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民国:绘乱世锦绣 第三十二章 达成协议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4日

苏瑜一进司家就向管家打听司行庭的去向,得知司行庭今天一大早就被司督军派去江陵城了,说是有要事处理。

“那庭表哥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老奴就不知道了。”管家也是司家老一辈的人了,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苏瑜有些失望,但也不敢表现出来,省得让人起疑心。

她兴致缺缺的去了灵堂,做戏自然要做足了。

“苏小姐,二夫人有请。”来者是二夫人贴身丫鬟雪云。

苏瑜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去的想法。

雪云淡淡一笑,“我家夫人说了,小萤的事,想必苏小姐不会不记得她的恩情。”

苏瑜暗自咬牙,这老女人是想用这个把柄来威胁她,“正好我也想见见夫人,叙叙旧情。”

“苏小姐这边请。”

二夫人白芷院子里。

“瑜儿来了!”二夫人坐在大厅主位,跟苏瑜打招呼。

“二夫人这声‘瑜儿’怕是不太妥当,你还是称呼我苏小姐好了,这样我比较习惯。”苏瑜毫不客气地说。凭你是司家的二夫人又怎么样,还不是个妾,有什么资格直呼我的名字?

二夫人脸色一僵,素来维持着的温柔和蔼,也险些挂不住,“苏小姐,请坐。”

白芷内心涌起恨意,她这辈子最在意的就是妾室的身份,这也成了她的忌讳。苏瑜胆敢如此直接的给她难堪,日后,她势必要讨回来!

苏瑜轻蔑一笑,走向上首位置坐下,顺手端起茶杯,闻了闻,“夫人,你这茶是去年的了吧?一股子霉味儿。”

不等二夫人说话,她便又道:“对了,夫人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不就是以为抓住了她的把柄,想要狮子大开口嘛!没关系,她苏家怎么可能给不起呢?

看苏瑜如此不识抬举,那也不必再与她拐弯抹角的周旋了,二夫人道:“苏小姐能成功嫁祸小萤,并把叶棠赶出司家,这其中也有本夫人的功劳,苏小姐不会忘了吧?”

苏瑜哪儿能忘记这茬,不过也多亏这二夫人出手,派人拿了小萤的玉佩给春兰,还偷偷将人偶放在小萤身上,替她把这个局做得更完美。她后来一想也是后背发凉,是她思虑不周了,做事有欠妥当。如果没有二夫人的帮助,她绝对难以脱身,还会连累整个苏家。

想到这儿,苏瑜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些,“自然是不会忘的,苏瑜谢过二夫人。”

“瑜儿不用多礼,说不定将来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说是吧?”二夫人准备喝口茶,又想到苏瑜刚刚的话,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顿时嫌弃起这茶了。

一家人?苏瑜不屑,就凭她,也配跟庭表哥一家人吗?

“我记得瑜儿跟阿庭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二夫人接着道,“我也就直说了,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你帮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助你嫁入司家,如何?”

“你想要什么?”苏瑜警惕地问道,能不能帮她嫁给司行庭是一回事,关键是这二夫人也有个儿子,还是长子,万一她想利用苏家来帮她儿子坐上少帅的位置,那自己可就不能答应了。

“很简单,大夫人之位。”二夫人无视苏瑜的警惕,“不过首先,你,和你们苏家得全力帮我得到卫家的一切。”

“卫家?歆姨娘家?你要做什么?”

“很多事情说来复杂,你不必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我只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不过你也大可以放心,我的诚儿志不在军事,我做母亲的自然也不会逼他,所以不用防备我,少帅之位我们不会觊觎。”

苏瑜挑眉,“我凭什么相信你?”

二夫人也不恼,她笑了笑,似乎胜券在握,“除了我,你还能相信谁?别忘了老夫人是怎么死的,要让督军和司行庭知道,别说是你,整个苏家都会跟着陪葬!”

“你!”苏瑜气结,但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好!我答应你,但有一个条件,无论如何,你不准动庭表哥。”

“没问题。”二夫人爽快的答应了,“还有,春兰,不能再活着,她知道的太多。”

“春兰?她帮过我,她是不会出卖我们的。”苏瑜心中对春兰还是有些感激的,但同样待她不错的老夫人,她却能痛下杀手。这就是人心难测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那个捡走苏瑜手帕的就是春兰,她联想到厨房里的一幕,察觉到不对劲。就直接找到苏瑜,春兰想到老夫人对她和翡翠截然不同的态度,决定替苏瑜卖命。不过春兰没告诉苏瑜,手帕又到了她的手上。

苏瑜当初将药放在了药罐里,为了不让人查出来,春兰将药渣藏起来了,换了一副新药。

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夫只在药碗里发现毒药,而药渣却没有任何问题的原因。

因为担心会被发现这不是原来那副熬了几次的药,所以春兰特地又多添了些水熬那副新药。而小萤就是在她熬药的时候来的,她便将计就计,嫁祸给小萤,说她在药里放了东西。

“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彻底保守秘密。”二夫人一脸云淡风轻,“万一哪天她撑不住了,难保不会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司行庭的手段想必你也是知道的,许是顾着春兰伺候过老夫人,这才没用那些残酷的刑罚。”

司行庭的手段苏瑜也确实有所耳闻,据说,在他手上,没有撬不开的嘴。

“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既然是司家的人,等过段时间风声不紧了,我便帮你处理了她,就当是我的诚意。”二夫人提议道。

“那苏瑜便先谢夫人。”她不是司家的人,很多事情也不方便,如果要她动手,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借二夫人之手倒也不错。

“就这么说定了,苏小姐,合作愉快!”二夫人笑得温柔和善。

苏瑜没有再过多停留,去了一趟灵堂,便离开了司家。

“夫人,您真的要帮她处理春兰?”雪云有些不解,春兰现在身份敏感,处理她,这对她们来说也是不小的麻烦。

“春兰确实要处理了,虽然我们没有参与毒害老夫人,但若是她和盘托出,难保苏瑜不会狗急跳墙,对我们也是不利的。”二夫人略略思索,“等过段时间,你让人想办法把春兰弄出来,记住,我要活的。”

雪云眸光一闪,“夫人这是打算留着苏瑜的把柄,将来好利用苏家?”

二夫人笑而不语,她是要留一手,否则,苏瑜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叶棠回到知衣阁,德叔早早便收到消息了,让人赶紧把后院最好的三间屋子再打扫打扫。

知衣阁的后院也挺大,绣娘们经常需要赶工什么的,所以都住在后院里。还有三四个外地来的伙计,叶棠可怜他们,便让他们带着家眷住进来。

德叔自己也住在后院里,所以这院里就有些不太宽敞了,除了那三间他特意让人留出来的屋子,也没几间空房了。

他想着先让叶棠她们安置下来,暂且住着,等改天再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庭院。不过叶棠却让他别忙活了,这样挺好,以后她就住在这儿了,也方便。

德叔问起小萤,叶棠内心的悲伤,说她回家去了。

“德叔,这是碧玉、碧水两姐妹。”叶棠也知道了,这姐姐碧玉会些医术,妹妹碧水拳脚功夫不错。

“哎,那两位姑娘就住小姐隔壁两间屋子。”德叔应道,“以后咱也是一家人了,两位姑娘可千万别见外,若是不嫌弃的话,就一道叫我一声德叔吧!”

闻言叶棠心头一暖,一家人……

以前老夫人还在时,也总是这么跟她说,让她别见外,不要真把自己当丫鬟看。

“嗯,知道了,德叔,您也别客气,直接叫我们姐妹名字就好。”碧玉性格较碧水要内向些,做事也稳妥。

叶棠离开司家时并没带多少东西,除了她穿越过来时带的那个背包和几件衣服外,其他什么都没拿。

不过临走时司行庭让人拿给她一个木匣子,也没等她说话,那送东西的丫鬟便跑了,一溜烟就没影了。

叶棠说她想休息休息,让碧玉碧水也下去休息,不用管她。

谁知两人不放心她,非得留下来陪她,叶棠实在拗不过,最后允许她们两个在门外守着,轮流去休息。

她这是找了两个时刻管着自己的姐姐吧?叶棠默默地想,不行,她得树立自己的权威!

她一个人坐在桌前,桌上放着那个木匣子,她叹了口气,准备打开看看。

里面放的是老夫人和司行庭给她的所有珠宝首饰,她翻了翻,唯独不见了那枚白玉佩,跟被司行庭砸碎的翡翠玉佩一对的那个,想来他是担心她睹物思人,想起小萤的死,这才没拿过来。

叶棠垂下眼帘,他错了,就算是没有了玉佩又怎么样,她心中的痛苦不会减轻半分。对小萤的愧疚,对自己的恨,和对他的埋怨,不会减少一点点。

首饰下面是几张房契地契,和一份转让书。

她展开看了看,是醉月楼的转让书,盖着司行庭和青帮郑毅的私章,下面的签名也是他们俩。

对于郑毅,她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青帮的大当家。

听说郑毅十岁入帮,十八岁便成了青帮分舵的舵主。二十岁在青帮大洗牌中脱颖而出,荣登大当家之位,如今也不过二十五六。

醉月楼是青帮的产业,怎么会到了司行庭手上?

叶棠知道司行庭名下也有不少私产,他说是用来养军队的,他自己手中也是有军队的,不过司督军不知道。

当初司行庭告诉她,司家几兄弟之间不和睦,二少爷三少爷自然不必说,就眼馋少帅之位。大少爷也确实不在乎这些,二夫人就不一样了,大少爷孝顺他娘,将来少不得跟司行庭一决高低。

叶棠记得,司行庭还说那些资产将来也是要用来养她的,当时她还打了他几下,骂他没个正经。

她低低的笑了,终究是回不到过去了。

匣子最底部放着一封信,信封上什么都没写。

叶棠怔了怔,伸手取出那封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