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嚣嚣情行天涯 第9章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趁着清嚣还未曾有动作的时候,涯行暮便麻利的将手中的那只鸡腿塞进了清嚣的口中。知晓清嚣顾虑的涯行暮在瞧见了清嚣一脸惊讶的表情的时候更是笑得开心。

这倒是不错,他竟又多瞧见了清嚣的一个表情。

“你……你这是做什么!”清嚣慌张的将鸡腿自自己的口中拿出,他看向涯行暮质问道。

那鸡腿说来倒是香得很,一股余香残留在清嚣的口中,弄得清嚣的肚子好饿。只是……碍于那些戒条,他又不敢碰这荤腥之物。

“什么做什么,我是叫你吃。真是的,那些和尚固执,怎的你也不懂开通的?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吃不吃吧,与我看来佛祖也是不会怪罪于你的。”

涯行暮一边说着,他一边自那只烤鸡的身上撕下了一只鸡翅膀塞进了自个儿的嘴里畅快的吃了起来。

他那吃相瞧着豪迈,且那样子看得清嚣也不由得轻轻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那臭和尚竟罚我们不得吃饭,如今回去怕是也吃不着什么饭了,你若是不吃了这只鸡,回去那漫漫长夜的你岂不是要饿死了?快吃,吃完了我们好早点消灭证据,这里还有只鸡腿留给你呢。”

涯行暮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自己手中拿着的那只已经少了一只翅膀一只鸡腿的鸡。

清嚣本想说个“不”字,可奈何肚子着实是饿得有些受不了,最终理智还是抵不过那一阵饥饿感,清嚣还是低着头小小的咬了一口鸡腿。

许是因为他们二人本就没吃什么东西,再加之还做了不少的活儿,肚子早已饿坏了的缘故,那一只鸡没一会儿就被他们吃得干干净净的了。

“接下来嘛……”

涯行暮瞧着那一地的鸡骨头,他连忙蹲下然后拿着一个木棍在地上捣出了一个坑。

“你要做什么?”

清嚣不明白涯行暮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是打算做什么,于是他连忙问道。

“这个?”涯行暮一边说着,他一边放了自己手中的木棍而后将一边儿的鸡骨头全都塞进了这个洞里。“这里怎么说也是少林寺的地,若是被人瞧见这一地的鸡骨头定是会有人起疑的。所以才应该挖个洞将些鸡骨头什么的好好的掩埋起来。”

涯行暮的动作倒是挺快的,没一会儿他便销毁了那些证据。

“你还真是知道该怎么做啊……”

清嚣瞧了一眼那地上,被翻出来的土瞧着似乎有些新,而涯行暮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他连忙自一边儿弄来了一些落叶掩盖住了那个地方。

“这可是必须的。要知道我之所以会沦落到成为这破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也是因为我闹得连我爹都受不了呢。”

涯行暮对此似乎颇为自满,而这话也同时逗笑了清嚣。清嚣一时没忍住,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涯行暮听到了清嚣的这笑声,他缓缓地回过了头看向了清嚣,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淡笑。

“那么……回去吧?啊,对了。”涯行暮说着走向了清嚣。

清嚣不明白涯行暮是打算做什么,他呆呆的看着涯行暮,直到涯行暮用衣袖轻柔的为他擦了擦唇角他这才知道涯行暮是要做什么。

“嘴角的油不好好的擦一擦可是要被那些老狐狸猜到我们干了什么的。”

“哦……哦。”清嚣连忙点了点头,然后他说道,“还说我,你自己也擦擦嘴吧。明明你的嘴比我还油。”

清嚣小声的嘀咕着,然后同样的伸手为涯行暮轻轻的擦了擦嘴角。

因填饱了肚子的缘故,涯行暮他们做起事来倒也力气足了些。背着几担柴火,涯行暮在前,清嚣尾随其后,没多久他们俩便回了寺里的伙房那儿。而他俩的师傅也不知为何竟站在了伙房的门前。

涯行暮倒是无所谓,只是清嚣却因为自己破了荤戒,心中总有些心虚而不由得微微的地下了脑袋不敢看向无根。

清嚣随着涯行暮走进了伙房,他心中紧绷的那根弦才刚刚松下些的时候,无根的声音却幽幽的传入了清嚣的耳内。

“虚浮,你可是破了荤腥之戒?”

这一言,惊得清嚣同涯行暮的身子都不由得一僵。

清嚣一时说不出话来,倒也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涯行暮看见了清嚣那紧张的模样,他伸手轻轻的握了握清嚣的手,心中暗暗想到,这无根应该是不可能跟着他们到处捡柴火的。若是跟着,即便自己武功底子再怎么差,应该也是能够注意到分毫的。

如今想来,要么,便是这老道和尚在胡乱揣测。

“师傅你胡说些什么呢。我们一直都辛苦的在捡拾柴火,哪儿来那样的闲工夫去吃什么荤腥?”

涯行暮抢先清嚣一步开口回了一声。

他想,即便这和尚知道他们是在撒谎,那撒谎之人是自己,清嚣倒也不会再多一个罪名。

无音看了一眼涯行暮,而后他便再次缓缓的扭头看向了那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清嚣问道,“虚浮,回答我,是,亦或不是。”

清嚣不是傻子,他知道他们定是露出了什么马脚教无音给知道了。

清嚣放下了背在身上的柴火,而后朝着无音扑通一声跪下而后说道,“……是。弟子一时饥饿,忍不住……便破了荤腥之戒,还请师傅饶恕。”

涯行暮见到清嚣这样子,也顾不得自己先前撒的谎,便连忙随着清嚣一同跪倒在地然后说道,“师傅,鸡是我杀的,亦是我烤的。清嚣本不愿随我一起吃,只是被我逼着,不得不吃而已。若是师傅你要责罚,便请你只罚我一人,莫要为难清嚣。”

见到涯行暮想要为自己揽下所有罪名,清嚣刚准备说话的时候无音却开口了。

“你二人皆有过错。我也不是个糊涂人。行暮你虽是俗家子弟,但你既是在寺中,那你便该守着寺里的规矩才是。坏了规矩不说,竟还带着虚浮一块儿吃荤。还有,先前我应该便已说过了,虚浮已是个出家之人,你怎可再唤他那本该被弃了的俗名?”

无音望着涯行暮缓缓地说道,这话听着却让涯行暮好生不服。

且不说这破戒不破戒的,如今倒是连他想要怎么称呼清嚣都要管,这怎么称呼清嚣是他的事儿,关这老道和尚什么事儿!

“师傅,清嚣这名字,可比他那法号也好听多了。他现在虽叫虚浮,但却也不代表他不是清嚣。在剃度时方丈不也曾说过了?说是清嚣凡心未了,剃度之事尚不算数,还需待他彻底了断了尘缘这才可以再行剃度。既是这样,也就是说如今的清嚣还不能完全算是个和尚。”

涯行暮一边说着,他一边扬起了头,脸上一脸得意。

瞧见涯行暮这样子,无音倒也不怒,只是一阵淡笑,“行暮,你如此冲撞无礼,就不怕我加重责罚么?”

“师傅……求你……”

听到无音说要加重责罚,清嚣连忙想要求情请无音饶恕涯行暮妄言之过,可还没等他说完,无音便伸手摇了摇示意清嚣莫要说话。

“我说的是事实,又何须怕?再说,即便师傅你要责罚我,我也依旧会继续唤清嚣为清嚣。”

涯行暮此话一出,也不知为何进惹得无音哈哈大笑。

“师傅,你笑什么?”涯行暮莫名其妙的问道。

他可不觉得自己适才说的话究竟是有什么地方可笑的。

“没什么。只是觉得,掌门师兄说得还真是对。”无音不曾理会涯行暮那满脸的疑惑,他以着一脸深不可测的笑意说道,“行暮,你唤虚浮的俗名此事你说得倒还算有理,因此为师的倒也不来为难你。只不过……你人在少林却还沾染荤腥,甚至教唆他破戒,此事便要罚你了。”

无音不罚自己不改称呼清嚣俗名这事儿让涯行暮微微有些惊讶,但是这于涯行暮而言倒是无所谓,倒不如说是乐得自在。

“嗯……那便这样,怕你日后再带虚浮破了戒条,便罚你将此寺规每日抄写一遍,十日后,将十份寺规交予我,你可知道了?”

无音一遍说着,他一边将他从一开始便抱着的那一本厚厚的寺规递给了涯行暮。

那本寺规既厚又重,涯行暮接过了那一本寺规,他几乎傻了眼。

抄十日,也就是说要将这本东西抄写十遍,这岂不是要人命么?

“师傅,你这惩罚不是太重了么!”

涯行暮不由得抗议道。

“此惩罚哪里算得上重,若不是看你们今日体力活做多了,我原本要给你的惩罚可是比这还重呢。如何?你可要试试?”

无音那看着就老奸巨猾的笑弄得涯行暮一时之间倒也不敢再多加顶嘴,也只得抱着那本厚厚的寺规轻声说了一句“行暮愿受此罚”。

无音闻言,他略有些满意的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他便将目光看向了一边的清嚣。

“虚浮,你破戒律虽说你不是主因,但毕竟你也受了诱惑。故,不得不罚你。在行暮抄写寺规期间,你便去堂前跪拜佛祖,忏你所犯的。行暮何时开始写,你便何时开始跪拜,他何时写完,你便何时休息。你可知道?”

这家伙分明就是在用清嚣在牵制自己。

涯行暮不傻,他一下子便猜到了这无音心中所打的算盘了。

想来,无音许是为了防止自己出什么花招,或是懒惰了,所以便想出了这个法子。

“弟子领命。”

说罢,清嚣便缓缓的朝着无音磕了一个头,这下子涯行暮本还想说什么的,可因清嚣这么轻易的就应了,他反倒也说不了什么了。

“那好。你们二人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吧。”无音这么说着他便转身走出了伙房,留下了那抱着那本厚厚的寺规的涯行暮以及那似是松了一口气的清嚣。

“清嚣,对不起,是我害你受罚了。”因为自己的缘故还轻笑要罚跪,涯行暮倒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没什么。我受不住腹中饥饿,吃那只鸡而破了戒律这也不能全都怪你。”清嚣一边说着,他一边将那放在地上的柴火捡起放到了指定的地方说道,“废话也别再多说了,快点将柴火放好,你去抄寺规,我去罚跪。若是再拖延下去,说不准今夜都睡不了了。”

清嚣提醒了涯行暮,涯行暮“啊”的一声,他心中一边暗暗骂着无音这只老狐狸,一边将柴火放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