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甜公子粥 第1章 桃花粥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5日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室明几净,书声朗朗。

先生摇头晃脑:之乎者也……

学生稚声乖巧:仁义礼信……

胖院监背手打窗外过。

捋须,颔首,春风得意。

桃花打了个旋儿,他伸手去接,拈花一笑。

呃,等等,以上划掉。

正确的打开方式是——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室明几净,屏息凝神。

先生捂着肚子:唔,夫人有三急,虽圣贤不可避,汝等自行默书,休要荒度!吾去去就回!

学生齐声乖巧:先生勿念!先生请便!

胖院监背手打窗外过。

吹须,怒目,咬牙切齿!

小跑而入气喘吁吁:甚、甚、甚矣!呼、呼,汝……汝等之不教!罚抄!照旧例!

胖院监坐在太师椅上。

桃花打了个旋儿,落在他智慧头顶上。

坐在第一排的公子瑾当即罢笔:嘘!你们听!

太师椅上,鼾声徐徐。

公子羽拿出画本:新绘的美人图,比照着我爹的私藏摹的,你待是品评品评?

公子齐回身凑过去:嗯,嗯,好!这眼睛是眼睛,眉毛是眉毛!贤弟画技果真进步神速!

公子羽得意:比那倚翠楼花魁如何?

公子齐揖手服气:只多不少!只多不少!

公子羽憨厚:嘿嘿客气客气,那不如我将此画作赠与齐兄?

公子齐略一思忖:也罢,倒是可以悬于门楣,镇宅避邪……

公子凌拿出小说集:这次我写的,可与往回不一样!

座旁众公子:哦?快说道说道!

公子凌邪魅一笑:这说的是啊,公子宁夜经兰若寺,被女鬼缠身的故事……

众公子里胆大的登时来了兴趣:这个好这个好!你等等!待我摆上娘亲干炒的葵花籽!

众公子里胆小的立马捂了耳朵:你讨厌!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公子虚托腮望向窗外:哎!如此良辰,不踏青去,岂不辜负!

公子吟点头同望:我们逃课去玩吧。

公子虚一脸忧愁:风徐且暖,灿若春桃,亦易凋零……

公子吟点头坚定:莫急,凋完再等等就有桃子吃了。

公子虚看她一眼,痛心疾首:世事难料,聪慧如我,竟与尔同窗!

公子吟嬉笑:会做饭,求包养!

公子豆趴在案几上,嘴角流涎,睡梦香甜——

日光璀璨,水清天蓝。

翠谷幽里,风吹桃花雨。

豆豆这是去哪儿?

听说桃花源里有位仙子,我去给她送礼哩!

……

……

……

桃花树下。

公子羽扎着马步,肩上积叠了好些花瓣:动手吧!你辱我在先,又辱我爹爹在后,亏我往日当真你懂得欣赏,视你为知己!此番不叫你吃痛,你不知桃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公子齐摆开招式,脚下的泥土却也陷入了一寸:贤弟!何必呢!我绝非有意开罪于你,这不是一时嘴快……

桃花树上。

公子凌扶枝站稳,口沫横飞,脸色微醺,说到精彩处,恨不能亲自演上一番:你们猜怎么着?那公子宁硬是没从!

众公子仰头望他,正听得津津有味,到此处皆是叹惋,恨铁不成钢道:从了啊!从了啊!要我我就从了啊!

桃花树中。

公子虚面红耳赤捂住公子吟嘴:你!你给我住口!

公子虚又羞又恼追着公子吟打:你!你!你枉读圣贤书!

公子吟只管挠他痒痒挣脱,又满桃树间逃窜:嘻嘻!来呀!来呀!你来追我呀!

……

先生如厕归来,但见此番景象,心说难道我授业三十载英名就毁于此旦?

扭头见室内似有人在,鼾声此起彼伏,却是公子豆和胖院监。

怒不可遏,正待发作,腹中又隐隐作痛了……

公子豆咂了咂嘴,梦里咬唇羞赧。

“仙子,我做的桃花粥,你尝尝可还欢喜?”

白日悠长,醉春风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