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爱情阳光 第18章 秘密,不见了_叉叉布的小说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5日

十八

藏周觅忱秘密的地方是周觅忱的高中学校,也是在这个城市,于小强去的时候刚好是学校的家长开放日,混进去特别容易,看着地图他来到学校后面,找到那棵埋着周觅忱秘密的树下,刚想动手挖就发现自己没带工具,只好弯腰到处找可以用来挖土的树干,还没找到被人叫住了。

“你干嘛啊?”

于小强抬头,是一个长得瘦瘦小小的高中生,也许因为瘦的关心,那双看着他的清亮眼睛显得特别大,跟个好奇的小动物一样。

“没干嘛,我觉得这里舒服就想在这里坐一下。”于小强为了能有说服力就真的坐在了草地上。

那高中生走过来:“你是来参加家长会的吗?”

“是啊。”于小强顺势回答。

“可是家长会已经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额,不止我一个人来,而且家长会那么无聊我就不凑热闹了。”

“哦。”那个高中生也坐在了于小强旁边。

“那你呢,怎么没跟你父母一起在家长会。”

“我怕。”

“怕成绩不好?被骂?”

“不是。”

“那是什么?”

那高中生犹豫着,想说又怕说,于小强看他的样子不勉强:“不说也可以,毕竟是陌生人嘛。”

“不是,不是,我只是怕说出来你会觉得我恶心?”

“恶心?你为什么要用这个词来形容你要说的事,这是不对的,不管什么事都不应该说这个词。”

“可是他们都是这么说我的。”

“他们说是他们的事,你不可以这么认为,以后不要这么说了,听到没。”

“嗯。”

于小强看着眼前男孩的脸上带着不应该这个年纪该有的悲伤,忍不住安慰:“人生在世,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得到别人的认可的,当所有人都不认可你的时候,至少你要认可自己,如果你就只会自哀自卑,你的人生就会朝你越不想的方向发展,那样只会有更多的人不认可你。”

男孩听了于小强的话,眼睛瞬间的红了,要哭要哭的,于小强一看坏事了,赶紧说:“别哭啊,要是觉得我说教了,我不说就是了。”

男孩哽咽着:“不是,我没有觉得你说教,只是因为最近你是第一个会安慰我的人,我开心。”

“开心也不能哭啊,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能说哭就哭呢。”于小强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是虚了一下,他自己还不是为了周觅忱总是哭,还有脸说别人。

“嗯,我不哭了。”男孩擦擦眼睛。

“这就对了。”

“其实······”男生又犹豫了一下,这次说了出来:“我是怕老师跟我父母说我喜欢男的。”

“你喜欢男的?”于小强觉得自己反应有点过激,怕伤害到眼前的男孩,他马上又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喜欢男的也没什么啊。”

“可是我的老师和同学都觉得我很恶心,他们都觉得我有病。”

“他们觉得是他们的事,你管他们那么多干嘛。”

“可是我喜欢的人也是那么说的,我跟他表白,他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同学,跟他他们一起骂我。”

“他怎么可以这样,不喜欢就算了,怎么可以跟着别人一起欺负你。”

“我不怪他,其实我知道的,他也许只是被我吓到而已,要不然他不会那么对我,先前我没跟他表白的时候,他对我超好的。”

“感情就是这样,爱上一个人就执着上了,就算他怎么对自己都会原谅。”

“嗯,有时候我真的很难受,可是我就不能不去喜欢他,我真的好喜欢他。”男孩说着眼睛又红了。

于小强安抚:“怎么又哭上了,好了我们不说他了,既然你跟我说了你的秘密,那我也给你说我的秘密。”

“嗯,好。”

“我也喜欢男的。”

“你也?”

“对,而且我们都交往了一年多了。”

“他好吗?”

“好,虽然脾气不怎么样,也不爱说话,但对我是真的很不错,不信,我跟你说······”

于小强就把从认识周觅忱,到跟周觅忱在一起发生的所有事都讲给男孩听,男孩听得很认真,听到高兴的地方就跟着于小强一起傻笑,听到有挫折的地方就跟着于小强一起瘪嘴,等于小强说完,都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

男孩听得羡慕:“你真辛福。”

“还好啦,你也可以的。”于小强看了看时间都快中午了,他对男孩说:“其实我今天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我有个东西在这地下埋着,你能不能帮我去找个工具来。”

男孩爽快的答应了,不一会儿就找来个小铲子,于小强拿着铲子在地下挖了几下,就挖到了一个盒子。

男孩惊奇的看着盒子,于小强把土弄了弄就把它打开,里面竟然有个粉红色的旧玩偶,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个两三岁的小朋友,五官可爱,看得出以后长大肯定是个大帅哥,而他的手里就抱着个粉红色玩偶。

“哈哈哈。”

于小强突然大笑了起来,男孩被他弄得摸不着头脑,就问怎么了,于小强摆手,硬逼着自己忍住笑,把东西放回盒子里说:“没事,就是突然有件很好笑的事,时间也不早了,我要走了。”

“那么快,我还想跟你多聊聊呢。”

“有机会的,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杜晓君。”

“我叫于小强,你有手机吗,我告诉你号码。”

“有。”杜晓君把手机拿出来。

于小强把号码给他:“常联系。”

“嗯,再见。”

“再见。”

离开高中,于小强在公交车上时不时还打开盒子了瞄一瞄,每瞄一眼,就笑一次,车上的人还以为他有病,都不敢挨着他坐。

等到了家,于小强仗着自己有周觅忱的把柄在手,进门就吆喝:“周觅忱,我要喝水,快点给我倒水。”

喊了好几声,于小强才发现家里没人,他就把盒子拿到卧室,准备等周觅忱回来让他大吃一惊,他拉开衣柜,想把盒子藏进去,马上就发现不对,衣柜里周觅忱的衣服全不见了,又翻了翻其他地方,周觅忱的东西都不见了。

于小强着急的给周觅忱打电话,结果是关机,心里越发忐忑了,他马上想到给徐峥毅打电话。

“徐峥毅。”

“干嘛?”

“你知道周觅忱去哪里了吗?”

“你们在一起,我怎么知道他去哪里了。”

“他的东西全都不见了,打他电话也关机。”

“不会吧,你先别着急,我打电话去他家问问。”

“好,你快点。”

过一会儿,徐峥毅给他回电话:“我问阿忱他们家的佣人阿忱去哪里了,可是他们都不肯说。”

“那怎么办,那家伙到底去哪里了,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于小强都快急哭了。

“没事的,你别乱想,我帮你去查查,查到马上告诉你。”

“嗯,你一定要找到他。”

一天,两天过去了,徐峥毅什么都没查到,于小强沉不住气了,他去警察局报案,可没过多久,警察局通知他周家撤销了报案,于小强还没搞清楚什么回事,一个美丽的妇人出现在他面前,他们找了家安静的咖啡厅。

“你好,我是周觅忱的妈妈。”

“阿姨,你好,你知道周觅忱在哪里吗?”

“我当然知道。”

“他在哪里?”

“等下我就告诉你,但是现在请先听我说。”

“嗯。”

“你跟我儿子事我们都知道。”

于小强着急说:“阿姨,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不要拆散我们。”

周妈妈用手微微示意于小强先别说话,笑了笑说:“我们没有要拆散你们,我们只是跟小忱好好的聊了聊,跟他讲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他是个懂事聪明的孩子,他很快就知道该怎么做,跟我们提出要去美国学习,我们就按他的意愿,送他去了。”

于小强怎么可能会相信,他站起来:“不可能!周觅忱不会离开我的,求你了,告诉我怎么能找到他好不好?”

咖啡厅的人纷纷朝这边看,周妈妈觉得丢脸,口气里透露几分不高兴:“我们能坐下来说吗?”

于小强觉得自己的行为是不和场合,就坐了回去。

周妈妈接着说:“孩子,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可是小忱已经去美国了,而且是他自己决定的,如果你真的喜他的话就应该支持他。”

于小强又差点站起来,但他及时克制住了自己:“不可能!他不会这么做的,求你了,告诉他到底在哪里?”

周觅忱的妈妈明显已经很不耐烦,只是因为介于教养才没有发作,她站起来:“今天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通知你而已,免得你又浪费精力,又浪费时间的到处找,可是如果你要一直这样否认的话,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于小强心急的追上去,他拼命的恳求周妈妈告诉他周觅忱在哪里,可周妈妈不理他,他就去拉她,想让她停下来听他说。

周妈妈已经生气了,她不顾教养,一把把于小强推开,于小强一时没站稳,摔在了地上,摔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爬起来跪了下来:“告诉我,请告诉我好不好。”

周妈妈看着眼前跪着的男孩,心里有丁点的动容,但也是丁点,马上被她的残忍冲刷得干干净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于小强的眼前模糊得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没有再去追,他就跪着,直到有人请他起来,他才形似走肉般的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