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思念也是痛 第4章 都想死是不是_缕空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09日

我们学校的体育课内容有很多,最难堪的我觉得就是游泳了。

虽然我很不明白大部分女生为什么那么放得开,可以穿着比海绵宝宝还性感的游泳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但是按照谭来笙的说法,是我太土板了,每一次穿着那些好像未成年的游泳出现在泳池上,我总会被他取笑。

然后我对游泳这个项目彻底有了阴影的是什么?

是秦语在大众面前夸我,“宁芜,你的皮肤好白哦!”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会十分虚心的接受,然后很矜持的回她,“是吗,我觉得还好啊……”

可是这货最后还要加上一句,“不过你发育好像不怎么样啊,是32A吗?刚才看到了你的尺寸……”她还在研究着我的尺寸,我已经在众人的耻笑下,打算立地成佛了。

我对谭来笙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强烈的抱怨我的不满,“谭来笙,你的月亮女神是故意的对不对!太可恶了,太过分了!”

他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其实我觉得你立地成佛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佛的胸比你还大。”

我当场脱下脚上纯白无暇的白布鞋往他扔去。

“立正!”

教练厚实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

“今天我们要来实践一下这几个月你们所学到的东西,接下来我要宣布名单,男女两人各一组,示范人工呼吸。”

教练话音刚落,现场就一片混乱,那些纯洁得像朵菊花的女生嗲嗲的叫道。

“不要!人家才不要和别人接吻。”

“对啊,教官,那是我的初吻耶……”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教官的那句话。

“都想死是不是!”

听,多么刚强有力的声音啊,这就是他的口头禅。

他正了正声色,“人工呼吸只是教给你们一个救人的方法,不是你们脑袋想的那些乱七八糟杂七杂八的东西!一组一组示范给我看,没过的继续示范,我说过了才可以下课!”

接下来那些女生并不是担心接吻的事了,她们担心的是要和谁接吻的事!

在一片吵闹中我听到了一群无知的花季少女一直提到谭来笙这货的名字。

哼!没错,气死秦语!

我屏住呼吸,我知道又要来了。

“想死是不是!”啊,教练真是好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啊,“下面我念名单,我只念一次,没听清楚反过来问我的,今天就和我示范!”

现场鸦雀无声。

教练,你也不看看你顶着几颗大黄牙,一说话十八颗牙齿全露出来的黄金至尊模样,谁敢和你示范啊。

“谭来笙,安琪,暮云飞,吴雨,辛宁芜,周翰尘,秦语,宋清……”

我简直快笑成一朵菊花。

教练,你真是我的男神啊。

居然安排了个龅牙妹给谭来笙,再安排了个□□丝男给秦语,是鬼的都知道宋清专撸管啊。

看吧,上帝是爱我的。

周翰尘可是个清清白白的帅哥,就是话少了一点,哦不,少的不是一点点啊。

当年我正顶着轰轰烈烈闯九州的心去泡他的时候,在他面前自我介绍了一大堆。

人家只回了我一个。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