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到白头 第45章 另类重逢_雨湉的小说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4日

周一早晨,陆月出门时候发现樊玄哲在等她,“上车,我送你上班。”

陆月没说什么。一路都没有说什么。樊玄哲却有一丝紧张。直到到了陆月单位门口,“你不用再接送我上下班了。”樊玄哲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说什么,点点头。看着陆月下车走进单位大楼,便只能调转车头离开。

一连几天樊玄哲都没有再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偶尔收到樊玄哲注意身体,晚安之类的问候短信。她也偶回偶不回。她仍旧是上班下班,上网游戏,没车的日子也渐渐不愿意外出吃饭逛街做美容。如行动受到限制一般,就这样老老实实的家里单位两点一线的生活了一周。终于又到周五了,临下班,收到短信:“我在你单位附近,你若愿意我请你吃饭。”樊玄哲发来的。

陆月想了一下,给阿雅打了电话过去,“你干嘛呢?天天没有踪影消息。”

“我在外地啊,上午刚回,晚上10点high young见啊,这次再放你鸽子,你可以扒了老娘的衣服挂在城楼上。”

“你用不用这样放狠话啊,大家自己人而已啊。”对于阿雅的某些做派她还是学不来,受不了。

“不说了啊,有事了,晚上见。”啪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陆月便给樊玄哲回了信息过去,“好。”

樊玄哲接上陆月去了一家西餐厅吃饭。

“我还以为你又要带我去吃火锅呢。”陆月说。

“那岂不是显得很没有诚意。”

“最近忙吗?”樊玄哲问。

“嗯,有一点。最近在办一个工程建设领域的贪污贿赂案子,下周要找行贿人调查。”陆月一边吃着一边回答。

“吃完了想去干嘛?”樊玄哲问。

“去high young喝一杯吧?”陆月问。

“好。”樊玄哲多怕又是“回家”两个字。

“我朋友也在。”陆月试探着说。

“更好。”

“为什么?”樊玄哲的反映倒是有些让她意外。

“在我看来,是你愿意让我见你的朋友了。”樊玄哲坏笑着。

“切。”陆月又是一个白眼飞过去。

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不谈隐私,不谈过去,只开玩笑,只聊现在身边发生的好玩好笑的事情。

到了high young,阿雅和艺术男tony已经在了,四个人互相介绍了之后,大家便开始要来喝的。樊玄哲因为要开车只要了一杯啤酒,三人惊讶。樊玄哲笑着说:“做我们这一行什么都要精打细算,我亲自测试过喝多少可以开车而不会因为酒驾被处罚。”

四个人开始玩游戏,阿雅和艺术男tony一组,陆月和樊玄哲一组,但是由于樊玄哲太厉害了,阿雅和tony连连失利,两人喝了一杯又一杯。最后说玩得没意思了,要去跳舞。陆月说她不想待了,想回去,樊玄哲便送她回去。

一路上俩人还在讨论今天哪几局的游戏实在是赢得精彩漂亮。两人哈哈的笑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陆月楼下。下了车,陆月说要回去了,让樊玄哲也赶快回去休息。陆月走了几步,樊玄哲跟上去,拉着陆月的手臂把她带入自己的怀里,抱了她一下。十几秒,陆月反应过来挣开他,跑上楼了。

“对不起。明天早上我要去出差,周二才能回,突然觉得舍不得就做了这样的举动,对不起。”陆月刚进门短信就来了。

陆月看着楼下的车还没有走,几分钟后,回复“开车小心。晚安。”

楼下的人看了看手机,似乎心满意足一般,驾车离开。

------------------------------------------------

周一,刘峰检察官丢给陆月一份笔录,“这是嫌疑人的口供,你根据他说的去查一下,看他口供里面说的这家公司是什么公司,把公司概况、负责人、地址都给我查一下,明天去找他们调查。”于是陆月开始根据嫌疑人说的公司名称的关键词开始进行查询,法定代表人:高伟铭;股东:君临集团;地址…陆月只觉得心跳到嗓子眼了。原来这是君临集团在N市的子公司。那明天的调查?她又不能跟刘峰说什么。她把所有资料和该公司的地址、联系电话找出来给了刘峰,她只能听从安排。

她只祈求明天刘峰不让她一起去调查,或者退一步她祈求调查对象不是高伟铭,不是认识她的人就行了。但是转念又一想,只不过是个5万块的小金额嘛,轮得到高伟铭这样的总经理出场接受调查吗?君临集团子公司的人怎么会认识她呢?自作多情罢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得找个借口明天不去。

“刘检察官,这是你要的材料,明天调查安排谁去啊?”陆月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你有事啊?”刘峰接过材料就开始打电话联系对方,陆月只得等他打完电话。

。。。。。。

“是啊,我明天有事想请假。”陆月等他挂了电话回答到。

“哦?那不行,你过两天再请假吧,明天小松要被安排去提审犯罪嫌疑人,只能你跟我一起去了。”刘峰说,“对方会是他们的业务经理来接受调查,地点就不在我们单位了,在附近的一家茶楼。你去准备一下明天的调查提纲吧。”

陆月松了口气,虽然没能逃掉,但是知道了这事是业务经理具体去经办的,所以只用找业务经理调查就行了。如果单位行贿不到20万,就不够刑事犯罪的立案标准,所以对于这种情况行贿单位一般是会配合的。而为了减轻被调查单位和人员的心理负担,所以会选择茶楼,对方公司或者其他一些非办案场所。

“既来之则安之吧。”陆月心想。

-------------------------------------------------

第二天,当陆月和刘峰到的时候,对方公司的副总,业务经理和行政经理都已经到了。一个也不认识,陆月松了口气。按照安排先是刘峰和陆月一起与业务经理谈话,了解事情的基本情况。然后陆月来做笔录,把相关事情再问得更清楚详细一些。等到基本情况问完,对方的副总便说:“刘检察官,要不我们去隔壁包厢吧,我们在这里聊天、抽烟会影响陆检察官的。”刘峰觉得也可以便看了陆月一眼,陆月点点头表示同意。陆月只希望快点完成笔录和调查工作,今天这样的情况算是很好了。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七页笔录就做完了,陆月示意业务经理等一下,她到隔壁包间去叫刘峰对笔录进行审核。

她推开门,轻声说:“刘检察官,笔录做完了,您看一下还有没有要补充的?”刘峰站起身对旁边的人说:“高总,我去看一下。”然后陆月便看到了一张陌生而熟悉的侧脸。那张脸慢慢转过头望着她,似乎没有表情,似乎又满是表情。

她看不见,看不清,看不懂。只觉得血液逆流,心脏紧缩,大脑缺氧,全身的气力都没有了,明明才4月份,为什么光线变得这么刺眼,为什么突然感觉好热。不对不对,她现在在室内,中央空调的温度都是恒温26度,为什么会觉得光线刺眼,为什么会觉得热,她快要晕倒了。不行,不行,她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再这样怂了,她不能倒下,她要从容镇定。她在惊恐了半分钟之后,顺手扶着门框退出了包间,回到做笔录的那间房。

刘峰看完了笔录,“没什么问题,这就可以了,打印出来让被调查人签字吧。”于是陆月机械地完成了这些不需要大脑思考的工作。

调查工作结束,刘峰与对方公司的人握手道别,陆月拎着电脑等材料站在几米远的地方,面无表情。不是故意要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而是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更是没有力气兼顾管理她的表情。

“刘检察官,我们送您回去吧。”高飞说到,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又充满诚意的语气,还是那么好听的磁性男中音。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开车出来的。”刘峰拒绝着说。

“给您添麻烦了。”高飞说着便朝身边的人点头示意。

“这是我们公司的一点纪念品,作为宣传用的,你不嫌弃一定要收下。”旁边的副总提着两份礼物。君临集团送礼的技术已经达到如此高度,连纪念品,用于宣传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出。现在社会送礼,你愿意送,对方未必愿意收,一个不小心对方很可能就因为这份礼而受到处分丢了工作,所以送礼也一定减轻对方的心理负担,让对方收的安心。对方的副总说着便把东西往陆月他们车上放。互相推辞客气了一下,刘峰终于同意了,对陆月说,我们走吧。

陆月坐进驾驶位,点了火,刘峰还在向对方挥手告别,陆月木然启动了车子离开。

回到单位,陆月的理智和力气开始慢慢回来了。就这样意想不到地,就这样在这样的场合下碰见了。他怎么会后来过来茶楼?他是故意还是巧合?他又是什么目的?他下一步会怎么办?无数个问题让陆月大脑打结,没有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