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三生:上神动情没 第七章 :回到人间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14日

“够野蛮。”蓝夜收起剑对墨月黑猫说。

“这是被逼出来的,老是发雷电,你看看周围的树被劈成啥样了?”墨月黑猫无奈的说。

“子时到了,我们走吧。”蓝夜拉着林幼来到玄门口。

“我先进去,我给你们做个示范。”黑猫也走到玄门口。

“看好了啊。”说完黑猫跳进了玄门。

“这算什么示范?”林幼有点哭笑不得。

蓝夜笑笑的摸摸鼻子:“没事,我在你后面,你先进去。”

“好。”林幼跨进了玄门。

跨进去有一脚踩空的感觉,整个人就一直往下落,周围黑漆漆的。

突然蓝夜抱住了她说:“别怕,一会就到了。”

往下落的时候,头还晕晕的。

“咦,好像没有往下落了。”林幼周围的世界渐渐清晰起来。可以看到月亮星星。还能听到虫鸣的声音。

“我们到人间了。”墨月黑猫兴奋的说:“我要变人形了,你们期待吗?”

林幼看着墨月笑笑。

墨月黑猫周围冒出了白烟。

“这是仙气吗?”林幼开玩笑的对蓝夜说。

蓝夜宠溺的揉揉她的头。

烟雾散去,出现了一个美少年,桃花眼,像星星一样亮。睫毛很浓密。就是穿的很花哨……

“你是墨月黑猫?”林幼问

“对啊,是不是很帅?”墨月走了过来。

“我以为你变成人形是一身黑衣呢,没想到这么花哨。”林幼抬抬墨月的胳膊又拉拉他的衣服。

“黑色皮毛我改变不了,衣服还是可以改变可以换的,哈哈”说完就抱起了林幼:“以后我就是你的猫了,你要对我好哦。”

蓝夜一把拉开墨月:“不要随便抱我家林幼。”

墨月睁着两个水汪汪的桃花眼看着林幼。

“好啦,他现在是我的灵宠,你要对他好一点。”林幼对蓝夜说。

“行吧,那我们现在先回客栈。”蓝夜拉起林幼的手。

到了客栈,小七就冲到林幼身边:“小姐,你没事吧?都怪我不争气,发什么烧。害的小姐失踪了。”

“不要自责,就算你不发烧,他们也会想尽办法带我走的。”林幼安慰到。

小七看到墨月呆了一下,其实不止小七,所有看到墨月的人都呆了一下:“也太帅了吧……”

林幼和小七一起走上楼梯要回房休息,墨月也跟在后面。

“你要干嘛?”蓝夜看着墨月。

“当然是去休息。”墨月坦然的说。

“你跟我一间。”蓝夜把墨月拉过来。

“我又不是跟你立的契约。”墨月反驳到。

“谁说立了契约就一定要二十四小时贴身跟着啊。”蓝夜继续说:“起码睡觉的时候不可以。”

墨月手扶额头:“好吧,我不跟着,行了吧?”

“乖。”蓝夜摸摸墨月的头。

好好睡了一觉,林幼感觉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墨月一大早来敲门,气鼓鼓的进来。

“他也太能吃醋了!”墨月一拍桌子。

“怎么了?”林幼问。

“蓝夜昨晚给我立了个十不准,连碰你一下都不可以,太过分了。”墨月气呼呼的说。

“算了,我还是进我的空间世界修炼吧。我会变成个黑猫吊坠,你把我带在身上就行了。”墨月看到林幼腰上有一把扇子:“就挂在那个扇子上吧。我修炼的时候是叫不醒的噢,不要太想我。”

说完还真的变成了黑猫吊坠。

林幼扶额:“说变就变啊?”然后林幼把墨月黑猫吊坠挂在了扇子上。

吃完早餐,管家拿了一封信给蓝夜。

蓝夜看着信皱起了眉头。林幼问怎么了,蓝夜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林幼拿过信:“我看看。”

信上叫蓝夜忙完回家订婚,订婚对象是杨家的二小姐杨芷。

林幼看到信,心情跌落到了极点,其实她对蓝夜是比较依赖有点喜欢的,但看了这封信让她觉得自己像个第三者。

林幼控制住情绪问蓝夜:“杨芷是谁?”

“小时候就认识的,一起长大的。”蓝夜不敢看林幼的眼睛,他本来想表白林幼,可现在表白林幼她也不会答应的。

“这样啊……”林幼把信放在桌子上回房了。

中午,林幼他们要出发去昆仑了。上马车的时候林幼说:“我去另一辆。”

蓝夜拉住林幼:“我会退婚的,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你不喜欢她吗?”林幼看着蓝夜问。

“以前我以为我喜欢她,可以自从遇到你,在要失去你的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蓝夜把火灵球递给林幼:“所以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林幼点点头:“但是在还没退婚之前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林幼上了另外一辆马车。

一路上林幼就是看风景和小七聊天,终于到了昆仑了。昆仑云雾缭绕,有一种仙境的感觉。

蓝夜带林幼选了房间:“林幼,你现在有很强的灵力,可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力很弱。这次我带你来就是要解决你精神力弱这个问题的。等会我带你去见师父。”

“噢噢,好的,那我现在可以去逛逛吗?”林幼捂着火灵球问。

“去吧,晚上有明华派的宴会,差不多准备一下,别太贪玩了。”蓝夜笑着对林幼说。

“好的。”说着林幼就出去了。

明华派建的很气派,林幼逛着逛着看到一个很大的池子,池子里冒着蒸汽,水是淡淡的蓝色。

林幼走近池边想再看看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推,掉进池子时还听到后面一个小孩哈哈哈的笑声。

林幼从池子里爬起来:“你干嘛推我?”

小孩冲她比了个鬼脸溜了。

林幼对这小鬼的恶作剧很无奈,边扭衣服上的水边说:“好皮的小孩。”

“得赶紧回去换衣服,晚上还有宴会呢。”林幼心想。

回去的路上林幼衣服是湿的,外面又冷,好像还迷路了。

“我这是在哪啊?好冷……”林幼看到有一间房开着便跑了进去。

“我不是故意乱闯的啊,对不住对不住。”林幼念着。

林幼看了下四周,床上有套衣服:“换还是不换?随便拿人家东西不好吧?可是我这样怎么见人?还是先换上吧。”

林幼纠结完还是换上了。是一身男装。

然后林幼又在找回去的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