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嘿嘿!悠悠的女雙搭擋出爐,這張出現的網球選手(名字純屬虛構)只是出來打醬油,所以, 招式什麼的不會多加描述!    风光明媚的5月底,法国网球公开赛的开幕赛开打了,身为伤兵的我现在坐在球场的看台上没错,有谁能告诉我,我左右两边多了2个像别人欠他好几百万的护花使者,忍住抱头长啸的举动,看看坐在旁边
第九章冤家碰面斗嘴调笑    七王爷默默无语地看凌凡,凌宣帝正安静地批着折子,但是嘴角却浅浅地勾勒起一个柔软的弧度。这到底还是那个冷傲的皇帝吗?  凌徽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地说:“三哥,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这小木头到底又怎么你了?”  只见那年轻帝王咧嘴一笑,那表情是相当的美呀!想起昨晚的旖旎,他又
我的醉酒是醒了,世子该不是喝多了吧?一个领兵打仗的副将军,怎么婆婆妈妈的这么多话? 我夺过腰带,胡乱系上,才答他的话:“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况且这三脚猫的功夫,可不敢去战场献丑。父亲年岁大了,家中弟妹们又小,我要在家中帮衬着母亲,这两年都没什么时间出去玩了。”话还没说完,铭王世子猛地笑起来,让我莫名
有那么一瞬,袁雨潇的好奇心爆了一下,几乎有些盯梢秦晴的冲动,但这显然非君子所为,他终于只能是带了自得的心情悠悠然进了校门。整个晚自习,一直不见凌嘉民回教室,这倒是可以想见的。不过这让袁雨潇今天也是心不在焉。晚自习结束后,他提了桶去宿舍外水龙头前打水洗脸洗脚时,才看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从传达室那条路上
“砰!”  叶落的拳风与伏地魔的爪子瞬间轰在了一起,传来一股爆炸的声音。  瞬间伏地魔的双爪被轰成了粉末,失掉双爪的伏地魔阴沉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了一股恐惧之色。  “嗷!”  伏地魔竟然痛的嘶吼了起来。  虽然伏地魔的肉身很强硬,但是比起数次淬体的叶落而言,还是要脆弱了许多。  叶落的神秘三角连李铭天
同伴点点头:“也是,都没看清楚对象长相呢,就扯的这么远,真是好笑,不过宋姗姗,你真的很可爱啊。看到那个当兵的从你身边走过去,你的脸都红了,认识你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你这样害羞,这个人就这么好?”  宋姗姗羞涩的打了她一拳头:“你再乱说我不理你了!”  她说起了别的话题,很快就忘了这个茬儿了,宋姗姗在
温可言觉得他爸爸现在既没立场又没原则。  “那我什么时间学画画啊?”  “随时啊,画画首先就需要观察生活,体验生活,需要在生活中发现美。我们学画画,首先就得学会生活啊。”孟醒三言两语就把温可言的质疑打发了。  这样一来,画画这事儿就被孟醒给糊弄过去了,可每天中午做一顿饭真是不好糊弄。  孟醒有点儿懊
妻子?  这算是哪门子的妻子!  墨剑郜怒喝:“是前妻!”  “是,前妻,你的前妻在跟你的婚姻里就已经出轨了,墨先生,请问你此时此刻是什么感想?”  墨剑郜后牙槽磨了磨,捏起拳头来,“你这个……”  墨剑郜习惯性地想要骂人,但是话到了嘴边,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为什么现在又
这让那些给晋辕剑庐借调了弟子的门派纷纷都坐不住了,他们提剑便直接飞身上了擂台。  只可惜他们这样的举动,就如同飞进了蛛网里的蛾子。  无论怎么挣扎,也再无逃脱的可能。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擂台,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变成了个修罗场。  不断有人上去,却再也没有活着跳下来的。  许彦昕脸上的阴冷狠戾一点
所谓冤家就是路窄,哥是真的特别不愿意看见那货的,我都不知道这熊孩子是不是故意的,走哪遇哪,跟GPS定位似的,要不要这么巧,哥真是槽心。  你说这叫什么事?今天吧,开始高中第一天军训,我这个新鲜啊,老激动了,早上5点就起来了,吃饭都吃了两大碗,弄得我娘以为我抽了,吓得她一个劲让我去休息。你要知道哥一直是迟
一齐人等,七手八脚的把齐语弄上岸来,齐语上岸时已是昏迷不醒,红眉拿出了准备好的血包,让齐语看起来在流血。“不好!主子流血了!”红眉盯着自己满手血迹,尖声大叫起来。“快去请骆太医过来!”浣春反应不可谓不快,当即对着一片混乱的人群大喊。然后宫娥太监们又一窝蜂的将齐语抬回了流烟宫,只剩下庞唯和她身边的几个
金色铭文像是活物一般,在莫天涯手心出流转不停。  莫天涯刚刚注意到手中的铭文,便听到杨真忽然轻声说道:“收!”  嗡!  一道异常诡异的气息传来,莫天涯眼睁睁看着手中的十颗金命球离他而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在了红鸾灵女手中,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  莫天涯狂怒,大吼一声,向着红鸾灵
“我们在前天接到A市公安部门的一个电话,说找到了您的姐姐梁叶雨小姐。”    “但是被发现的时候我们遗憾地获知,贵家人梁叶雨小姐是发生了意外而手术中。是因为保护一名女子,这名女子现在在这里,请您过来公安局…”    梁叶世看见本来前面平坦的路突然出现了一个漆黑不见底的洞。    梁叶世扔下了手中的文
上午十点左右,贺思弦就接到了赵一的电话,说他已经接到了人,准备往规定的地方赶过去。  挂了电话贺思弦也启程,既然赵一已经接到人,那他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本来想要早去一会儿,但是没想到工作比较多,竟然到了现在。  看着时间,贺思弦能在约定之前到达,毕竟赵一到那边的话会比较远,而且那边的的话还要绕远
锻造部,批量生产装备的地方。但此时这里人流涌动,几乎所有部门都集结在此处,原本以为暗魔会一股脑冲进坑道进入桃花源,但似乎它们最后似乎惧怕了,逃窜进了密林消失不见。剩下的工作很简单,将坑道修补起来就没什么事了。但众人没有离开的意思,一圈一圈的围在芒义周围,准确来说他们在探头望着芒义手中的暮兰。除了芒义
龙晓玲不信古逸凡会瞒一辈子。  现在古俊平已经长大,有权利知道当初古逸凡那不顾家庭的举动。  此刻,古逸凡的住所里黑不隆冬,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古逸凡准备开灯,被那个人拦住。  “不准开灯。你乖乖躺着。”  古逸凡淡然一笑,“好。”  丝毫不惧怕身旁的人。  那人冷笑,“你不怕我?” 
第二日,和林峯一起叙过旧以后,姜暮也顺道去拜访了一下子薛穹,许久没有见面,薛穹问了许多关于莫昂的事情。现在莫昂的身体状况急剧下滑,情况也不是很稳定,虽然姜暮现在是回国了,但是对于那边的情况也还是时刻关注着。    当天E.R官方微博就发放出来了关于姜暮正是回归的消息,一石惊起千层浪,下面刷各种评论都有
白发老者踱了两步,突然灵光乍现:“少壮须臾老大至,悲切努力方悔迟。终悟先人道索是,朝闻夕死尚未辞。先贤悬梁锥股刺,后愚不堪习如斯。古风不复终究祀,今人犹生虽实死!”未等其他人评论,老者就赶紧继续说:“老朽一时感觉自我如此年纪,而且一无所成,与古人相比,自愧不如;并且现在的人人心不古,没有古人那种朝闻
“你好,我叫容邈。”    原本容邈是想彬彬有礼伸个手的,结果顾钧越的视线太冷了,他机智的选择放弃。    容邈是容氏财团的公子,前几天玫瑰园私宴就是这位容公子举办的。相比较顾钧越来说,他在网上更加活跃,喊老公的粉丝更多。    “你好,我是……路微弋。”总之,现在她已经要开始接受这个新身份了。  
到了他说的酒楼,我倒是颇为满意的,装修初看是极简单的,却有着一股子的桂花香味,很是好闻。酒楼内的木板细细地刻了一株一株的桂花树,花叶飘散,似乎那满楼的香气就是从这刻画上飘散出来的。他也真是不低调,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那吃相真真对不起他那张脸,生生的引来了许多人的侧目。我活到两千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