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夜色会杀人 第一百一十章 阿涛之死

豪门总裁 2019年12月22日

“小娜?”阿涛的目光透光阿娇的头发看到了蒋正楷身边女警的脸,“怎么是你?你现在长大了……”

“是的!良哥。是我!”薛娜向前又走了一步站在蒋正楷的身前回答,“良哥,投降吧!不要再做错事了。”

“呵呵,错事?”阿涛在阿娇的身后,又冷冷得笑了起来,“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难道那些杀死你爷爷奶奶的人就是对?我跟你父亲做得事就是错么?”

“良哥,你……”薛娜听了阿涛的话,她顿时感觉到有一些语塞。是的!她的爷爷奶奶,也就是薛万春的父母,他们有什么错?他们不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初的年代,国家为了搞建设征用了他们的土地,而镇子里的官员却贪污了他们的征地款。最后,两位老人在上访的途中被人活活打死。他们有什么错?他们只不过是想拿回原本属于他们的那点儿微薄得报偿!

为了这,薛万春从部队上请假回家料理他们两个的后事。那时候,也是薛万春身强气盛,在两位老人的丧礼后,他到镇子里去讨说法。结果却被镇上官员雇佣的打手打伤。那些只会打架的地痞流氓难道是中国陆军特种兵王牌教练的对手?显然,薛万春没有还手。那时的薛万春是相信政府的!他相信政府一定会给他一个合理得交代。但是,事与愿违。打人的人非但没事儿,反而被人特招进了公安队伍。而他自己却因为打架的事情,被部队开除了军籍。

自这以后,薛万春变了。他变得只相信钱,只相信能力能够驾御一切。法律在他的面前已经变成了一纸空文。或许,他的蜕变是那个时代的悲哀吧?更让人感到悲哀的是,不仅他薛万春变了,他身边的那些战友,他的那些好学生也全都转变成了他的帮凶。而薛光良只不过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个。

“良哥……可是,都过去了!”薛娜不知道如何回答阿涛的话,她只能嗫嚅着说,“而且我爷爷奶奶的事情,后来……后来不也解决了么……”

“哈哈!是的。”阿涛在阿娇的背后畅快得笑了起来,“是解决了!哈哈,如果你父亲没有钱,这件事情能够解决吗?”

“薛光良!”蒋正楷听了阿涛的话,他大声得说,“国家允许你们挣钱!允许你们发财!但是,必须走正道!”

“正道?”阿涛的语气里充满了轻蔑,“什么是正道!姓蒋的,你告诉我,什么是正道?”阿涛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仿佛又缓和了下来,“你能说清彩票与赌博有什么本质区别?还是能够说清卖烟与贩毒有什么本质区别?难道国……”

“轰!”得一声巨响这时从仓库的一侧传了出来!随着巨响,有砖石垮塌的声音,“不好啦!蒋队。”一名警察跑到了蒋正楷的身边,“后面!后面有人在墙上炸了一个洞。”

“什么?”蒋正楷听了警察的话,他吃惊得扭头看向巨响发出的方向,“快派人去!不要让一个罪犯逃脱!”

“哈哈!姓蒋的。做事不要赶尽杀绝!”阿涛在阿娇身后站直了身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总有井水碰到河水那一天!”说完,他手中的枪举起瞄准了蒋正楷,他好象要射出枪中的子弹。

“不要!”站在阿涛身前的阿娇她见阿涛瞄准了蒋正楷,她发狂般得用双手抓住阿涛的胳膊,把阿涛的胳膊推到了朝向天棚的方向。阿涛没有用力抵挡阿娇的进攻,他反而用持枪的右臂拉着阿娇向自己身体一侧转了去。如此一来,阿涛整个身体完全暴露在蒋正楷与其他警察面前。

站在阿涛对面的蒋正楷显然没有想到阿娇会如此做,更让他没有想到得是阿涛会把阿娇从自己身前拉开。隐约中,蒋正楷仿佛读懂了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啪!”得一声枪响,而后,阿涛强壮的身体缓缓向后倒了下去。

“良哥!”薛娜哭叫着冲向了阿涛,而阿娇呆傻得站在阿涛的身边,她默默得注视着阿涛的胳膊慢慢得从自己的双手中挣脱出去,然后再跌落到地面上。

蒋正楷见阿涛中枪倒在地上,他也三步并做两步得冲了上去。现在地上的阿涛还没有断气。鲜血带着气沫顺着他半张得嘴不断冒了出来。阿涛的呼吸已经很急促,显然刚才得一枪击穿了阿涛的肺。

阿涛躺在那里,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天棚。他实际上已经看不到周围的事物。他仿佛回到了部队的训练场,在他的周围是嘹亮的军歌和跑步的声响。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向阿涛走来,他的身上穿着中国陆军的迷彩军装。

“士兵!名字?”

“首长好!薛光良。”

“愿不愿意当我的兵?”

“愿意!”

“好!以后你的名字叫光狼……”

是他!是薛万春……他在冲阿涛微笑,随即一切都消失了。

“他死了?”姚天宇洪亮的声音出现在蒋正楷的身后,“回头等事情处理完了。让她们把他葬了吧!”姚天宇说完这话,他又向阿涛的尸体瞥了一眼,在离开前他对蒋正楷低声说,“他原本是想让你开枪的!不是我。”

蒋正楷看着姚天宇离开的背影,他感觉有一种思想混乱得感觉。是的!他并没有想着要活着离开。他跟自己纠缠了这么久,居然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原来,他是故意把警察全部引到这里来,然后让他的同伙逃脱。好吧!自己还是输了。

但是输赢很重要么?蒋正楷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他感到了一丝凄凉,一份悲哀,他丝毫没有感到报仇后的快感。或许,他们都有各自的人生轨迹,他们都做了各自认为应该做得事而已。

“老公,涛哥的遗体可以交给我么?”蒋正楷走到阿娇的身边,当他把阿娇环抱住的时候,阿娇跟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索要阿涛的尸体。

“可以。”蒋正楷听了点头,“等走完流程就可以了。”

这时,薛娜已经由其他警察把她搀扶起来。她经过蒋正楷和阿娇身边的时候,她瞥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默默得离开了。

在今天之前,没有人知道薛娜就是薛万春的女儿。确切得说,应该是除了局里的高层,没有人知道薛娜是薛万春的女儿。今天之后,这已经成为了警察系统人尽皆知的秘密。对于薛娜,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谁知道将来会有怎样得苦难在等着她呢?

待警察的流程彻底走完之后,阿涛的尸体交付到阿娇和蒋正楷两个人的手上。同时交付到他们两个手上的,还有从阿涛身上发现的一封写给阿娇的信。信写得很简短:

妹子:

我走了。不要恨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姓蒋的警察是个好人,好好生活。

阿涛

阿涛的遗体火化后,被阿娇和蒋正楷两个葬到了一处民用的陵园。那里离城市很远,风景很秀丽。最关键的是,距离陵园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驻军。在阿涛墓地的位置,刚好可以远远得眺望到部队士兵的训练。也许通过这种方式,阿涛又回到了他魂牵梦绕的军营吧?

“老公,你还恨他吗?”阿娇把一束鲜花放到了阿涛的墓前,然后低声的问身边的蒋正楷。

“没有!”蒋正楷平静的回答,“如果真的有来生,我想我们会成为好兄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