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的月光 第三十一章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又是这一句,会落下病根的。

听到施青棠说这句话,白月光总是恍惚的以为,眼前的这个人是另一个人。

这样的唠唠叨叨,家长里短,是那些家庭妇女才会一直念叨的东西吧。而施青棠,少年时候的他是阳光帅气的,越长大却越沉默寡言。

白月光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她都快要忘记了,施青棠原本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最初的最初,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他也还是个笑容温和的男孩子。

这是第一次,白月光反省自己的出现给施青棠带来了什么。

如果没有自己……

如果没有自己,那么他们一家人始终是一家人,爸爸严肃,妈妈美丽干练,儿子聪明,不正是最最美好的一家人吗?他们会这样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那么,施青棠或许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

所以追究最初的原因,最大的罪魁祸首原来一直是自己吗?而自己浑然不觉已经打乱了别人的生活,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以为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

想起来还真是好笑,她突然问,“施青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明明记得,你原先很讨厌我。”

施青棠看了她一会儿,才说,“我从来也没有讨厌过你。”然后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拉着她出了卫生间,“我买了粥回来,你吃一点吧。”

白月光其实很想继续问,你既然不讨厌我,从前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但是看见他表情严肃的脸,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施青棠盛了粥端过来,白月光伸手去接,却被他轻轻让过,“张嘴。”

白月光没动,只是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他。他刚刚说那句话的意思,是要喂她吃吗?她只觉得,这么被他照顾着,好像自己真的虚弱的快要死了似的。

她伸出手去把碗接过来,“没事,我自己来就好。”

施青棠便放开了手,让她自己吃饭。然而白月光只吃了几口,就没有胃口了。虽然已经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想,但是她还是忍不住会想到自己怀着孩子的时候吃的东西,做的事情。

她把碗放在一边,“我吃饱了。”

施青棠看出她情绪低落,就没有强迫她,“你觉得怎么样了?要是还痛的话,就在医院里再住一天。要是不想住,我们就回家。”

白月光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病房,“回家吧。”

回家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白月光仍旧是每天看书,看电视,百无聊赖。好在施青棠不放心她,还是待在家里,好歹才让房子里有了点儿人气。

这么过了好几天,身体都已经好全了,但是白月光却还是恹恹的,没什么力气的样子,无论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致来,只是每天抱着书看。

她看的书,都是些不需要耗费脑力的小说,白月光沉浸在那些故事里,渐渐的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真是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她开始幻想自己是书里面的人物,来忘掉自己现在的生活。有时候一整天不出屋子,甚至想不到要吃饭,施青棠只好每天到房间里来喂她吃饭。

一开始施青棠还以为她只是伤心一段时间,还想着开解一下,可是白月光根本听不进去。到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她不愿意开口说话,甚至开始整夜整夜的不睡觉,直到自己实在是累得睁不开眼睛了,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还时常会被噩梦惊醒。看的书也越来越偏门,都是些会让人情绪消沉的书。

施青棠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专门给白月光请了一个心理专家。

不过那个心理专家只是很遗憾的说,“她不愿开口,拒绝别人的接近,这已经是抑郁症了。我给她开点儿药。不过药始终都是外物,只能让她情绪稳定而已,要想办法让她情绪开朗起来才行。”

施青棠已经试过很多种办法了,就问道,“怎么才能让人情绪开朗呢?”

“让她做她喜欢的事情,或者是出去散散心,看看风景,这么闷在屋子里头,只会越来越严重。”那个心理专家回答。

施青棠听到这里,回头看了看紧闭着的房门,心里有了计较。

白月光吃过药之后,倒是睡眠开始正常了,只是还是不愿说话,他问她什么的时候,就是点头或是摇头。

施青棠把她的书都收了起来,每天带着她出门去散散步,一面安排着公司的事情。

等到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带着白月光坐飞机,去了一个叫做塞安岛的小岛。那个岛上有一座旅游度假村,施青棠在那里订了一套房子,打算带着白月光去住上几个月。

塞安岛的风光很美,水清沙白,蓝天碧海。白月光每天都要到海边去走走,吹吹海风,慢慢的心情变好了一些。

这个岛上经常举行篝火晚会,施青棠想着,让白月光经常和人接触,她会好得更快些。因此带着她参加了两次。

白月光在这里认识了一个很有个性的黑人美女。

她叫苏迪,虽然是个黑人,但是真的长得很美,大眼睛,琼鼻红唇,牙齿洁白,笑起来的时候很诱人。

最重要的是她性格很热情,也很喜欢白月光。

施青棠想着,有这么一个朋友,白月光的病就更容易好了,因此经常拜托苏迪带她出去玩。

白月光跟着苏迪一起学冲浪,学潜水,对海底世界简直喜欢得不得了,有时候回到家里,还会跟施青棠讲讲自己看到的动物。

施青棠见她越来越正常,高高吊起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而这个时候,那边的事情,也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他不过去亲自坐镇,确实很不放心。

施青棠想了想,单独找苏迪谈了一次话,拜托她照顾白月光一星期,他去开完会就回来。

苏迪自然是满口答应。于是施青棠带着满心的不放心,登上了回程的飞机。

他不会知道,这一去,他和她之间的故事,就已经朝着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没有人能够改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