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都知道唯有你不知道 第1章 审判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我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阵阵寒气包裹着我,钻进肌肤的每一空隙,深入心底。我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即使我不是医生。那潜伏在身体里的小小的躁动与不安,四年来每天每天都叩击着我幼小的心灵,一直以来我都在等待着这审判的时刻,结束这几年的焦躁不安。没想到这审判之音会如此铿锵有力,一箭三雕,射穿了我和父母的心,这不是我所期待的。我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审判者的声音倒不是强烈的谴责我,而是集中火力责备着我的父母,就像儿时我抓破了邻居家孩子的脸,父母被他们指责没有管教好我一样,他们责怪着父母的不小心。母亲一脸的惊讶,反复向审判者控诉我们的不幸,父亲直愣愣的盯着地板,不吭声,只是一个劲的吸着烟,他们都不愿意接受这最终的审判,可是审判书已经下达,这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申诉无效只能服从,一开始我就看清了,对于审判的结果我毫无异议,只是让父母猛然承受这么大的打击并不是我内心所愿。

审判者的声音响彻整栋大楼,充斥于每一个介质。是的,是父母的不小心造就了今日的不幸,而这不幸偏偏惩罚在我的身上,可我却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只是默默的怵在那里,拼命的呼吸着上天赐予我的空气,也许明天就再也呼吸不到了。周围飘着审判者独有的气息,要知道这气体并不受人欢迎,尤其是小孩闻到这种气味一定会哇哇大哭,当他们看见审判者专有的白色大褂时更是拼命的撕扯着父母的衣襟。瞧,房子里面的那个小孩死命的闭着他的眼,白皙的小脸已经挣通得红,那响破了嗓子的哭声述说的是对审判者深深的畏惧。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所有来到这里的人,对审判的结果,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不幸的我刚好也在这里,审判已经下达,翻不了盘了,我却还不能像小骇子般放声哭泣,因为我深知即使是因为父母的疏忽造成了现实的残酷,但他们深爱着我,为了让父母安心,纵使我小小的心里再难过也都必须沉默、冷静、微笑着说没事呀,问题会解决的,我们回去想办法吧。对!回去想办法。总比呆在这里强!回去想办法,这里真不好呆啊!真不好呆啊!快走吧~

审判者的大门消逝在孤独者的身后,夕阳映照着孤独者的身影,延长了生命的距离,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战争,三人集思而后孤军奋战,我将成为那最勇敢的战士!这么一想突然觉得自己瞬间变得高大,即使我芳龄16,身高1米50,我最终得凭这小小的血肉之躯对抗那即将爆发的腥风血雨,不是战争可注定会流血牺牲,哦!我那瘦弱的身体抵抗得住未来的战争吗?也许下一刻就见不到这眼前的夕阳了,既然这样好好的看一看吧!太阳明天我还会见到你吗?你绽放着耀眼的光芒,天空浸润了火烧般的红,大地染上了赤金般的黄。可是现在的你再灿烂也温暖不了我的心灵。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无限好,只是心未宁。我毫无心思欣赏这眼前的美景,审判者的声音一直回响在我的耳畔。哎!我们最终必须走上这条路,而这条路的代价是如此之大,倾家荡产甚至可能堵上一命,谁能保证这场赌局赌上的不是两名、三命呢?一阵阵寒意从心底源源不断升起,在体内徘徊、环绕,挥之不去。犹如冬日的寒风钻进裂了缝的破窗,而你就在裂缝的尽头□□裸的迎接着他刀刮般的疼痛。路漫漫,心惘惘,什么时候家门跃于眼前已经忆不起来了。只是随门而进的是静寂的夜,满满的包裹着心灵的每一个角落。光明在哪里?是被夜的黑侵蚀了,永远坠落于无边的黑洞吗?还是?啪~哦!光明来了!哦!原来是灯亮了。疲惫了一天,终于可以停下来了,心儿我们也可以休息休息了。这个夜晚我们谁也没说话,满肚子的心事,全都包藏在被子里去了……

阵阵嘈杂声掩盖了小鸟的鸣蝉,清晨的美妙气息也在这断断续续的嘈杂声中消失殆尽,我只是呆呆的立在一旁,愣愣地看着所有的亲戚,他们都聚集在那张破破的小方桌旁,最后的审判之音也在这方桌之间来回流传,抛来抛去。整整几个小时,只是细碎的嗡嗡声,却没有一言铿锵有力的声音能够向着最后的审判开展反击,毕竟这是我的事儿,要他们耗尽物资,支持我们去打这一张,于情于理都是不增值的生意,亲戚之间该不该谈生意呢?什么生意不生意的!保本意识还是总得拥有的!不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就这样白白的打水漂吧!至少得确定值不值,再说审判者的判书到底可信吗?亲戚们左右为难摇摆不定,但是唯有一点是最高原则:要帮忙也不是现在,确定了再说。但是到底还要确定什么呢?确定我的父亲未来有没有能力偿还?确定我不会一战而亡?确定我一战而亡后父母有能力处理这般烂摊子!哦!没钱!这么多的钱我们家砸锅卖铁都不够,何况父亲才下岗两年,据亲戚的评估,条件并不乐观,谁知道我父亲要下岗到什么时候?母亲,母亲的那两个钱,打战的物资零头都不够!亲戚们左思右想还是决定静观其变,脱是目前最好的战术呢,这战争他们还是少参与的好,虽不劳命但却伤财。有一阵嘈杂,亲戚们消失在尘土之中。

哦!这场战争很快以我方的不战而降惨败结束,最后还是只剩下我和父母这三个残兵败将,瘫坐在桌前,唉声叹气,满桌的美味佳肴唯剩残羹剩炙,人气已尽,仅留悲凉。我们还是尽早卷铺盖走人,回家乡再申诉吧,看看家乡的审判者是不是会仁慈一点呢。好吧,就如亲戚们所说的,回去再看看吧,看看说不定结局会改变呢。但是在大战前总得找个根据地,再谋划策略,父母去处理这件事情了,我终于可以坐下来看看这陌生城市的天空了,天很蓝,很纯净,心也染上了天蓝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