秘于历史的长河

武则天死了,也标志着皇帝的位子是彻底坐稳了,不必担心再像数年前那样被自己的母亲赶下皇位。其实从女皇下葬这件事可以看出皇帝还是心存仁孝的,毕竟重启皇陵确实是件挺麻烦的事,周围又有一大帮人反对,这种情况下即使不尊随武则天的遗愿也说的过去,但是他还是力排众议,坚持要把母亲遗体按其心愿与先皇合葬。如此做法,不知是因为他太过惧怕自己的母亲还是因为春天里针对母亲的那场政变而心存内疚所以如此大表孝心。再或者,两者都有。

大殓之礼已过,上官婉儿因为太过伤心劳累,病了几天,所以我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留在这里帮着那些宫人一起照顾她,玲珑却早在大殓过后的第二天上官婉儿就让她回去了。

安静休息了两天,上官婉儿的精神就好多了。下午,她命人做了安神汤要我给太平公主送去,说是太后仙逝,公主忧思异常,一碗安神汤虽然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也算是聊表安慰吧,这样公主的心情也许会稍微好些。对于这个说法我倒是不反对,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给她送去呢?她一向看我不顺眼,本来死了妈心情就不好,我再往她面前这么一站,不是更给她添堵嘛!上官婉儿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这会儿却糊涂了!但是她既然吩咐下来了我就得照办。

太平公主大殓之后也没有立刻回去,而是暂时住在宫里,因为后面还有很多关于武则天下葬的细节要讨论。

阴了好几天的天空这两天终于放了晴,只是时值寒冬,即使晴天空气还是冷的要命。但是我从小练武,身体底子好,前两天又忙又乱累的不得了,但是歇了一天就又活蹦乱跳的了。提着安神汤走在路上时,我在想,上官婉儿是不是有心把我培养成她的近侍啊?我总感觉近来她有什么事都爱拉上我,她叫我来给太平送安神汤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可是我除了比别人多懂些拳脚功夫之外也没什么可取之处啊!

来到公主殿,却见大门敞开着,一个身穿孝服的宫女正背对着我在修剪院子里的梅花,我刚要上前让她通报一声,她却拿着剪刀走到别处去了。

我向着寝殿走去,走至寝殿外侧的书房听到里面有动静,几乎是下意识的向那边看去。门没有关好,透过约莫一尺宽的门缝看到李隆基正从里面不知道在写什么,旁边的锦绣正在为他磨墨,眼角含嗔,眉目带笑。看到这个画面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红袖添香于案侧,妙龄轻舞于榻前。可惜此时由于国丧宫里不许焚香,否则再配上袅袅烟雾迷迷熏香岂不更加完美!

我呆呆的站在门外,看着屋子里温馨的画面,我看到李隆基抬起头来指着书上的某处不知对锦绣说了什么,只见锦绣面带微笑的说了几句话,好像是对他刚才所问的话的回答,李隆基笑着对她点点头眼中满是赞赏之色······

我觉得一口浊气堵在了胸口,不上不下的憋得人异常难受。此时,我终于理解了何锦绣对我的冷言冷语,看到这些不在禁区内的画面我都觉得难以忍受,那么以前我和李隆基那些沸沸扬扬的韵事传到她耳中,她是什么感觉?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与何锦绣已经站到了感情的对立面。

转身走进旁边的寝殿,一个宫女走过来问我是谁,我告诉她我是上官昭容派来给公主送安神汤的,她说公主上午和皇上议事劳累,这会儿已经睡着了。我把东西放下让她等公主醒来将此事告诉她,便要回去。

一转身,何锦绣一身清冷的走进来了。我环顾左右不想与她对视,告诉她我奉命送了安神汤来,抬步就走。刚走了两步,她把我叫住了“梁小燕,你刚才都看到了?”

我回过头去看着她,原来她刚才知道我在门外,我深呼吸一口气,挑衅的看着她道:“是,看到了,怎样?”

我想我的口气肯是不和善的,但是何锦绣却好像并不生气,慢悠悠的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啜了一口茶,又缓缓放下茶杯,居高临下的对我说:“梁小燕,我真佩服你强大的内心世界,你看看你自己,满头彩发,不伦不类,妖异邪魅,像什么样子!招摇的与他站在一起竟然丝毫不觉得自卑。你问问你自己,你除了唱唱跳跳之外你还懂什么!”

我被她这一通言辞气的哭笑不得,从来不知道何锦绣的口才这么好,几乎是骂人不带脏字的,更可悲的是我竟然发现她说的都是事实。

若换种情况换个人我肯定与她对骂一场发泄气愤,可是何锦绣这一通文雅的骂词往那一摆,我若真的粗俗的骂回去就更显得我不堪入目了。

于是,我忍着胸中闷气对她点点头“你说得对,祝愿你早日心想事成!”

听到我这么说,何锦绣冷哼一声道:“梁小燕你不用这样阴阳怪气的,我告诉你,就算我要做什么也会做在明处,不会声东击西,像某些人那样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的玩栈道陈仓的游戏。”

我闻听此言顿时红了脸,原来她真是这样想的,我想说事实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越来越乱了。可是这样的话连自己都觉得太虚伪,那么听在她耳中必然无比恶心。

仓皇的逃出门去,迎面撞上正从书房里往外走的李隆基,他看到我很惊讶,问我为何在此,我想起刚才的画面不想搭理他,随口说了句“奉命办差”便向门外走去。

他随我走出门来,问:“怎么了?”

我看着他的无辜样子心中有气,冷冷的说:“没事,不劳费心!”

这么一来,他也看出我不对劲来了,“到底怎么了?要不我们一起走走。”

我心里烦得很,没好气的说了句“我现在没空,我还要回去复命。”

他好像生气了,冷冷的看着我,半响开口“梁小燕,你能不能别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

我正有火没处发,一听这话,立时拔高了声调“没错,我就是一会儿晴一会儿阴,你又不是头一天知道。我阴晴不定,何锦绣可是四季如春,你大可以去她那里感受春天般的温暖,别总在这里找我的事儿!”

李隆基好半天恨恨的吐出一句话“梁小燕你简直蛮不讲理!”

我不想再搭理他,转身气愤的离开了。

快到昭容殿的时候差点被一块小石子滑倒,看着那块儿灰绿色的小石子心想,今天真是出门不利,先是在何锦绣那儿受了气,然后又在李隆基那儿受了气,现在居然连一颗小石子都来暗算我。飞起一脚将那颗小石子踢到外太空去了,刚把脚收回来,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这是谁在乱踢乱打?”

我慌张的回过头去,待看清来人,连忙跪下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

我拍拍膝盖站起来,心里暗想:李崇俊怎么溜达到昭容殿来了?他看看我,说:“我记得你,你是上官昭容私宅里的,上次中秋节的时候来过,你叫梁小燕是吧?”

我点点头,心想这太子记性还挺好,不过转念一想,如果21世纪突然来了个怪模怪样的外星人,想必人人都能记住他的样子,我这一头彩发在他们看来应该和外星人差不多吧。

李崇俊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回去,我说这两天昭容娘娘有些劳累,过了这两天我就得回去了。他又问我在私宅里是否比在宫里好,我能说什么,只能说没什么好不好的,主子让在哪儿就在哪儿。他又问那么我是喜欢呆在私宅里还是喜欢呆在宫里,我奇怪这个李崇俊哪来那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是他既然已经问了我就不能不做声。我想说当然是私宅里好,虽然过于清净,但至少没有那么多破事儿,但是这样的话只能在心里说说。嘴上淡淡的说了句“当然是皇宫里好,天子居所,威严庄重,普通的私宅怎么能与之相提并论。但是我们与人为婢,凡事听从主子安排才是最重要的。”

本以为这个话题到此可以结束了,没想到他诡异的微笑一下轻声说:“没错,外面孤寂冷清,哪里比得上皇宫喧嚣华丽,昭容殿虽然也算雅致,你在这里却要与人为婢,我的东宫红梅盛开不输此处,而且不必为婢,你可想去?”

我恍然大悟,说了这么半天原来重点在这儿等着呢!我记得玲珑曾经说过,这太子可是已有好几个侍妾了,看来家里的名花再多见到了奇花异草还是想摘入手中的,是否名贵不重要,关键是新鲜,哪怕过后发现是捡了根狗尾巴草,不是还可以再扔掉嘛!

心里想着他是太子,即使出言不逊也是有资格的,不与他计较就是了,反正我也不在宫里久待。淡淡说:“谢太子好意,只是昭容娘娘待我不薄,不敢背弃。”

我觉得我这话说的既委婉大方又言简意赅,怎么也不算有失分寸吧!可是我忘了一件事。现在是唐朝,虽然相对于明清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开放非常民主了,可毕竟还是皇权时代,更何况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对方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优势,立刻换了一副轻蔑的语调:“梁小燕你装什么清高,洛阳城谁不知道你和三郎的那点儿风流事,真当自己三贞九烈的白莲花呢!我劝你,最好分清楚轻重缓急。”

我对天发誓,我真想抽他两耳光,但是这样的事只能是想想罢了。

刚才在那二位那里受了气,本就一股邪火无处发,此时看着李崇俊那张倨傲的脸,心中有了主意。

“太子说的是,可是您想过没有,洛阳城人人都知道我与三郎的风流事,若我再到您手下去,别人会怎么说?别人会说‘临淄王玩腻了的东西太子竟然又捡起来了,别人弃如敝屣的您还···这···这···”

我张着嘴一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为难样子,眼看着李崇俊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心里忍笑忍得好痛苦。半响,对方终于没好气儿的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我答了声‘是’,滴溜溜的走开了,溜到对方再也看不到的地方终于捧腹爆笑,我发誓,‘恶趣味’这个词绝对是这世上最可爱的三个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