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似倾城 第28章 幕夜星尽暗熠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宛尘把碗筷一丢,气鼓鼓地回了将军府,一路上还骂骂咧咧的不停,卓轩只是紧跟她后面,也不言语。

“素萝,我累了,快点过来为我宽衣。”宛尘说着就一把关上了房门,妥妥的把紧跟后面的卓轩给关在了门外。

“素萝,素萝……”宛尘喊了几声却不见素萝的身影,又不想开门只好一个人草草睡下,原本以为卓轩会道歉,然后说些好听话哄哄自己,谁知他一个不吭声就离开了。

次日,待到素萝正色端着洗漱盆进屋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宛尘起身坐在梳妆镜前,素萝照例为宛尘梳起了发髻。

“今儿是用了新胭脂?”宛尘隐约闻到素萝身上悠悠散出的特别的香味。素萝不解的摇了摇头,然后又闻了闻自己衣领淡淡道:“昨天姚铃儿在丫鬟屋里焚了点香估计就这么沾上了点味儿。”

宛尘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看了看窗外的太阳:“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叫我起来?要是被夫人知道那就惨了!”

“惨了?怎么会呢!”素萝持着的梳子突然停住了,“今天可是个好日子。”

“嗯?”

“今天可是有两件好事呢!原来的大皇子被封为太子了!”

“公主出嫁,大皇子又被封为太子,果然是好事。”

“少夫人,还有一件好事,你可是万万没想到的。”素萝嘴上挤出一个轻蔑的弧度。

“什么?还卖关子!”宛尘挑起一根金钗,在发髻上摆弄着。

“杨公子被封为新的大皇子。”

宛尘的金钗不禁从手里滑落原本舒展的眉头又皱起了:“你说的是烨廷?烨廷被封为大皇子。”

素萝微微点了点头:“准确来说,是杨公子是皇子归巢。”

“朝堂各臣没有异议?”

“有是有,只是极少的。这事一是皇上亲下御召,二是杨公子那场生辰宴集齐了朝中各大重臣之子,无一缺席,已经是全都城人都知晓了。”

说着,素萝拿出了膏药为宛尘涂抹着脸上那些还有点余留的小疙瘩:“少夫人可是早就知晓了杨公子的身份?”

宛尘摇摇头:“不知。当我看到皇上给的膏药和他给的是一样的时候,我还只是觉得他是为皇上办事的,没想到他竟然是皇子,皇上这盘棋可是走的险。太子背后是权倾朝野的太师,可是烨廷背后只有一个不想被摆布的皇帝。接下来会有好戏看了。”

素萝顿了顿,点了点头。

宛尘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挑了许久的发饰,然后从锦盒里拿出了那支白玉明珠簪端详了许久后开了口:“素萝,你觉得这簪子好看吗?”

素萝看到这簪子不禁紧张起来:“好,好看。”

“既然你觉得好看,我就赠于你好了。”宛尘缓缓起身,“来,让我帮你戴上。”

素萝急忙后退了几步:“这么贵重的簪子,素萝受不起。”

“没事的,就当我和你有缘,赏你的。”宛尘紧逼着,然而素萝依旧后退着,“怎么,你怕什么?”宛尘一抹莫名的笑意沁然而出。

只见一记飞掌把宛尘的白玉明珠簪打落在地,只听一声怒喝:“别闹!”素萝一脸怒意。

宛尘“噗哧”一笑又坐回位子上:“姐姐也太不经试了。”

素萝白了一眼宛尘:“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宛尘捂嘴笑了几声后终于开口了:“姐姐可是伪装的极好呢,只是那天晚上你对我的婚事怕是夜长梦多,我就觉得姐姐可是着急了。再说……”宛尘又把声音降得低了下来,“再说,昨天晚上你去哪了?”宛尘抿嘴浅笑,“百味间的书讲到哪一出了?”

宛尘又是一阵轻笑:“想想姐姐这么用心防着我,刚刚就用那白玉簪子一试姐姐可就慌了,这可不行呀!“

“呸,你那簪子可是要命的,根本碰不得。”素萝瞥了一眼地上的簪子还泛着寒光,然后捻起自己一撮发梢悠悠地说:“果然五爷没看错人,不仅长得美还是是个聪颖剔透的姑娘,更是个有心思姑娘。”然而这个“心思”却拖得很长,加重了语气。

“姐姐,这是什么话?”宛尘为素萝斟上一杯茶。

“一把火把整个清幽园都烧了,即是更进一步,又是毁尸灭迹,你说呢?”素萝轻描淡写地说着。

宛尘低头抿了一口茶静静地听着。素萝依旧继续眉飞色舞地说:“可惜!你是那方池鱼,但我不是那片飞鸽。”宛尘到口里的茶瞬间变的难以吞咽,“什么?鸽子不是你!还有另一派细作?”

“我在将军府藏身那么多年,自然不会用飞鸽传书这种容易被发现的联络方式。”素萝不屑的回答。

“我早该想到的。五爷都没告诉我将军府里有姐姐这么个线人,必是小心之人。那姐姐知道是何人了吗?”

素萝摇摇头:“这飞鸽也是最近才有的,被截获后我就再也没看到鸽子了。”

宛尘寻思了许久:“所以皇上重寻回皇子是感不安了。”

这时,门外传来姚铃儿的声音:“宛尘姑娘,由您的一封家书。”

素萝开门从姚铃儿手里接过信,等姚铃儿走远后便把信给了宛尘:“这个颜老爷估计快不行了。我是之前就截了几封信了,怕又耽搁你和卓轩的婚事,没想到这信又到了她手里了。妹妹可是不大喜欢这个姚铃儿?”

宛尘已经打开了信封踌躇的看了起来,完全没顾素萝的疑问,读完信后只是淡淡地说了句:“颜敬临死前想见他女儿。”

“那又怎么样?你又不是他女儿!谁叫他成全了自己女儿和那书生私奔,到头来连自己女儿最后一面都见不着。”素萝一脸不屑,却也是唏嘘不已。

片刻,素萝又见宛尘出神许久,纤细的手指从她面前掠过,从宛尘手里抽出了那封信:“怎么你又想擅自行动?庆离山那次五爷没有怪罪你,你就以为可以随心所欲了吗?”

宛尘低声:“不敢。”

素萝用衣袖捂起嘴笑了起来:“七窍玲珑系彩鸢,沉浮隐现知未央。真不愧是我们的玲珑鸢,瞧瞧连五爷都抓不住你,我又能奈你何?我只求能早点达成五爷心愿,让我离开这尔虞我诈的地方。”说罢,素萝便起身端走了洗脸盆。

“敢问姐姐别名?”宛尘轻声问道。

素萝推开门叹了口气,淡淡道:“清衫。”

清衫?五爷委派到梁国最得力的细作,基本上所有梁国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有她传达给我们的。清衫,就像五爷给我起的玲珑鸢一样,性情如名,在这城府的大院中事必看清很多,然而却依旧留有的一份忠心让其走下去,虽然不知能走多久。

“素萝姐姐,少夫人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一棵刚冒新芽的香樟树下,姚铃儿叫住了从屋里出来的素萝。

“多谢铃儿妹妹的关心,只是颜老爷想少夫人了而已。”素萝敷衍的一笑,不想多搭理。

“我看少夫人脸上好的差不多了,这是我以前用过一方去疤的膏药,如果少夫人不嫌弃的话……”姚铃儿怯怯地从袖口里拿出一瓶黑漆漆的小药瓶。

素萝端着铜脸盆没有接,姚铃儿又急忙道:“以前我脸上也有一道疤,后来求医问药后便得这一偏方,甚是神奇。少夫人可以试试。”

“宛尘醒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卓轩已经漫步走到了素萝身后,惊得素萝差点没拿住铜盆:“回少爷,少夫人刚刚梳妆完毕,我正要去拿早膳。”

“既然铃儿送愣髂憔褪兆藕昧恕!弊啃庸切∫┢浚戳肆窖塾中崃诵幔职诘剿芈苊媲埃芈芙庸孔泳屯淅镆蝗偎倮肟

姚铃儿见状便也扭头离开。“你就没有什么跟我说的吗?”卓轩看着那离去的背影,可是没有回头。

待到素萝端着早膳来到宛尘的房间时,只见卓轩拿着一封信,神情紧张:“你可知她去了哪里?”

“什么?少夫人不见了?刚为少夫人梳妆的时候就见她闷闷不乐的,昨儿少爷您可是让少夫人不开心了?”素萝思索了片刻,“少夫人会不会自个儿跑回娘家去了?”素萝急忙放下端盘又接着说:“估计还没走远,少爷您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