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审判者 第四十章 断刃的秘密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4日

这片寒冷天地中夏瑾萱一个人坐在冰阵中,和白羽巨书磨合着精神的能量。

柳如烟两天后终于来接她了,这次柳如烟倒是一脸笑吟吟的,还递给她一块晶莹的糖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夏瑾萱一边剥开外面那层糖纸,把糖塞进嘴里,一边抱怨着。“那你吃的还不是蛮开心的——小朋友。”看到夏瑾萱满脸幽怨,柳如烟笑了声,摊了摊手:“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去断刃殿,看看你能不能领悟到什么。”

断刃殿。

在恢弘庞大的主建筑群中,这一座建筑主体相当冷硬的大殿一眼就吸引了夏瑾萱的注意力。

顾名思义,这座恢弘的大殿正中的一尊石台中,斜插着一柄断刃,刀锋闪着凛凛寒光,无数的学生盘坐在石台十米之外,闭着眼睛感受那奇妙断刃散发出来的能力——据说,衍天决就是从断刃中衍生出来的高级法术,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而且坐的越近能感受到的就越多,但是没人敢走进十米的那条线——因为再近就会被断刃发出的凌厉能量生生逼退,甚至可能会殒命。高等级的学生盘坐在十米的那条线上,安然的感受着飘来的能量粒子,低等级的学生则是抖抖索索的在大殿的角落坐着,能感受到的只怕也是微乎其微了。

白晔也在那里——他坐在中间,满脸写着生无可恋,头发也乱糟糟的。

“你去吧。”柳如烟拍着她的肩,语重心长:“你可别像小白一样,在里面坐了三天都没出来,哦,对了,有人找你约战,时间是三天之后,那个人好像叫叶琳程来着。”“嗯,嗯。”夏瑾萱点着头走进去,刚一迈入大殿,那道不安分的灰白审判之力就欢快的跳跃起来,原来化作白色纹路贴在她衣襟上的白鸦扑闪着翅膀飞起来,轻声的对着那把断刃鸣叫。

“我要进去?嗯?”夏瑾萱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些白鸦纷纷点头。“这可是要死的诶,我说。”她看到那些白鸦又围拢而来,化作那本白羽大书,啪的翻到一页,那一页上面写着——审判之力,万物不可破,不惧刀剑凛然,唯其余八重古神之力方可抗衡。“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夏瑾萱抓了抓头:“但是我进去了有啥好处?我还要和人约战呢。”

白羽巨书接着翻页,那一页上画着九种不同的图画——断刃赫然排在第二位,它原来是一把叫做“蛇吻”的刀,现在它的一半在这里,还有一半已经被十二神融化成液体,变成了世间散落的无数蛇陨眼。第一就是手中的在白鸦和大书之间毫无违和转换的白羽巨书,它记载着无情冰冷的法典;第三是名为破晓的一套黑白铠甲,一面光明一面黑暗;第四是凤凰一族守护的圣物涅槃火,第五是现在已经死去的鳞璇的额前独角,它能够穿破一切无形或是有形的东西;第六是世界之镜,它能够看到时间中的一切,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第七是断生剑——绝世凶剑,断往生,死亡似乎也变为现实的梦魇,上古十二神征伐之时,雪薇儿手中沉重的断生剑过处,寸草不生,但是现在它早已不见;第八,幽翼传说,上古取太古死亡之龙的精神指骨与心脏黑色水晶融合而成的绝世诅咒术杖;第九,鲛人之珠,只有鲛人死前的那一滴泪,才能凝结出光彩夺目的鲛人之珠,最后的生命祭祀品,可保死人尸身千年不腐。“原来是这种东西么。”夏瑾萱点点头,合上白羽巨书:“好了,我进去。”

指尖凝成一点灰白,审判之力今天格外活跃,它欢快的跳出来,夏瑾萱身上仿佛也镀上了一层灰色的光辉。

白鸦嘎嘎鸣叫着,引起了许多还没有进入入定状态的学生的注意,那道灰袍的身影围绕着许多白色的鸦雀,灰色的朦胧光辉包围了她,她站在十米的线上,正准备走进去。

“夏师妹!不能进去!”白晔正好睁眼看到这一幕,急忙跳起来,扑过去就抓住了夏瑾萱的衣摆,突然他感到一阵刺痛宛如一阵电流席卷了他的全身,白晔疼痛的松开了手,滚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还有痛楚模糊了他的五官。“喂!小白你没事吧?”夏瑾萱放松了手中的审判之力,拉了一把白晔,白晔气喘吁吁的坐起来,赶紧劝夏瑾萱:“我没事,师妹,但是……里面不可以进去啊!”“没事的,倒是你,还好吗?我好像伤到你了。”夏瑾萱拉起白晔的一只胳膊,把手放在白晔的掌心,暗暗催动了审判之力的法诀,一缕灰色的能量很快游转而出,被夏瑾萱一把握拢。

“你别管我了,我不会有事的,你就好好入你的定吧。”她拍拍白晔的肩:“喂,话说师父可把你当反面教材哦。”

在几乎是所有没有入定的学生的目光注视和洗礼下,夏瑾萱再次释放出审判之力,灰色光芒变得更加凝实,覆盖着她的全身,然后夏瑾萱一步踏入那圈内,身形颤了颤,却终是进去了,看她站在圈里,步履维艰,差点要一步跪下,那些学生都叽叽喳喳的吵起来,但是看到夏瑾萱似乎是无法再向前了,他们嘲讽了一阵之后,也就安静下来,一个个入定去了,白晔很担心的又看了一眼,最终也没再说什么。

夏瑾萱身上有全部的审判之力,在这种逆天的古神之力和全部物理能量的加持下,在这个灵气充裕的地方,虽然魔法在古神之力的全部催动下几乎几秒就消耗的一干二净,不过这里的灵气充裕的甚至有些粘稠,夏瑾萱尽力的吸收着,补充着损失——即使看起来很吃力,但事实上夏瑾萱走的很轻松,虽然有些缓慢,但是她一小步一小步的朝着那把断刃走去,断刃周围的空气变得凝重,她身上携带的一把匕首突然“啪”的一声折断——上古存留下来的东西大多有自己的怪脾气,那把断刃嗡嗡颤抖着,白羽之书已经飘飞在夏瑾萱面前好远,夏瑾萱还在向这边走。

突然,断刃面前凭空出现一道影子——那是刀灵!

“喂,白羽,你干嘛呢?找到主人了?”刀灵是个红头发,浑身裹在黑色皮衣中的少女,她脸上缠着绷带,一只赤红的眼睛瞥了夏瑾萱一眼,大咧咧的在石台上坐下来。“当然!”白羽巨书收敛,另一道穿着羽衣霓裳的少女出现了,白衣白发,冰肌雪眸,就算是那研究冰之法术的水冰月院长,都不像她一样宛如从冰雪中脱胎换骨而来。“呃,你想让我也和她走?”刀灵扁了扁嘴。“你自己决定好了,她身上有古神的味道。”白羽嘻嘻笑着,又化成一群白鸦。

“诶呀,明明能化成人的!总是这样呢!”刀灵鼓起腮帮子:“行行行!等等我啊傻白羽!”

刀灵归位,刀锋嗡鸣,吸引着夏瑾萱的手,突破那上古断刃自我防御的保护层,一把抓住了那骨头制作的刀柄——触手圆润寒冷却很快就被染上微微的温暖的刀柄,感受到这把断刃并不抗拒的震颤,她勾起唇角,一寸一寸的审判之力顺着刀柄流向刀锋。刀锋上很快汇聚着那些流转的审判之力,刀灵再次现出真体,白羽之书也现出人型。夏瑾萱挑了挑眉——原来这两件东西这么神奇。

“喂,认主仪式怎么举行啊,这里这么多人。”红发刀灵叉着腰:“你的主人挺厉害呀。”“那当然,我白羽好歹也是上古神物,肯定不会看走眼啦!”白羽之书依靠身高上的优势摸摸刀灵的头:“很方便啊,认主大典我们日后再办,现在只要轻松的认主一下嘛——你把你的古神之力汇到我这里来就可以了呀。”白羽之书笑着。

夏瑾萱释放了所有的审判之力,断刃蛇吻的刀灵“赤蛇”闭上眼睛,身形逐渐变得虚幻,而后化作一道金光流窜入那灰白的审判之力中,白羽之书摊开两手,那些虚幻白羽逐渐抱住金色刀灵,在灰白的大地上长出金色麦浪——金光在大地上飞速生长,刀灵站在金光正中,那只赤红色的眼睛眨了眨,她摊开手,仰天长啸,金光在她周身汇聚,最终汇成通天光柱,在那一方空旷的灰白之境中染上半片金黄——“诶呀,我进来了。”

刀灵又跳了出来,伸了个懒腰。

她看着夏瑾萱,有些小小俏皮的说:“喂,你可别因为收服了我们两个就大意了,我已经损失了一半的躯体,力量大减,剩下的那七个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嗯,你们很强。”夏瑾萱倒是肯定了刀灵的观点——至于送死么……她可不会。”“呵,反正都没我强。”白羽巨书一脸轻蔑。“你可算了,凤凰火比你强好吧,你可被关了那么多年,如果我没感觉错,现在你给这位的能量,只有你全盛时期的千分之一吧?。”刀灵满脸无奈。“是啦是啦。”白羽巨书看了看夏瑾萱:“没办法,我不够强,而且,她也承受不了太古境的力量啊。”

“够了,至少现在。”夏瑾萱摊了摊手。

“嘻嘻,那就加油吧。”刀灵巧笑嫣然,白羽巨书倒是一脸深沉忧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