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阳光 第11章 旁观告白_简西苑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正文:

美术部回东京的日子很快来到,不管别人是何种感受,对栗川花音和三重也直树来说都是进展神速的。

在离开的前夜野外烤肉party,三重也直树——华丽丽的告白了,而被视为唯一见证者的东久世和雪表示自己少女心爆棚。

【事情是这样的——

和雪双眼发直的看着白石久美子不间歇的吃下第N串烤串,手里唯一的紫薯瞬间变得索然无味。

“惠子,久美子的烤串给我来个十串!”

和雪一推开正在烤炉前争抢的少年们,插在了最前面。

她刚喜滋滋的接过烤串,心想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唰”的一下,芥川慈郎就看见自己手里出现了了一盘烤串,喃喃自语:“······难道我还没醒吗?”

终于停下不用跑了,和雪再举起手里唯一的烤串,却发现只剩下一片青椒了。

“哎······”

和雪重重的叹气,四处望去发现他们已经离营地有些远了。而罪魁祸首正用自己头去一遍遍试验木头的硬度,赢得一头枯叶。

和雪大惊,赶紧拦住:“花音啊,这棵树多无辜啊,它会疼的!”

“和雪~”栗川一把抱住和雪的脖子,把头埋在她的肩膀上。

和雪很是嫌弃的推开她的脑袋,拍了拍并没有叶子的肩膀,问:“说吧,三重也说什么了?”

栗川有些别扭的放开她,嘴里糯糯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是他?”

和雪不屑:“不是幽会三重也,那我就要好好跟你清算,丢下我一个人干嘛去了你?”

“我······我就是——去走了走~”栗川吞吞吐吐说道。

“你当我傻吗?”白眼。

“本来就傻——”栗川真心回道。

“你——”

“——栗川!”突然冲出来的三重也急匆匆的跑来,一把扣住栗川的肩膀抱住。

还不等和雪合上可以塞个鸡蛋的嘴,栗川就扭捏着挣脱。

“你放开我!”

“我不放!”三重也霸道的将她按在怀里。

此情此景,和雪看的下巴都掉了。

三重也直树,够霸气!

“我·····没有和别人约会。”三重也无力的解释。

“那不二周助看到的是谁?”栗川闷闷的声音传来。

“那是——母亲安排的。”三重也霸气减弱。

“你!”栗川猛地抬头看他。

在一旁嚼着青椒的和雪只恨少了包瓜子,狗血的晨间剧啊~

栗川奋力挣脱出来,拉过看戏的和雪就走。

三重也却拽住她的手腕一拉,栗川又重回的怀抱。

挣脱,抱。

再挣脱,再抱!

可怜的和雪却被两人推来扯去的爱恨纠缠痛苦:“可不可以放开我的手啊!”她的手被拉得疼啊。

两人像是才发觉有人似得,各自羞怯放开。

话说,没发现有人,那她一直是个道具吗?

终于晨间剧两位主人公冷静下来。

三重也率先打破了僵局:“母亲的安排,我不能不去。”

(弹幕——和雪:愚孝!)

“你不用跟我解释。”栗川别过头。

(弹幕——和雪:真的不用吗?)

“我不喜欢她!”

(弹幕——和雪:快说喜欢谁?)

“和我没关系~”

(弹幕——和雪:作!)

“我喜欢的是——”

(弹幕——和雪:进击吧骚年~)

“······”

(弹幕——栗川:就是我!就是我! 和雪:······)

“是我的初恋······”

(晴天霹雳!!!砸死当事人祸及好事者。)

栗川闷头,当和雪感觉她像是要哭出来了,但是她突然直视三重也,倔强说道:“那是你自己的事。”

三重也并没有要顾及栗川的意思:“好多年前我就默默喜欢她了,她是那么光彩照人那么骄傲自信,让那时毫不起眼的我想要努力靠近她,让她能看到我的存在。”

和雪越听越怪,大脑飞速急转。

栗川冷哼:“那你去告诉她你喜欢她,然后快乐幸福的生活吧!”

“告白真的可以吗?”三重紧张的问着奇怪的问题。

和雪灵光一闪,有了预感。

“可以啊——我祝你们幸福!”平时标榜聪明绝顶的栗川此时醋意飞天,听不下去要离开。

刚没走出两步——

“我喜欢你!”

和雪感觉漫天都是礼炮烟花,三重也三重也,你最棒!

“什么?”栗川的智商已经不转了,她一头雾水的问。

“我说我喜欢你,好多年前就喜欢你,一直想要靠近你,告诉你,我喜欢你!”三重也深情的告白让旁观的和雪都是一阵的少女心萌动。

“······”一直智商捉急的栗川,傻呆呆的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三重也。

“栗川花音,你就是我的初恋······”三重也温柔的抱住傻傻的栗川,小声的在她耳边絮语。

“哇哦~”和雪感觉心里痒痒的,好羡慕啊!

如果也有个人这么抱着她,在她耳边告白······咳咳,怎么胡思乱想的。

——】

和雪一路上打着瞌睡,还要不时的敷衍回应身边的人。

抢占坐在她旁边的栗川不停的絮叨,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反反复复的毫无逻辑,自我兴奋,自我怀疑,躁动发春等各种情绪交合吵得和雪险些崩溃。

而面对不断想要打探八卦消息的众人,明明大家都洗干净耳朵等着听她絮叨,她却又傻笑陷入一个人的世界不可自拔。

无辜的和雪阻挡转换目标的众人的方法只有一个,睡觉!

睡了一路没醒过的和雪一到目的地,飞快提着行李下车,上车,走人,丝毫不给被人任何机会。

“小姐,我看您精神不太好,这几天很累吗?”山田司机关心的问道。

“没有,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山田见她不想有事的样子,便也放心了,继续说:“昨天柳生少爷来家里拜访了,老太爷招待了他。”

“比吕氏?”和雪心里奇怪,拿出手机来翻了翻说:“他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柳生少爷是和柳生先生一起来的,可能没想到您会不在家吧。”山田解释说。

“可能吧。”想着就没放在心上了,决定回去再打个电话给比吕氏好了。

柳生宅。

柳生比吕氏一手把玩着手里的笔,一手举着突然起了兴致拨号的电话。说:“我没有见到和雪,东久世爷爷说她去参加合宿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对方沉着说道。

“就是觉得你可能想知道。”柳生推着鼻梁上的眼镜。

“我不想知道。”还是很冷静。

“那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幸村的话。”柳生将笔加在书里,合上。

“······我没有。”电话里有些许犹豫

“真田——”柳生唤道。

“柳生,如果没有事不要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的真田玄一郎正色说道。

“你真不想知道她和忍足的关系?”柳生想起以前的事,不甘心的问。

“——嘟!嘟!嘟——”

“真的挂了~”柳生比吕氏看着手里的电话,无奈的笑了。

他靠在椅子上,看着书架上的网球部照片静静的思索着。

“和雪,还有谁会想你呢?”

喃喃的声音渐渐消弱,房间里便再没了声息。

······

“祖父——”和雪看到祖父站在门外,开心的走过去。

“老太爷!”山田将和雪行李交给随侍的佣人。

“辛苦了山田。”东久世正男说着,山田应了便了然的下去了。

“祖父,你怎么站在门口吹风?”和雪不满挽着祖父说道。

东久世正男微笑的和和雪走过庭院,说道:“刚刚送了位客人。”

“这么晚了,有客人?”和雪到家的时间已经是傍晚了,都要用晚餐了。

管家黑川大谷微笑的解释:“就是上次送老太爷回来的那位。”

“是那位啊,该留人用餐的。”和雪很是感谢那位据说与祖父差不多年纪的爷爷。

“手冢君也只是过来坐坐,强留就不太礼貌了。”东久世正男感觉很久没人和自己下棋了,今天真是很愉快啊。

“手冢?······这个性很常见吗?”和雪喃喃自语,老人家年纪大没有注意。

黑川管家尽责的回答:“不算太常见,咱们这儿附近就只有手冢先生一家。”

和雪冒出了个想法,却又自己否定了,想想觉得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巧合叫做巧合出现在你觉得应该不会这么巧的时候,因为——

你都说了是——应该嘛~

手冢宅。

“夫人,老太爷回来了。”手冢家的佣人及时报信道。

手冢彩菜赶紧放下手里的事,去大门口迎接公公。

“父亲,你回来了。”贤惠的手冢夫人很是知礼。

“国晴没有一起回来?”手冢国一问自家儿媳妇。

“最近公司的事物忙,国晴也是常常加班。”手冢彩菜解释道,想了一下,又说:“国光来过电话,说是合宿结束就会直接回本家。”

手冢国一嗯了一声,欣慰的说道:“还是国光懂事。”

对于自家谨慎懂礼的孙子,手冢国一总是能够骄傲:国光长大了,越来越稳重,越来越有手冢家的真传了。

手冢彩菜看着公公熟悉的神色,便明白他在想什么。

要她说,儿子越来越像自家冰山的公公,她很担心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