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她和她他 第7章 柒三生有幸遇见你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4日

是容榕,就像离别已久再次见到家人的放松,好像找到靠山的无依浮萍,不明的,心里的委屈又涌了上来。

“......”捂住嘴,鱼昭韵怕一时忍不住在哽咽出声。

“小鱼儿,在干吗啊?想我没啊?就知道你丫最没心肝了,还是我好吧,主动打电话给你......怎么不说话?”容榕欢快的声音,似乎是一盏黑夜里的萤火虫之舞,点点的光芒绽放在身侧,鱼昭韵忍不住的也勾起了唇角。

“没...这不是在听你说吗? ”鱼昭韵从恍惚的状态回神,淡淡得笑着说道。

“哦,对了,什么时候放假啊?他们离得近的每周都能回来呢,看你,非要跑那么远,现在想回来一次都那么困难。”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容榕晃晃脑袋询问了目前最关心的话题。

“五一可能不回去了,准备找个临促。”鱼昭韵翻出钱包找钱给师傅,用手指拨了拨夹缝,皱皱眉。

“…丫的不会又穷的只剩公交车的钱了吧?”她顿了顿语气有些幸灾乐祸之感,

“… …”鱼昭韵黑着脸付完钱,手里捏着那剩下的一块钱,听着手机那边的欢快的声音,呼出一口浊气,说实话,她有点想捏的是她。

“小鱼儿~”仿佛那贱贱的样子就在眼前手舞足蹈。鱼昭韵头疼的纠结了整张脸。“要不要求求姐姐我啊~”

“......”很长一段时间,那边除了牙齿摩擦的声音都没其他声音,容榕笑得花枝乱颤,“诶呀呀,跟姐姐我还有什么可客气的讷~只要你从了我啊,姐姐包你吃香喝辣!哦呵呵呵呵…”鱼昭韵好气又好笑,只好任她折腾,反正也无伤大雅。

“行啊,大人准备多少钱起价?小的好歹也是头牌,这价钱上…”正说着,鱼昭韵却看到两个最不想看到的人,站在宿舍楼底下。她眨眨眼,希望是自己看错了,可那个黑色的背影即使再怎么改变,想来,她还是能认出的吧?

“现在猪肉涨价。”她沉重的语气让鱼昭韵忍不住笑出声来,对啊,明明就,很好笑不是吗?

“呵呵,容榕啊,我今天,看了一场电影。”

“你丫的还有钱看电影?啊啊啊,咱们看电影居然没有一起,说,你看的什么电影,我也去看!”

“是个悲剧,不适合你。”

“哈?你啥时候喜欢看悲剧了?你不都是看鬼片的吗?”

“这个电影我看了好几年,现在,突然不想,再看下去了。”

也许是鱼昭韵自己都没发现声音里带了哽咽,容榕沉默了一瞬,又笑道:“那就自己再看个喜剧去吧。要不,这个悲剧也可以改成动作片啊!”

像是想到容榕怎么将悲剧改成动作片的,鱼昭韵哭丧着脸也忍不住笑了笑。“我还是看会儿记录片吧,那个悲剧有点影响情绪。”

“…你说你,要是在我们身边…”

“那就看你们的言情剧?还是野蛮女友成长史?”

“不,你会看到,你的悲剧成为大家的动作戏!”她说的很认真,所以鱼昭韵怔住了,当眼流出熟悉的液体时,嘴角勾起,“三生有幸遇到你。”至少有你们,也许就够了。

鱼昭韵没有上前,因为可能还是不敢直接面对吧,她选择去另一个地方。

一如以往的寂寞弥漫在房子的各个角落最近无人走动而积攒的尘土随着来人的打扰而四散,在灯光的照耀下如一层轻雾漂浮。

简单的摆设,教室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堆了哪里都是。歇脚地都不好找,鱼昭韵踮着脚尖小心的穿越层层障碍,来到照片墙。这是社团的活动室,三人以前最喜欢聚集的地方。除了人以外,什么都没变。用手拂去墙上照片上的灰尘,框架里的笑容晃了人的眼干涩的刺痛着。呆滞的站在墙角,手抚摸着照片。

“咚!咚!咚咚!...”啊?这边可是有过前车之鉴,不会是地震了吧?鱼昭韵不淡定了...我才20正值青春年少啊,就要找马克思谈话去吧?有点早吧啊啊啊!!!断断续续传来的乐器声和嘶吼让鱼昭韵差点一根葱倒栽,合着刚才我担禁受怕是因为楼上的乐团练习?一想到此,肝火噌噌的冒上来,这是扰邻诶!虽然主要原因是这栋楼太旧了,隔音效果很差。

愤怒的冲出门,可才踏了一个台阶,鱼昭韵就犹豫了,这纯粹是我自己伤心了找借口发泄而已,真好意思跟别人发火啊?诶~算了,回去吧。扭头开门,发现怎么也打不开了,我汗,不会锁了吧?赶忙去口袋掏掏,可悲哀的发现,随手扔东西的坏习惯还是没有改变...气急败坏的踹了门两脚,泄气的蹲在门口,人啊,倒霉了果然连喝凉水都塞牙缝....无聊的在地上画着圈圈,鱼昭韵心里都快面条泪了...

人在烦躁的的时候最打扰不得,楼上的噪音这时却越发嘈杂起来,心情越发烦躁起来。一想到她会这样哪里都去不得都是他们害的,刚刚熄灭的火不断的涌出,正好心里也堵,三步并成两步的,鱼昭韵就那么找上门了。

今天姑娘我就替你妈妈告诉你,桑心的女人惹不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