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驾到 第八十一章 上当了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思竹峰,是紫竹山中海拔最高,地势最险的一座山峰。虽然它居高临下一览众山,但却因为山势过于陡峭而未能成为狐妖族的生息宅地。

思竹峰属于紫竹山的峰脉,位于东面。山峰的另一边还有着几座连绵的小山峰,山下丛林葱郁重重叠叠,极目望去偶然还能见到几间的简陋茅草屋舍,稀疏错落地安置在山林间。

山峰最靓丽的景色却在西边,那里有着一条狭长的狭谷溪流。溪水呈天然的蔚蓝色,水质清澈见底,如若一条蓝色的绸带,萦绕在紫竹山间。溪谷上方白雾缭绕,两旁山峰林立高崖峭壁,气势磅礴。

两人飞到思竹峰的时候,东方的天际已经泛起了一片片白蒙蒙的鱼肚白,山下峰峦影影绰绰,扑朔迷离。站在高高的峰顶,只觉晨风清冷,曙辉如雾。

不稍片刻,随着天色越渐明亮,几缕霞光冲破云层,染红了天边的空际。接着很快地,红彤彤的太阳犹如一只巨大的咸鸡蛋黄,从远处的山峰露出一角。

红日冉冉上升,光照四野,世界瞬间如五彩披帔,灿若锦绣。

这是难得一见的山上日出美景,林薇薇感觉自己就像置身于一幅五彩的油画中般,熏然陶醉了。

她忍不住拱手围在嘴唇的四周,做成一个喇叭的形状,然后引颈高呼起来。呼声远远地传了出去,在山下久久回荡,偶有不知名的野兽惊起,顿时林木悚动,群鸟俱飞。

“好了,小天才,我相信整个紫竹山的小妖们都已见识了你的鬼嚎功夫。现在这日出你也已经看了,接下来,咱们是不是该回去吃早饭了?”

咕——

云皑的话音才刚落,林薇薇的肚子就很识时务地响应了起来。

她不禁尴尬地摸了摸干瘪的小肚子,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脖子。昨天一天就只吃了块小糕点,就算是吸收了黄大仙的仙气,肚子也该饿扁了。

她连忙走上前,很是自然地拉着云皑的袖子,然后满脸期待地望着他。

云皑斜睨了一眼她揪着自己衣袖的手,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小天才,师叔兜兜里可没有糖果吃的哦。”

林薇薇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我是让你带我回去!”

云皑恍然地拍了拍额头,却扯了扯袖子,然后朝一旁努了努嘴,说道:“小天才是想回去了啊。喏,下山的路在那呢。”

林薇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就傻眼了。

那哪是路啊,分明就是一堆怪石嶙峋,甭说走了,连爬都困难!

她回头想要问他,发现前方竟然空空的,云皑那厮竟凭空消失了!

“小天才,还磨蹭什么呢,再不走,我可不保证在天黑前你能回到茗雪阁!”

身后不远突然传来云皑那懒懒的声音,她连忙又转过身,才发现那厮竟已坐在那堆怪石上,正一脸捉狭地看着她。

茗雪阁,是林薇薇昨晚住的房名,也即是小女孩带她去的那间小竹屋。屋子原来的主人一直没见着,据眼前的云皑说,那房子以后就是她的闺房了。

林薇薇看着云皑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蓦然就醒悟过来,自己上当了!来看日出根本就是这个妖孽少年的阴谋!

她此刻身居险峰山顶,四周除了葱绿的松树,就是一堆灰白的怪石。没有缆车麻绳可借助,更没有手机电话可呼援,连脚下的一双鞋子,也只是一双普通的布质绣花鞋!

身上累赘的丝裙就更不用提了,凭着这副打扮和装备,要她徒步走下山峰,还不如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悲催的是,在这山高风寒的峭峰顶上,又有谁会卖一块豆腐给她呢?

“你是故意的!”她恼怒地冲上前,打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抓住他不再让他有机会甩开自己。

不想云皑那厮竟然不上当,也不见他身子如何动,竟一下又跳离了丈远的距离。

林薇薇连忙双脚并用扶着岩石继续往下追去,云皑却每次在她就要抓住他时,倏地跳开,始终与她保持着相似的距离,就是不让她沾到半片衣角!

如此几回,身为21世纪都市白骨精的现代剩女,林薇薇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是这种没有路,只有陡峭山壁的山峰。她回头望着头顶数百米远的岩石峰壁,都不敢相信自己刚刚仅凭着一股气就走了那么远的距离。

只是再低头往下望去,她又忍不住双脚一阵发软,瞬间就没了底气。

这思竹峰名字取得很是文雅抒情,但这山势可不是一般地险。整座山峰几乎全是笔直的悬崖峭壁,唯一可通往山下的,就只有这片陡峭的岩石。

云皑见林薇薇没了追他的兴致,他也就不再逗她,干脆自娱自乐起来。一会跳上树梢摘叶吹哨,一会飞上云端举目望风,时不时地用眼角瞥了瞥战战兢兢,双手双脚几乎都贴在岩石上,如乌龟般往山下爬行的林薇薇,眼里满是讽刺与轻蔑。

他确实对林薇薇很不屑,师父说她是个修行天才,将来还能拯救家族,特命他与师兄全力教导培养她。但依他看来,对方却是个毫无修行根基,意志薄弱,头脑简单的小白狐一枚。

真不明白师父,明明对那个拐走师姐的人间男子恨得牙痒痒,现在却又对这个毫无前途可言的小狐狸如此刮目相看。

更让他不明白的是,一向自命清高唯我独尊的师兄凌皑,竟然也对这个小狐狸上了心。要知道,这只小狐狸的存在,等于是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咸咸的盐巴!他倒好,还嘱咐自己态度不能过于严厉,要循循善诱。

既然是要循循善诱,那好,她喜欢看日出,他就带她来最高的山峰思竹峰,来观看紫竹山中最美丽最壮观的日出!

如今日出已经欣赏完毕,该做的功课也得完成才行。既然前期任务是锻炼她的体能,爬山是不指望了,下山总没问题吧。正好他也乐得轻松,只要那小白狐还有点脑子,就一定会自动自觉地往山下爬。除非,她今晚想独自在此过夜!

如果林薇薇知道,看完日出是要自己爬下山,那就算是全世界最好看最壮观的日出,她都不会来看的!

但现在知道这个事实已经晚了,她不想饿死在山顶,更不想在更饿的时候才下山,然后因为脚软虚浮摔成一摊烂泥死得难看。

只是这坑爹的云皑,明知道她现在肚子饿得慌,能不能别当着她的面吃喝个不停啊!

她抬头看着正斜坐在不远处一棵从崖缝里斜长而出的树叉上,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拿着个烧鸡,神态悠然地畅饮豪吃的云皑,忍不住狠狠地咽了把口水,又狠狠地低下头,强迫自己不再看他手里的烧鸡。

爬山是件很消耗体力的运动,下山亦不例外。红彤彤的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半空中,林薇薇也已饿得前胸贴后背。鼻息间,不时地飘来烧鸡香喷喷的味道,顿时引来肚子更大声的抗议。

云皑似乎仍嫌气她不够,在一旁不时地摇头说道:“啧啧啧,小天才,这就是你传说中的异禀天赋吗?”

林薇薇抬头瞪了他一眼,强忍怒气说道:“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天才,甚至不认为自己有修行的天分。你要是想捉弄我,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你成功了!”

“这么快就承认了?唉,小天才,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他的脸上,竟还真的浮现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林薇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承认还能咋地?承认了就能让自己从这里飞回去?”

“唔,这倒是实话。小天才的觉悟变高了哦,看来爬山确实是个不错的锻炼方法。”

好个屁!你倒是悠哉游哉地好享受,姑奶奶我可是累得够呛!

这厮明显在兴灾乐祸,林薇薇懒得再搭理他,探脚踩住一块小岩石,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往下走去。

云皑淡淡地看了眼她脚下的石头,没有吱声,眼睛却不易察觉地眯了眯。

山上凌晨雾气浓重,虽然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但岩石上仍显湿漉。林薇薇已经很小心了,奈何脚下这双绣花鞋底过于平滑,偏偏又踩了块不够结实的石头。待她发现不对时,脚下一滑,双手无力地在岩石上抓过,惊叫一声,整个人就往山下掉去!

这一带怪石嶙峋,要是一路摔下去,就算不死,只怕也要被磕出几个血窟窿来。林薇薇下意识地将脸埋在双臂间,就算身上有再多的血窟窿,也不能在脸上留个疤痕!

她伏脸贴在手臂上,只觉得双脚不断地滑过石块,可就是没有踩到一块结实的落脚石,无法将下滑的身子稳定下来。无数沙石从手掌中擦拭而过,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

这种感觉似乎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然后脚下突然一空,刹时耳旁风声呼呼,整个身子就悬在了半空中!

林薇薇惊慌地往下看去,却见自己不知何时竟然滑到了旁边的悬崖边,望着身下陡峭深幽的崖谷,顿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照这么摔下去,她就算没被摔成一摊烂泥,也是九死一生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