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雪遙 第7章 来生_雪窦的小说

豪门总裁 2020年01月03日

周遭充满嘈杂的声音,人的低语,”呜呜。。”对了,还有人在哭,这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好吵。

蹙眉,睁开眼睛,想看清是谁在祸害他的耳朵,让他睡梦中也不得安宁。

”醒了!他醒了!”原本的哭腔立刻转换成喜意,房中又乱成一团。

收放自然,真是厉害,魏梓风忍不住在心里赞道。

不意外对上一双红肿的眼睛,哭得真惨,像只兔子一样,他哑声低语。 ”别哭。”

”我不哭,我不哭。”不争气地泪又流了满面。

他不知道他吓死她了,悄悄到将军府的时候只看到一地血,派人搜查了好几次才发现晕倒在暗巷里,心窝还插着箭,血不住地往外流,幸好抢在苏尚荣之前找到他,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若是找不到怎么办?

”你这孩子真是。。”魏母也红了眼眶。

”孩儿不孝,让娘担心了。”

”也有劳你了,杜太医。”转目,是杜太医,要将他从鬼门关救回来,恐怕费了不少心思。

”略尽绵力。”呼,见有了精神,杜太医也放了心,宫中那位想必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睡了几天?”这情况不可能只睡了一日夜,他转头问萧宁。

”足有一个月了。”

一个月!惊得要起来,一时间扯动伤口,额际不由冒了冷汗。

”你做什么!快躺着。”萧宁急得直掉眼泪,箭伤没好还想去哪儿?瞧他,连站都站不稳。

”青昀怎样了?”抓住细腕,他睡了一月之久,那青昀他。 。 。

”说啊!”为什么不看他?

”娘?”

”刘伯?”

”宁儿?”

房中一片死寂,竟没有人敢答他。

他颓然垂手,是了,一月,青昀也只能撑十五天,这情况,谁敢答他?

心口泛疼,他吐出一口血。

”魏大哥,你怎么样?杜大人你看这。。”他脸色愈加不好了。

挥退不让杜大人把脉。 ”青昀可有说什么?”是否怨他不去探视?

”将军。。将军知道你受了伤,不怪你。。。只留下一封信,要我转交给你。”

”信拿来我看看。”

”这。。”她犹豫着,不敢给。这情况下,还让他伤神不好。

”宁儿,把信给我。”他沉声。

”给他。”知子莫若母,魏母先开了口。 ”看完便给我好好躺着,要去祭奠也得等你能站稳再说。”

这么大个人了,还让当娘的操心。

”孩儿..知道了。”魏梓风应下。

。。。。

魏梓风终于能下床走动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将军府,没了主人,偌大的府第很冷清,破败得她以为走错地方。

萧宁扶着他,一间一间地走,一间一间地看,人情冷暖看得多,仍旧免不了感叹,府中竟然没有一人留下。

前后两相对比,让人心酸。

听见后院有声音。 ”魏大哥,那儿还有个人。”总算剩下个有良心的。

”去看看吧。。”魏梓风淡道。

走得近了,他才看见那边地上还站着个身穿缟素的姑娘。

”你若跟了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为了那个短命鬼守什么活寡?”

刺耳的言辞让魏梓风俊眉皱起。

”苏尚荣。”萧宁气得握紧拳头。 "他以为他是谁?”

”啪”那姑娘甩了苏尚荣一个耳光。

暗暗嘉许,他也担忧,苏尚荣可不是随便能打的,怕是要出事。

”你敢打本将军?” 果然苏尚荣要还手,他在那之前先开了口。

"苏将军,何事动手?”

”原来是魏大人,这女人不知好歹,呸!”苏尚荣啐了一口,满脸毫不掩饰的鄙夷。 "本将军可怜她,看她有几有姿色,想收她当小妾,居然不领情,贱女人!”

苏尚荣见魏梓风神色淡淡不说话,抬脚便踹。

”苏将军,有事说便行了,何必动手。”往前一步,他不动声色地替她挡下。

”看在大人的面子,今天就饶了你!贱女人!”悻悻地收脚,苏尚荣见踹在他身上,只是干笑。

”将军,改日我到您府上去拜访。”他微笑,仿佛那一脚不是踹了他。

”那恭迎大驾。”魏梓风推托好几次,看来这次成了,苏尚荣嘴角勾起笑意,顺便告辞。

万事开头难,有了这次,下次应该就会食髓知味了吧. .

看着苏尚荣走远,他回身扶她。 "你没事吧?”

她抬眉,水眸噙泪 。 ”你是魏梓风?”

”是。”

”啪”又一巴掌,不过她打的是他。

”你这人怎么回事?”萧宁恼了,箭伤没好还替她受了一脚,好心没好报!

”宁儿。”摇头示意她别动。

”为什么?”他想知道,为什么她眼中会有浓得化不开的悲凄和恨意。

”青走的时候你在哪里?”青是那么信任他。 。 。 。

魏梓风静默了几秒。 ”你是沐娆?”

她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是了,沐娆,青昀未过门的妻。

她会那么恨他,应该的。

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何况是她?

从将军府回来后魏梓风愈加沉默,以往惜字如金的他变得更不爱说话,刘伯说,他常常坐到天亮,

萧宁念了几次,他总是说睡过了,你不在,不然便是看着她笑,说”宁儿大了,该找户人家了。”

”你呢?你怎么不?”她脱口而出。

”我?”他笑得温雅。 ”快了。”她没有当真,却没有想到,他是认真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娶其他人?”偏偏是沐娆?他难道不知道外面传得有多难听?

一进书房,她问得急切。

”我无所谓。”魏梓风敛眉,是白是黑自己知道便好,何需在意世俗眼光?

”是不是青昀将军要你照顾她?”不是自愿的,对不对?

他重诺,如果是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不,没有人拜托我。”自己若不愿,谁也不能强迫。

”还是"她好慌,怕他真的铁了心。

”宁儿,不用猜了。”魏梓风打断,握住她的肩。 "别再傻傻地为我付出,你也不小了,再拖下去都成老姑娘啦!"

他待她,无关情爱,即使有,也是兄妹之情,她从来都知道,但听他亲口说出来,真的好痛。

她倔强地偏头,不让眼泪流下。

傻丫头,他低叹,首度将她拥入怀中。

她一直为谁在蹉跎青春没人比他更清楚,只是感情强求不来,来生吧. .若有来生定不负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