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生处有人家 第31章 蒂落瓜熟_绛雪耐冬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5日

听到月牙喊他“玄爷爷”,难道这就是绿袍请来的若玄大师?

童博心里一嘀咕,向老前辈行作揖礼,“在下童博,这位前辈,我们不妨借一步说话。”他担心商讨对抗无量神宫一事,影响天雪心情。

“老人家请进客堂,”天雪倒大气地先指挥下人准备茶点,若是谈及其他自己可以回避,可尹仲毕竟是御剑山庄的二叔,对于御剑山庄,有些信息怕也是童博不知道的。

“好啊。”老人家捋了捋胡须,又仔细看了童博一眼,越看越觉得这面目有些熟悉。

童博和天雪长话短说,将前往摩梭岛一带因由简单进行交待,也指出了对抗尹仲成魔一事。

“他确实是个不死人,是你们的老祖宗啊。”老人家听了,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童博,“如果没有猜错,你是龙家的人,我当年与令尊龙泽将军也有过照面,你的母亲纳兰绮丝是位很美的女人。”

老人家便讲起当日龙家、童氏一族与尹仲之间的爱恨情仇。

下图为童大哥的娘亲,纳兰绮丝,本为西域公主,接圣命嫁与龙氏将军龙泽,生死与共。

大家看图就会明白为何童大哥是卷发,儿子随娘啊~

“嗯。”童博也只是听龙婆当年简单提过自己父母殉情一事,听到老人家讲起来,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可天雪还是不明白,绝无神如何启用灵镜。另外,当前形势下又要如何破解尹仲的不死之身,之前我们已经试过……?”天雪相机而问。

“所以我也是接了绿袍这孩子的邀请信下来。你们也知道,这边哀牢山、无量山、阴山三座火山并排而立,恰代表三股势力,我们阴山自成一派,无量神宫的绝无神及原先阴山天尊成一排,哀牢山眼下有怪侠无名及他的弟子们,必要时会为了铲除邪恶会师无量山,”老人家泰然自若,“不知你们可否听说过绝无神与雄霸之前决战一事,死伤无数。眼下担心又是一场浩劫,自然要人尽其力,听闻水月洞天龙神功自有其抗敌奥妙,我们何不考虑联合?”

“龙博愿为天下苍生请命,背水一战。”童大哥此时想起家训,看了天雪一眼,得到肯定后信誓旦旦道。

“对了,方才还提起……”这时老人家一看身边,月牙不知何时已被刚刚上山的童心拉过去给小狗子诊病,便走近童博天雪,讲出了收养尹仲女儿一事。

“当年这泸沽一带与水月洞天也因灵镜有个中渊源,尹浩年轻时风流倜傥,与我弟子孙月半滴私定终身,奈何家族重任外加尹仲暗中阻力须回去接管御剑山庄,导致月半徒儿一夜白发,为情所伤。月半的阿姊日天自然心痛,可也被尹仲蒙在鼓里。但尹仲作恶多端,女儿却是无辜的,我便将她收养……”

“原来月牙……是尹仲的女儿。”童博天雪同时发出惊叹。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也有一模一样的蝴蝶玉坠,还望你们帮忙保密。”老人家又是一番殷切交待。

听完老人家讲起水月洞天与尹仲这前前后后的往事,童博天雪沉默很久,俩人除了对向月牙隐瞒身世达成共识外,也对此行前往无量山对付这派邪恶力量倾注一番精力。

天气越来越热,盛夏悄然来临,屋里飞蚊怪虫也越来越多,嗡嗡嗡地,不免让人心烦气躁起来。尽管如此,童博在保持与若玄大师及阴山一派密切联系的同时,也在加紧龙神功巩固联系,天雪侧过身去,见他傍晚回来盘腿坐于东北角小床上,竟觉得有些可爱。

“来,这是盛夏到了,阴山后勤送过来的劳保饮品,你尝尝看。”见童博练功满头大汗,天雪走下床去,揉了揉腰,拿给童博一杯清泠之物。

“好,这是什么?”童博接过来,尝了一口,“味道……总觉得有些奇怪,解暑倒是不错。”

“哦,是阴山这边的人们每年针对气候变化特别配置的白花蛇草水。”天雪坐到童博对面,看着他练功后喝完白花蛇草水精神起来的样子,有些好笑。

“嗯,这几日与绿袍正厅议事,那边打听到绝无神将毕生功力输与尹仲,想借助傀儡之力控制武林,”童博又喝了几口,“对了,童心,近日没什么变化吧。”

“他还好啊,每日与月牙忙碌回春堂一事,有时也陪着月牙上山看看。你看啊,这个小蚂蚱草编就是他前几日做的,说要送给未来的小侄子呢。”天雪说着,拿出来一个精致的草编,看来她很是喜欢。

“嗯,天雪,咱们还得麻烦月牙一趟,之前童心被尹仲控制过,已开天眼,功力不可限量。为防止童心坏事,只能用迷魂药将童心灌醉,一直睡到我们无量神宫溃败。”

“可这对童心……”天雪觉得有些残忍。

“我也经一番深思熟虑,控制剂量便好,可不能让他再坏事了。”童博忧心忡忡,看向天雪。

“嗯,那好吧。等把童心迷晕了,就给他藏到咱竹林小筑后院,直到你们成功归来。”

“嗯~”童博脸上露出笑容,却见着天雪突然皱起眉头,后背似乎有些难受。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童博心细问道。

“哦~没关系,只是有些蚊虫叮咬,我现在也不能用药~不要紧的,”天雪说着,“时辰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要不怎么能有精力,对抗无量神宫呢。”

尽管天雪说着没事,心细如尘的童博还是注意到她身体似有不适。

掐指算算,这孩子还有不到一月就出生了,看天雪身子愈发笨重,想着也是非常痛苦难熬,只恨自己不能帮忙分担什么。

童博想着,与丫鬟小青小红问了下天雪近日不适的具体症状,并找来阴山这边知名老郎中(由神医喜来乐友情客串),打听到一副方子。

是夜,童博拿着药方进屋,看天雪已经躺在床上,似乎没睡着的样子。

“你今天可没练功?”天雪看着童博走近,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嗯~最近蚊虫较多,见你体内火大,给你配了副方子。”童博说着,端来一碗色泽明快的蛋清豆腐羹。

“我不想吃~”天雪到了孕后期可见不得这跟蛋有关的东西,之前为了排胎毒,已经吃了好几个月的鹅蛋,眼下真的是看到蛋类就想吐了。

“哦,这个……这个不是吃的,是外用……”童博说到这里,突然不好意思起来。

“什么?”天雪四处望望,丫鬟们都不在,又看了看童博端着的这碗蛋清豆腐羹,心中不免生疑。

“哦,我也是请教了阴山这边的老郎中,”童博认真起来,说着坐到一边把蛋羹拿着小木勺拌匀,“你现在体内火大,又恰逢蚊虫叮咬,热毒难以排出,自然受罪。豆腐与蛋清均是性凉之物,所以呀,我就问了个偏方,”

见天雪惊讶到瞪大眼睛,童博继续道,“用绿豆炒黄了磨成面,加入搅碎的白切豆腐片,再拿鸡蛋清拌成糊糊,涂抹在蚊虫叮咬位置,内毒外毒均有奇效。我想着你不好意思让丫鬟看见,就都让她们提前休息了。”

“你……你要干什么?”天雪听到这里也就明白了,多少还是有些膈应。

“我想,也只有我来亲力亲为了……”童博说到这里,又恢复了刚才不好意思的表情,可想着天雪眼下毕竟有着难言之隐,她这千金大小姐又不肯找丫鬟,只能自己……哪怕被对方膈应。

“……没什么别的偏方了么?”天雪愣了一会,喃喃道。她也确实觉得近日火大,再加上蚊虫叮咬,寝食难安,可对于童博给自己上药一事,毕竟是后背……

“暂时只有这个,其他都是些中药,只怕对孩子不好……”童博老实交待道,他也觉得有些难堪,更何况天雪。特别是之前还有锦鳞蚺一事……

俩人中间隔着一碗蛋清豆腐羹,僵持了一会,天雪以大局为重,才放下话来,“那好吧,可你不许乱看~”

“那是当然,我自然磊落……”童博舒了口气,把蛋清豆腐羹调至到最佳糊糊状,见天雪背过身去,轻轻帮她撩开后衫,这个背也是极美的。

“你快点~!”天雪见童博还不抹药,督促道。

“嗯~据喜郎中所说,三日之内便有效果,明后天再继续试试~”童博轻笑了下,在蚊虫叮咬的地方帮天雪轻轻抹匀。

“还要上三天药啊?”天雪心里一阵嘀咕,这什么奇怪偏方?

无量神宫。

已然须发花白的尹仲被灵镜全方位多角度照耀,外加绝无神、阴山天尊施法,通魔之力渐有。

“近日,听闻阴山已有一派……包括之前偷袭过我的那对男女,童博,尹天雪!”阴山天尊坐在一旁椅子上,给绝无神打着小报告。

“事不宜迟,这个不死人……已经差不多了,我们尽快行动,开门迎狗。”

“童博,无量神宫得到探子回复,尹仲魔力已成,我们尽快行动,无名也带着两名弟子出征。想当年还有着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眼下是非成败转头空,一切,也都要从头再来。”绿袍安顿好家里的妻子孩儿,整装待发。

“好,我回家跟天雪说一声,我们今晚就走,准备与大军会合。”童博两个月来每日修炼,龙神功愈发出神入化。

可毕竟寡不敌众,此去生死未卜,难免心中……童博想着,心中百感交集。

竹林小筑。

天雪临盆日子渐近,已经密谋,联系月牙尽快上山,一是逃避阴山天尊搜罗,二是准备给自己接生。阴山可用士兵均已做好御敌工作。

天雪安排了小青小红做些清热消暑的绿豆粥、咸鸭蛋、银耳山药羹,本想等着童博一起食用晚餐,不知为何心跳愈发加快。

童博收起百种情愫,恢复了往日的笑容,轻轻推开门。

“你……你回来啦?”见童博开门,天雪心里一阵紧张,站起身来。

“嗯。”童博点了点头,露出安慰的笑容,坐到桌前准备吃饭。

“今晚这山药羹,是不是淡了点?”童博给天雪舀了一勺山药羹到碗里,自己也舀了一勺尝尝。

“是么?我不太习惯吃甜,就没放太多黑糖。”天雪回复着,慢慢喝起羹来。

“可看你脸色,还是有些气血不足……我一会安排小青她们,明天开始再煮些五红汤。”童博看了天雪一眼,不放心道。

“你……你是不是要出发了?”天雪见童博神色异样,一下子猜到。

“嗯……就是今晚。无量神宫已发帖迎敌。”童博说着,语气有些颤抖。

“对付尹仲一人,尚需我们竭尽全力,险些丧命……眼下,眼下是三人……”不知为何,此刻的天雪深深看了童博一眼,突然有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的感觉,心里不太好受。

“别担心,”童博见天雪情绪有些激动,忙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太紧张了。可还记得那天我送你回御剑山庄,跟你说的?”

天雪瞪着琥珀色的眸子,还没想起来。

“我早就说过,生死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临的事情,只是有些人早一些,有些人晚一些……”童博见状便主动解释起来,“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我们总要为这个世界留点什么的,才不算白活。”

“嗯……可是……”天雪想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犹豫,她不愿自己的孩子出生之时见不到父亲,也总觉得要是童博不在,身边好似缺少了个人似的。可她不能拖他后腿,童博有着水月洞天的善良,和龙氏家族的忠诚。

“别担心,你眼下……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便好。月牙……月牙也快上山了吧。”童博心中牵挂。

“嗯~这几天我们已将童心迷晕放到后院。月牙收拾些药物,这两天便上山。”天雪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肚子一阵发动。

“你……你怎么了天雪,是不是要……”童博眼见异样,心里一个咯噔,之前已经暗自打听过,这妇人到了预产期前后半个月生产可都算正常。

“哦~”天雪低头摸了摸肚子,羞红了脸,“没什么,只是……只是他又踢我了……”说着背过身去,“可能也是知道他爹爹要出发对抗神魔,他有点舍不得~”

“这……”童博内心早就触动,见状眼里含了热泪,“舍不得……天雪,我想跟他说几句话,好不好?”

“那……那好吧~”天雪明白了童博的意思,回过身来,眼看着童博向前,便坐到一旁水曲柳椅子上。

童博面色凝重,等这一刻似乎等了好久。

他酝酿一番,轻轻把头靠在天雪的肚子上,字字深情:

“孩子,我是你爹爹……今晚我要到无量山对抗神魔,你是龙家的孩子,希望你记住,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你娘亲是个伟大的女人,你要替我去好好爱她。水月洞天是你的家乡,你要陪她回去。希望你心系天下苍生,做个善良博爱、光明磊落之人……”

生离死别,恍如隔世。说到这里,童博已声泪俱下,不能自已。

天雪心情亦不好受,她见童博说个没完,心里发苦,又站起身来,一把推开他,

“你放心,将来不管姓龙姓尹,我都会带他去祭拜祖先,继承家族遗命……”

“嗯,谢谢你,天雪。”童博仍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只能回报一声感激。

事不宜迟,简单的告别过后,童博拿着早就收拾好的要带的东西,蒙上面巾,整装待发。

“”童博,“眼看着童博要走,天雪早就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来,叮嘱道,“答应我,一定……一定要活着回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