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第5章 别人2_秋生十四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5日

我低头看着水杯里一圈圈水纹由大变小,旁边别人吃饭、讨论的声音埋没了我们的尴尬。良久对面传来低沉的声音“所以,我要赶在三十岁之前娶老婆。”。哈?我错愕地抬起头对上邓广浩的不大眼睛,又长又密的睫毛给眼睛打上一层阴影。

原来是开玩笑的,我识趣回应他“现在我开始存钱,到时候给你的红包肯定超厚的!”

“我接受银行转账。”邓广浩浅酌口温水,附和道。

噗。“……”这样说我不给你包大包点的话就是我不对了,腹黑男。

“这是你的炒饭。”服务员把炒饭递到我面前。

“呃,那是他的。”我扬起下巴,示意服务员。

“孕妇少吃生冷的东西。”服务员没有理会我,把华夫饼雪糕递到邓广浩面前。我和邓广浩都目送冰山服务员离开,他手快地把两样东西换过来。

“你就不要吃雪糕了。”华夫饼刚放下,邓广浩就把雪糕的那一面转到他那边。热腾腾的的华夫饼带着花生酱的香气飘进我呼吸道。嗯,宝宝也喜欢吃。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愉快地吃起这久违的味道。虽说萌萌的手艺不错,可是她都不让我到外面吃。看来她将来不是要做干妈,而是做奶妈。奶妈,嗯这个职位真的不错。

“一个人傻傻的在那里笑什么?”

我刚刚有笑吗?我怎么不知道。“没有啊。”我摇摇头。

“明明就有,傻傻的小心遗传给你孩子。”邓广浩低头继续吃饭。

邓广浩盘子里一粒饭都没有剩下,还把我乖乖剩下半融状态的雪糕吃完。真是深知农民伯伯艰辛的人啊……

“吃完了吗?”明明就剩你没吃完,我笑着点头。“走吧。”他推开过道边的行李箱站起来,我们一前一后走出餐厅。

不少宿舍都亮起灯了,现在比刚才的闷热舒适很多。

“我送你回宿舍吧。”邓广浩转过身对我说。

“呃,不用了。我现在不住宿舍。”

“那你住哪?”

“我在外面租房子。”

“住学校不好吗?便宜啊。”

“呃……”这个人这么快就忘了我怀孕了?

他低头看了眼我的肚子,“哦,我知道了。住哪?我送你吧。”知道了还送?不用这么客气吧。

“不用了。”我难为情地扇扇手。

“走吧,”邓广浩往后退一步,“你现在这样我更不放心。”原来他是让路给我先走啊。

“哦。好吧。”沥青路上我和他两个人影平行前进,走出校园范围周围寂静了不少。

“你自己一个人住吗?”行李箱轮子有节奏地轱辘轱辘响着。

我摇摇头,“还有萌萌和我一起住。”

“有个伴也好。你们论文和毕业设计都写完啦?”

“差不多了。”

“我的已经被导师改的面目全非了。”他影子的肩膀松垮下来,这是得多伤心啊?害得他的影子都这么泄气。

“没事,很快就能写好的。”

“嗯。你明天去图书馆吗?”

“去啊,几乎每天都去。”

“啊,那我也一起去。有个伴写论文都快一点,我记得我们的题目都是一样的。”

“一样又怎样,我不会给你抄的。”我侧身离他远点。

“车,那资料能一起参考啊。”广浩用食指把眼镜推上去。

“好啊,明天图书馆等。”我站在出租屋门前。

“你住这里?”邓广浩指了指我身后的房子。

“对啊。”我笑笑。

“明天见,多少点图书馆等?”

几点?看他的样子也得9点才能起来吧。我试探地问:“十点半?”

“太晚了,9点吧。”我点头答应。“回去吧,拜拜。”广浩他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真好看。

“嗯,拜拜。”转身,开门,进去,关门。

“薇薇回来啦?”萌萌咬着个苹果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从房间走出来。

“嗯。”吃饱又走,走完又吃,吃完又走。我都快累坏了,直接躺在沙发上。

“怎么出去这么久,累吧。”萌萌说完就把苹果塞进嘴巴里咬住,抬起我的小腿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按摩我的肿实的小腿肚。

“好累啊~~”我向萌萌撒娇。“刚刚半路上遇到邓广浩了。”

萌萌按摩的力度刚好,她停下来把口里的苹果取下来放在茶几上。“然后你们就聊了这么久?”

“嗯。”吃了华夫饼这档事肯定不能告诉萌萌,要不然我耳朵就要受罪了。

“都说什么了?”

“就说了下论文的事而已。”

“哦。”俗话说得好,“宁醉死温柔乡,不慕武帝白云乡”。劳累的小腿有萌萌按摩,肚子有华夫饼填满。和萌萌说了几句就睡着了,期间被萌萌拉起来我只好顶着沉重的头去洗澡。

我站在门里边蹲下一边穿鞋一边对还在房间里奔跑的萌萌大喊道:“萌萌,你快点!”

“来了来了,别催行吗?”萌萌光着脚,左手腋下夹着几本书,右肩上挂着电脑包风风火火地赶过来。

“快点,你都要饿晕你的干儿子了。”我弯着腰给萌萌捋顺她还没来得及梳的头发。

“干女儿~~”萌萌两脚踩在布鞋上,抖了两下就穿好鞋了。

“哎,行了干妈,快点吧。”我手放在萌萌后背上推她出门。

一打开门,时间还在外面的太阳还不算太刺眼。可是站在门前的这个人我和萌萌怎么都理解不了他为什么在这。或许是看见我们两个都呆着站在门边,邓广浩尴尬地说:“hi。”

“hi。”我和萌萌不约而同地说。

“你怎么在这啊?”昨天我和他不是约在图书馆吗?

“来和你们一起去图书馆啊。”邓广浩递过来一袋东西,看着里面好像牛奶。

我顺手接过来,翻翻看里面有什么。“你们约了?”旁边的萌萌不解地问。

“嗯。对啊,我昨天忘记告诉你了吗?”我坦然地点头。

萌萌回我一个无语加鄙视的眼神,“你没有说。”

“现在你知道啦。”我从广浩给的一袋里拿一盒酸奶出来,然后把袋子传给萌萌。

“啊,哦。谢谢啊。”五个字,萌萌的眼神已经转换了两次,连忙写过广浩。

“走吧。”广浩转过身走在我们前面带路挡沙尘。

郭薇薇啊郭薇薇,你之前为什么瞎了眼睛去喜欢那个对你一点都不细心你的人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