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女的六十年代生活 初到华国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萧无忧:今年15岁,有个元婴期的父亲,但母亲是个五灵根的女修,是父亲的侍妾。所以生下了没有灵根的自己。由于元婴期的父亲不易有子嗣,自己是他唯一的孩子,就算没有灵根也很受父亲的宠。所以取名无忧,愿我一生快乐无忧。

父亲是个炼器师,小的时候想要一个可以随身携带各种东西的储物戒,但是自己没有灵根没法修炼,所以用不了修仙界的储物用品,便缠着他专门给无忧炼了一个凡人可以用的,无忧喜欢吃,父亲便给无忧炼了一个随身果园,把无忧喜欢的水果每一样都种了一些在里面,还炼了一座阁楼放在里面随无忧自己布置,果园有五十亩大小,这些年无忧把自己觉得好看的花也种了些进去,还有凡人可以吃的灵米,凡人可以吃的好吃的灵兽也养了几只。还养了些低阶的灵峰,可以吃蜂蜜,储物戒绑定灵魂的这样别人就抢不到了。

今天无忧过15岁生日,父亲和母亲决定配无忧游玩一个月,无忧高兴疯了,立马把自己觉得需要用的全部都放到随身空间里,到最后无忧自己都不知道放了些什么东西,反正最后父亲母亲看着家就跟招贼了是的,无忧尴尬笑笑,对父亲母亲说无忧这不是激动的嘛。父亲母亲对无忧无奈摇头,笑笑不说话了,最后父亲发话:别管无忧了,走吧!无忧:欧耶走了,一家三口先去坊市大扫荡一圈,便朝最近的城门口走去。一路上看到好看的好吃的无忧喜欢的父亲母亲都买给无忧,无忧放到她的随身空间里。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魔修作乱,父亲母亲在与其斗法时无忧受到波及,在醒来时发现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1962年:秋。 周建国:二十五岁,十五岁参军当兵十来年,大大小小经历过几次战斗。现任731特种部队队长,前几天老家发来电报,说家里老娘快不行了,催他回去见最后一面,周建国火急火燎的找上级领导批假,立马作火车回家。在车上就想他们家就大哥和他兄弟俩个,大哥比他大俩岁,七年前娶妻刘燕,,有一儿一女,儿子五岁叫周红兵,小名兵兵,女儿三岁,叫周红梅,小名梅梅。这些年就把爹娘丢给大哥一家照顾,虽说发的津贴大半都邮给老娘了,但到底没有亲自照顾过,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孝,恨不得抽自己俩耳光。一路上想七想八的到家了才发现娘没生病,只是催他回来相亲,很是松了一口气,气过后又有些哭笑不得。没办法,谁让是自己的娘呢,不想去也得去啊!第二天就被娘拉着去相亲了,谁知道相亲时对方张嘴彩礼就要三转一响,还要两百块的现金,另结婚后立马分家单过,关键对方还不陪送嫁妆。气的老娘屁股都没坐热拉起周建国转身就走。一路上念念叨叨到家了还没消气,周建国无奈了上前劝到,好了娘,不气了啊!气多了伤身。杨桂花气道(周建国他娘)她以为她家的是天仙啊,张嘴就三转一响,还两百块钱,还分家,她咋不上天呐,啊!周建国说:好了娘,不是没成嘛,以后你儿子一定给你娶个漂亮能干还特孝顺的儿媳妇,不气了啊!我上山去抓野鸡去。给娘补补身子,不气了啊!杨桂花笑骂道。你以为野鸡是你家养的啊,还抓。我啊!也不指望你给我找个多能干漂亮的儿媳妇,只要你啥时候给我领一个回家来就可以。周建国嘿嘿笑,转身出门上山去了。

周建国家村子的村尾,村子后面有一片很大的深林,平常村民们都只敢在外围转转,分界线里面是不敢去的,周建国仗着艺高人胆大稍微朝里面进了一点,在外围都打不到猎物了,在逮到一只兔子两只野鸡后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眼睛往涯下一瞟好像看到了什么。搜搜两下窜到涯下,一个女孩子倒在涯底,身上多处擦伤,衣服也破破烂烂,好多肌肤都露了出来,周建国赶忙把外套脱了披在女孩身上,背起来就往家跑,还不忘拿走他的野鸡和兔子,到家后立马就喊,娘,娘,快来快来,杨桂花听到儿子的叫喊,来啦来啦,作什么急吼吼的,家里其他人听到声音也出来看,就看到他家儿子(弟弟)(小叔子)(二伯)背上背了一个大姑娘。吃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杨桂花:哎呦我的天,建国啊,你不是去逮野物吗?咋背个姑娘回来啊?娘先别问了。快来给看看她伤的怎么样了?由于家里没有多余的屋子,周建国就把人背到自己屋里去了。杨桂花进屋给姑娘看伤,顺便叫大儿媳端盆热水进来,周建国便把以前买回家的云南白药给娘,让娘给她敷上,杨桂花接过药便把儿子给赶出房了,周建国出去又跑去叫赤脚大夫?婆媳俩一起给姑娘把衣服脱了,看到姑娘身上的伤倒吸一口凉气。合力给她擦完身子,有给她上完药,包好伤口。又叫儿媳把她的衣服拿一身过来给她换上,才出门就看到村里的赤脚医生周建新来了,是老头子(男主他爸)出了五服的亲戚,就让他进去给把了把脉,杨桂花便问,建国他叔咋样,杨建新说:没事,就是有点受惊和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喝点鸡汤补补,明早就醒了。哦那麻烦他叔了,拿了五个鸡蛋给他叔,把他送出门了。转身进屋,一家子坐在院子里就盯着周建国。杨桂花问,这姑娘什么情况啊?,周建国说: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在山里抓野鸡的时候在涯下看到她的,那时候就已经晕了,等她醒了问她呗。

第二天一早,周建国进屋就看到姑娘像是作恶梦了,口中赶紧叫到。姑娘醒醒:姑娘:醒醒,醒醒。萧无忧感觉过了好久,嘴里叫着父亲母亲,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听到耳边的声音,寻着声音望去,一个长得不错但有些黑头发还特短的男子站在旁边,一身衣服也奇奇怪怪的,眼睛四下一看,一间不大的屋子里放了张桌子,一个柜子还有一把椅子,自己躺着的一张二米左右的床。萧无忧忙问:这是哪里?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我父亲母亲呢?周建国看无忧醒了,忙问道,你先别急,这是我家,我叫周建国,我去打猎的时候在涯下发现你的,那时候你已经昏迷了,所以就把你救我家来了。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一个人晕倒在深林里,萧无忧一听,就说:我叫萧无忧。我看你比我大。我就叫你周大哥吧!就我一个人吗?我父亲母亲呢,周建国问,你父亲母亲是谁?我就看到你了,没看到你父母。萧无忧一听,有点慌神了,怎么会没看到我父母,我母亲你可能不认识,我父亲叫萧云山,道号云山真人,是天水宗有名的炼器师。你可以送我回去吗,我父亲会给你报酬的。周建国听着眼前姑娘的胡言乱语,有些无语,说:无忧姑娘是吧!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天水宗,也不认识你说云山真人,更不认识什么炼器师。无忧一听,不对啊,我受伤的地方离天水宗也不远啊!你怎么会不知道,那这里是哪里,你知道水云大陆吗?周建国说:这里是华国a 市b 省沙田镇红旗公社第一大队。我也不知道什么水云大陆。无忧听连身上的伤都不顾就下床开门出去,心里还在想这不是扯犊子吗,明明受伤前还在天水宗附近,醒了后连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外面周建国的爹娘和大哥一家听到声音也出来看着。打开周家院门的一瞬间萧无忧就傻了,看着外面这些人和屋里的那个人一样的穿着打扮,看着墙上的那些标语,和那醒目红旗公社第一大队几个超大的字体。还有昏迷前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萧无忧彻底懵逼了。杨桂花看着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姑娘,赶紧过去把无忧拉过来坐到椅子上,嘴里还说着姑娘诶,你身上有伤呢,别乱跑。萧无忧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大娘,有些茫然的眼睛这才回神了,说:大娘,没事,伤的不重。无忧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受个伤连世界都变了,就问大娘:大娘,这是哪里啊?杨桂花说,这里是红旗公社第一大队,无忧一听,彻底死心了。一想到以后可能在也回不去见不到父亲母亲,眼眶就是一红,眼泪大颗大颗的掉,杨桂花一瞧,立马问道,闺女,咋啦,是伤口疼吗?忍忍就过去了啊,不哭了啊,在哭就不好看了。无忧一看这么多人都盯着她有些哭不下去了,可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父亲母亲,眼泪就忍不住。杨桂花一看又哭了,立马转移话题,对了,闺女你叫什么名字啊,哪的人啊,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