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将是你 第四章 叶静懿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5日

吕如燕再也没出现过,风平浪静的日子就这么持续了三两个月,天也凉了。

直到期中考试后的某天,方倩在莫云班级后门等莫云放学,眼睛却出神的望着班级前门。莫云顺着望去,白晨正背对着莫云们和一个女孩交谈着什么,随后两人一同离去。

莫云不能从方倩呆滞的表情读出什么,也不想读出什么,先行迈开脚步“走吧”。

一路上方倩都默然不语,这是极为反常的事,莫云无奈地把方倩沉默的原由联系上正和某个女孩散步的白晨身上。

“要不跟过去看看吧。”

方倩不做声,看向莫云的眼神里竟是有几分无助和少见的不知所措。

莫云一把拉过她的手臂转身掉头走,她像是丢了魂似的,轻轻一拉就能拖走。

至此莫云对白晨的嫌弃又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七拐八绕地超了几条近路,总算追上了白晨,莫云和方倩就这么跟在他们后头。

方倩双手手指交缠在一起。

莫云皱着眉头,与白晨并肩的女孩有几分面熟。

“那女孩好像是我们班的。”莫云得出结论,下一秒,手臂传来的痛感使莫云吃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方倩用力地抓住了莫云的手臂,甚至能看到她眼里闪烁的精芒。

“好像是叫叶静懿。”

“她漂亮吗!有我漂亮吗!”方倩抛出了一个如炸弹般的问题。

“...”

“你快说啊!”方倩举起她的拳头,威逼着莫云,莫云下意识地回忆起叶静懿的容貌,大大的杏眼晶莹明澈,细长的柳眉总让人觉得有一抹哀凄,与方倩各有千秋难分高下。

为了避免方倩的拳头,莫云昧着良心地给出了答案:“你好看,你最好看。”

自那天目睹了白晨和叶静懿走进了同一幢楼,方倩的心情就如同窗外的黑云,压抑阴沉。每每遇到白晨等叶静懿放学时,嘴角再也牵扯不出好看的弧度。

窗外酝酿了几日的大雨最终倾盆而泻,密布的雨柱暧昧了远山的美景。莫云有些莫名的烦躁,大概是莫云并不喜欢阴雨天气,也不喜欢看方倩蹙着眉头嘴角向下的模样。这一定是白晨的错,是他令方倩心情不好,所以莫云讨厌白晨。但很多年后莫云才明白,莫云只不过是嫉妒白晨,嫉妒他被方倩如此的在意。

莫云轻叹了口气,试图吐出那难以道明的怪异心情。为了不让方倩更加阴郁,莫云尽量心平气和地去面对难以琢磨的白晨。

“又在等叶静懿?”

“嗯,她没带伞。”白晨丝毫不掩饰。

望了望昏暗的天空飘下的雨幕,一层一层地铺开,就像是铺盖在了白晨和方倩身上,越发模糊莫云的视线。

“方倩也没带伞,不如你送她回去吧,我替你送叶静懿。”

白晨笑了,他不知道莫云怎么会提出这么无厘头的意见。

“李凌洲都跟我说了,你们是初中同学吧,你俩是不是惹上吕如燕了,我跟你说,我跟吕如燕可是...兄弟,我罩着叶静懿,准没事。”

莫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吕如燕强行扯关系,非要找个理由让白晨能送方倩回去,可能这样方倩心情会好些吧。

白晨则是在想,要是这小子真能帮叶静懿摆脱吕如燕,那自己送送方倩也未尝不可,毕竟叶静懿是他父亲再婚后,后妈的女儿。

“嗯,可以。”白晨的答案令莫云有些出乎意外,却也让莫云少废了不少口舌。

至于李凌洲,自己回去吧,莫云想着。

莫云把手抚在包上,这里面有把粉色的伞,方倩现在一定正手忙脚乱的找着它。

......

与方倩清爽阳光的短发不同,叶静懿总将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辫,白皙的脖颈在阳光下透晰着晶莹。奈何总是穿着外套,无法将更多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埋头学习的她并未注意到莫云,即使是莫云以站在她的身侧。透过鼻梁上顶着的眼镜,清晰可见那一颤一颤的睫毛,光线铺洒在上面熠熠生辉,平添几分灵动。

莫云清了清嗓子,乍然在她耳边大声道“嘿!叶静懿。”

叶静懿纹丝不动,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完全无视了莫云的恶作剧式的打招呼。

莫云尴尬地多叫了两声,她依旧只关注手中的书本。莫云走到她的面前,想尽快摆脱被她忽视的感觉。

莫云遮住了铺在她桌面上的阳光,才使她缓缓抬起头,并未流露出疑惑的神情,表情也未曾改变。

“白晨有事,我送你回去吧。”莫云扯着面部肌肉僵硬笑着,莫云从未感觉如此有压力,好像莫云面前是一座坚不可移的冰山。

她的左手搭上了右手的手腕,嘴唇动了动最终却并没有开口。

“好吗?”

“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回去。”她的目光始终不离开书本,声音如平波,不带语气,没有起伏。却不曾感受到叶静懿为自己竖起的高墙内,无数颤抖的灵魂。

“淋雨容易感冒的,大家都是同学嘛!”莫云厚着脸皮说着。

叶静懿怕极了反抗后的结果,吕如燕给她的恐惧让她难以顺自己的心意拒绝别人。

“嗯。”叶静懿低声应道。

叶静懿的态度令莫云失去了与她搭讪的动力,犹如燃起的火把在一池寒潭面前的无力。要不是她跟白晨不同姓,莫云肯定认为他们是亲兄妹,一样的不易近人。

想着白晨和方倩两人欢声笑语地回家,莫云莫名的感觉自己可悲好笑,等着冷若冰霜的叶静懿。

送她回家一定会让莫云这话痨痛不欲生的。

......

雨点落在伞上砰砰作响,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奏出杂乱的乐章,衬托着着伞下莫云与叶静懿尴尬的气氛。

叶静懿身高并不矮,大概到了莫云的耳垂,比方倩还高上不少,从侧面看过去时,脸颊上依稀可见一个窝痕,莫云思忖着,要是她笑起来,那笑靥定会想花开般的艳丽吧。

不过沉着冷静机智的莫云最终还是打消了这种妄想,哪有花能在冰山上开呢,冷都冷死了。

雨水变得淅沥,所奏的乐也阑珊消尽,莫云收了伞,抖去附着在伞上的雨珠。雨停了,这里离白晨住的小区并不是很远,此刻的莫云只想赶快逃离这令人压抑到窒息的氛围。

“叶静懿。”远处传来一声呼喊,打断了莫云准备告别的话语,叶静懿的身子明显的颤了颤,莫云循声望去,一头棕色的短发形象快速地与莫云回忆中的无数面庞快速匹配着,很快便得出令莫云心头巨震的答案,吕如燕。

这突如其来的偶遇令莫云有些失措,哑口无言。如果可以,莫云想头也不回的逃跑。

她如锁定猎物的豺豹直直盯着叶静懿,完全忽视了莫云的存在。

“你是不是以为搬了家,我就找不着你了?”她的语调充满着戏谑与毋庸反抗的质问,厚重眼影下狭长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

叶静懿左手攒紧了右手腕,护在胸前。低头盯着地板不做声。

吕如燕居高临下的神情似是不断挤压着空气,直至空气密集得难以呼吸。

“如燕。”莫云企图打破面前使莫云压抑的空气,上前两步挡在叶静懿身前,挤进吕如燕的视线,她淡淡地瞥了莫云一眼,“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莫云愁。”咬着牙念着莫云的名字,像是要将那两个字咬碎。

“我怎么会不记得你,我们是同学。”莫云讪笑着,声音逐渐变小,莫云甚至都没有底气将同学两个字发出声音。这句话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她冷哼一声,目光在莫云和叶静懿身上来回流转,缓步朝莫云们走来,嘴里还碎念着“同学”。莫云的喉咙像是被她的目光掐住般无法发声,任由她站在了叶静懿的身前,又看了看莫云。

她的手轻抚在叶静懿的脸颊上,促使叶静懿用力地缩紧了双肩,闭紧了双眼。

“你是不是以为你傍上大腿了?”吕如燕起唇“如果莫云没记错,莫云愁还在文人中学读书吧。”

她在叶静懿的脸上轻拍了一下,“但你不知道吧,他还有留校观察的处分记录在档案。”

吕如燕温柔地阐述着,在莫云的眼里她却是在诡笑着撕扯莫云身上的疮痂。

“所以。”吕如燕顿了顿,随后音量骤起,近乎咆哮“现在的莫云愁屁都不是!你还指望他什么!”

吕如燕的高声呼喝不是在向叶静懿警告着,更像是在发泄对莫云的愤怒。

“拿出来吧。”吕如燕突然缓和道。

叶静懿摇摇头。低声道:“没有了。”

“没有了?!”吕如燕忽然做出令人惊悚的举动,猛地抬起腿,重重地踹向叶静懿。

“吕如燕!”莫云吼着她的名字朝她扑去,莫云感到异常的愤怒与难以置信。

“隔了一周来找你,你就没有了!”很明显,吕如燕指的是钱。

莫云抓住了她的手臂,想要将她和摔坐在地上的叶静懿拉开距离。

“莫云愁。”她狠狠地瞪了莫云一眼,“你和方倩欠我的,这辈子也还不了!”

吕如燕的话像是绳索般把莫云束缚,无法动弹,就这么一刹那,吕如燕已经甩开了莫云的手,扑向摔倒在地的叶静懿,用力拉扯着她的外套,尽管叶静懿竭力挣扎,哀求着,但最终还是无法挣脱。

叶静懿的双臂暴露在空气中,她闭着双眼,尽力用手掌去遮挡手臂的肌肤,但依旧无法掩盖手臂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疤痕,青一块紫一块地遍布在白皙的肌肤上,不同于莫云身上已经淡化到难以看清的方倩留下的“山花”,叶静懿手臂上的疤痕殷红密布。

“不要。”莫云有些失声的哀求,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再次出现在莫云面前。

莫云再次上前阻止吕如燕又再次被她用力推开,她轻蔑的说:“你以前,可是最喜欢看戏的,不是吗。”

“好看吗?”

莫云目眦欲裂地盯着叶静懿盯着吕如燕那近乎癫狂的得意表情。

“感谢你,让我遇见了她。”吕如燕忽然笑道。

莫云对濒临癫狂的吕如燕束手无策,心疼地看着绝望的叶静懿,莫云胀痛的大脑里,清晰地看到,有个女孩,撕心裂肺哭喊挣扎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