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辞如墨 第二十四章 化身云烟去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

花灯夜后人言尽,皆叹唐皇欲行归,怒其女子弄权势,大好河山入朝夕。可怜武皇继位之,繁华盛世不衰矣,终难胜过李家姓,归来之时万人呼。若她非女儿身,许这天下,可会善待于她?

果然于次日,武皇听闻大怒之,即宣如墨拜君王,圣言一日平此乱,许君卸甲归田去。此前,如墨便乃多次相求,唯愿解此官职不问世,只寻清幽一处之,携手伊人林中坐,一曲竹箫一人知。如此,如墨自欢喜,倾尽余力,一解此局。

奈何花灯疑案,确如幽魂一过,犹如点水轻闻,未惹波澜半处。故而,几日奔波,君郎未曾再入褐蓝庄,未曾再见美人颜。

荷池石阶空坐等,青柳絮语闭难言,美人拂叶洒池落,尤似扁舟弄波澜。唯恨此时无薄力,不能与君共乘途,只得日日空思念,未闻君郎入门时。

残叶几片,徒留手中,念归期渐至,恐一场梦空。美人心中无归意,为留君旁一刻时,然其唯恐时不待,大梦初醒无人在。

忽有褐蓝枭,轻至美人旁,见其无颜色,心怜情太深,无奈此情太执念,苍天不见怜。

“ 今日如墨于城门探花灯疑案,阿辞若思君,便寻去吧!”

美人欣喜亦心疑,只因唯恐惹是非,如若武皇闻此见,昔日种种作烟云。来此褐蓝庄,便乃消纷纭,此刻见君去,他日,人尽相知。

褐蓝枭浅笑,“ 今日种种已妥置,阿辞且放心相见,定不似如墨,鲁莽无计。”

原来,褐蓝之力渡天下,自有妙法除卿难,择得一人卿可代,化作凡人无人知。纵是武皇疑,亦只知此乃平凡女子一名,不过褐蓝庄血脉一亲,与如墨熟知,乃是自然矣。

红尘本是为君来,如此相思怎堪痴,况有人世如草芥,即可相逢何必迟。朝辞浅笑答谢,便寻君而去,一边思君郎也,一边归期念也,无奈只作一刻相守,便是安然。

城门之下见君郎,心生怜意无数之,褐蓝别头他处去,满眼亦作苦意来。即便兄长,见此情者亦如此,何况美人,恨不得放下尘世,即刻,便与君离去。红尘三千非吾意,乘舟而去不留情,只作白衣双影处,天上人间尽羡之。

只见如墨手扶剑,白衣着地坐石阶,闭眼沉息浅睡意,疲惫不知今几何。君郎如此,使人怎不生怜,且美人从未望,就此隐山中,毕竟红尘事纷扰,流转命缘几牵强,既是红尘世间人,如何洒脱诀别去。所念之处,不过纷扰浅去,些许相随。

轻坐石阶上,静默君身旁,未有奢求意,唯愿卿无哀。美人所痴,不过只在君旁侧,闻君一瞥一笑之,若是他日缘无奈,也作痴守情一番。红尘间,一时一刻,皆欲赠君。

如墨忽惊醒,两眼尽迷茫,不知身何处,万般心难安。终见美人,方似一心落定,只觉美人身侧,已是安然。然忽惊起之,忙言道:“ 舅父怎使美人至此?”

“ 庄主计谋,自然无碍,君郎莫多想,若疲倦,当可再歇息些许。” 美人浅笑,不想竟乃相互而安。

然其君郎再无困意,只作浅笑看美人,不管他人羡意,浅作神仙侣,长情相伴,心不倦,舒卷,安。

微风轻拂白衣袖,墨发缠卷作三千,有君执剑护卿在,神来魔往他路行。万般柔情痴,只赠美人止,恨其相逢迟,幸而余生知。

伊人身侧矣,万般心安之,只愿事早尽,携卿归乡野。许因余生太匆忙,此后每刻,皆有美人相伴。

探查之人归来,如墨一一闻之,其间疑处点点,自于心中百思。美人则乃石阶作,观君一瞥一笑之,叹其前生不相逢,唯愿此后两不分。君郎时回首,赠卿一笑之,万千宠溺在,羡煞他人心。

日渐西山去,离人归来时,纵使疑案旧未解,亦当散去矣。况有美人在侧,心怜晚风袭来,伤其身也。

刚欲归去,亦为众人松散时,然其十七忽惊起,直往人群而去,声色急躁之,大是不安矣。朝辞与如墨皆知,十七乃灵物,上通人意知,下识善恶行,此般不安状,自有疑事来。

如墨当即使人往,急嘱余事,快速随之。此般风态,于美人心中,实乃公子如玉太翩翩,举手投足亦不凡,执剑可闻英姿处,无尽飒爽难尽临。君郎点滴余事,美人于心浅记,自不相忘。

而十七所追之,乃一人矣,尚不知身份如何。只见其身法极快,步速如风,应乃武者矣。然其,孤寡难敌众人手,又闻灵犬后随之,左右巷口无出处,自言已是难藏之。

既是孤身再难逃,如何百般心思量,不过生死一场斗,血溅黄昏天意留,只作无妨罢。

众人合围成,拔剑饮血染,生死即一瞬,往生无奈何。此人武艺非常人,执剑攻守难敌之,数伤几人,奈何不得,如墨挥手人退去,一人上前独作敌。

君郎少年从君行,一身武艺皆叹之,世间少有敌对手,眼前之人尽危矣。然其不知,执剑而上,待朝辞与褐蓝到时,此人败局已定,油尽灯枯矣。

扶墙而定难作敌,血染素衣无数伤,自知天网疏不漏,往生无意苦笑之。此前已闻卿如墨,长胜将军不及之,文韬武略胆识过,才谋计策无双之。今此一见方觉然,果如前世神将者,若逢乱事应豪杰,天下河山臣服之。

此人一笑,轻言:“ 尔等凡人,如何知山河将移,朝夕替更,吾乃唐后之子,且容凡世之羞。”

言尽,诡异而笑,如墨则暗自护美人于身后,恐其多变。然其不想,一笑恍如尽释然,无数奈何不觉知,忽见眼瞳暗无色,再无半点生意来,又见其身不知物,引以青筋露难忍,身化云烟消散去,风过再无半影留。

如似神者作归去,一股烟云相伴行,如此之见惊人心,绝世骇俗未曾闻。莫言如墨大惊,纵然朝辞,亦然未能信矣。此世间,竟真有行术法之人,就此消于人前,怕是明日相传,祸乱民心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