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大神带回家 第755章_我是直,不是瞎

豪门总裁 2020年02月14日

池小年则满脸幽怨地晃了晃自己脚上的仙女鞋,不知道这双鞋到底怎么惹了他了。

一个人坐着无聊,她就果断点开微信,把她亲爱的小老弟从黑名单里拉出来,继续吐槽。

【一只小年糕: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第一次约会光神居然带我来匡威,照镜子的那一刻,我都不知道那个美丽的女孩是谁。】

【拱到白菜超高兴:你清醒一点,匡威卖的是鞋不是脸!】

【一只小年糕:嘤嘤嘤,老子专门买的仙女鞋,他居然看都不看一眼!QAQ】

【拱到白菜超高兴:希望穿上平底鞋的你,跳起来能亲得到他,阿门。】

【拱到白菜超高兴:双手合十.jpg】

【一只小年糕:滚啊!够不到老子就站凳子上!站台阶上!站到一切能站的地方!没什么能阻挡老子对爱情的向往!】

【拱到白菜超高兴:喂,110吗?这里有只土拨鼠要上天了。】

池小年:“……”完全不想跟你们这种个子高的人说话。

没一会儿余深光就拿着挑好的鞋过来了,他在她面前蹲下,很自然地就开始帮她换鞋。

池小年看着他挑的基础款平底小白鞋,满脸不情愿地嘀咕:“平底鞋会显得人很矮的。”

而他却满脸的认真,垂着眼眸道:“我们会走很久的路,穿高跟鞋脚会疼,还会绊倒。”

他的睫毛很长,垂下眼眸时就像两把小刷子,随着眨眼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池小年下意识地捻了捻手指,有点想摸,同时还有些哭笑不得,“你又没穿过,怎么知道脚会疼?”

事实上,因为身高的缘故,她很早就开始练习穿高跟鞋,早已经到了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境界,下车时那一个趔趄完全是个意外。

而她的傻光光居然就放在了心上。

“在网上看的。”余深光被她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伸手示意她抬另一只脚。

而他的小姑娘却突然耍起了小脾气,双脚像是拧麻花一样拧到一起不让他碰了,一只脚穿高跟鞋另一只脚穿平底鞋的样子有点滑稽。

池小年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奇怪癖好,看到他害羞就总想逗逗他。

她哼唧了一声,气鼓鼓道:“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穿高跟鞋。”

而眼前的人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难以接近,也不像传言说的那样看着就很凶残,面对耍小性子的女朋友,他反而很好脾气的笑了,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很配合地问她:“那你为什么要穿高跟鞋吖?”

似乎是怕吓到她,他连和她平常聊天时的语气词都用了出来。

池小年是彻底被这个该死的直男可爱到了,伸手就揽住了他的脖子,回答:“因为我想和我的光光身高更配一点吖。”

然后她就看到,她的光光又开始害羞了,红晕一点点从他的耳根往脸颊处蔓延,却很难得地没再躲开她的目光,而是满脸认真地盯着她道:“现在这样,就很好。”

“你不用跳起来,也不用垫脚,想要什么说一声,我拿给你就好。”

他自己长得身高腿长,不能总让他的小姑娘迁就他。

池小年心头一暖,心想这可真是老子听过的最简陋的情话了。

“那我如果想自己拿呢?”她又问他。

余深光沉吟了片刻,再抬眸时,漆黑的眸中带了星星点点的笑,沉声问她:“你听过一句话吗?”

池小年被他问得一懵:“什么话?”

余深光:“亲亲,抱抱,举高高。”

池小年一瞬间就愣住了,心里的土拨鼠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始合唱起了《奇迹再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听到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家光神居然会亲亲抱抱举高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他妈简直是一个伟大的奇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怎么突然这么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想嫁给余深光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想!想!

余深光盯着她凝固的表情看了一会儿,在心里感叹:他家单纯的小姑娘果然没听过……

而事实上他也是上午查约会攻略的时候才看到的。

一句话就让她愣住了,他家小姑娘未免也太好骗了……

觉得她可爱的同时,余深光还隐隐有些发愁,怕她哪天不注意被别人骗走了。

等池小年再次回过神,他已经把她缠的像麻花一样的双脚分开,准备帮她换另一只鞋。

池小年却又像耍无赖一样地把脚缠回去,学着他之前捏她丸子头时的样子道:“要交换。”

而他居然也听懂了,问她:“换什么?”

池小年戳了戳他的发红的耳朵,“你让我摸摸睫毛,我才让你帮我穿鞋。”

余深光:“……”又要被摸睫毛又要给她穿鞋,听起来好像都是我吃亏……

他也懒得和她计较这些,点头说了声好,然后就开始帮她换另一只鞋。

池小年是真的服了,本以为他还要矜持一下做作一下害羞一下,结果他为了能给她换鞋居然不惜出卖自己的睫毛!

就真的这么瞧不上她的高跟鞋吗?

而她还真就不跟他客气,一边伸手摸他的睫毛,一边问他:“你都没有脾气的吗?”

她的手似有若无地在他睫毛上轻点着,有点痒,他的睫毛颤了颤,低声道:“有。”

但是舍不得对她发。

她那么小小的一只,会让他觉得自己在欺负小朋友。

等他把两只鞋都换好,池小年才晃了晃自己的小脚丫,夸奖道:“眼光还不错。”

余深光:“我只是直,不是瞎。”

语气里还莫名有点小骄傲。

“你居然还知道你直。”池小年啧了啧嘴,饶有兴致地望着他道:“真难得。”

余深光被她这褒贬不明的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咸鱼他们经常说。”

“那是他们胡说。”池小年哼唧了一声,体内的护短因子开始熊熊燃烧:“我们光光这么可爱,和外面那些钢铁直男才不一样!”

猝不及防又被夸可爱的余深光:“嗯。”

池小年:“就算是直男,我们也是直男分类里最可爱的那一个物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