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一千年 第一百一十三节权力的游戏(五)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第一百一十三节权力的游戏(五)

“没事!晴儿姐姐,你快告诉她们事情不是这样子的!”蕊儿哭诉道。

“我们念你们是长老,给你们留几分面子。但你们竟然这般不要脸,不分青红皂白就要上来欺负我们这些晚辈,你们还要不要脸?”晴儿怒斥道。

“大胆小儿,竟然辱骂长辈,我看你等分明已经被权力蒙蔽了双眼,一心想篡权夺位,夺取智慧权杖!来人啊,速速把逆子拿下!”柳长老怒斥道。

“放屁!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到底谁是谁非,自有公断!”李梦大声说道。

“你是谁?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插话的份!”曹长老直接怒斥道。

“晴儿,这个公子是谁。我观他气宇轩昂,绝非泛泛之辈。”魏长老问道。

“禀告魏长老,他叫李梦,和灵儿姐姐是一起的,就是他们在我遇难的时候出手相救,他们都是好人!”晴儿说。

“是的,魏长老,他们都是好人!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在乱礁海滩就死了!”蕊儿说起遭遇还心有余悸。

“哦?有这等事?”魏长老和莫长老低头交流着。

“请两位长老务必护他们周全,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蕊儿请求道。

“放心吧!有我们在,他们不敢拿你的朋友怎么办!”魏长老说。

“我还没找你小子算账呢,你竟然自己蹦跶出来了!你既然是他们的同伙,那么你就是我们鲛人族的仇人,我们和你不共戴天!姐妹们上,剁了这个狗杂碎,为族长报仇!”曹长老骂道。

“慢着,我看谁敢动!”魏长老挺身而出,挡在了刑罚堂的前面。

“难道你们怕事情败露,要斩草除根吗?是不是这样,柳长老、曹长老?你们的用心良苦啊!我想你们二人是最明白族长和孟倩长老怎么中的毒吧!”李梦说。

“放肆!你竟然敢在我们鲛人族的地盘上,对长老这般无理!刑罚堂定不饶你,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规矩!”曹长老说道。

曹长老刚要出手,但是被莫长老直接束缚住,动弹不得。

“莫长老,你快给老娘放手,如果再不放手,休怪我不念旧情!”曹长老愤怒的说。

“曹长老,你若想取这小子性命,等他把话说完也不迟嘛!难道真如这个小子所说,你和柳长老明知道族长死去的原因,却有意对我们隐瞒不成?”莫长老问道。

“哼!莫长老,你不要妄加揣测。老娘今天就卖你个面子,我倒要看看这人类小子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胆敢诬告我们,我绝不轻饶,而你们身为长老包庇罪犯,将被鲛人族除名!”柳长老说。

“行,就这么说定了!小子,看你的了!”魏长老说。

“多谢魏长老信任,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李梦说。

“速速下去派人查看箭笼牢狱的情况,我总是觉得不放心!”柳长老对曹长老传音道。

一个刑罚堂的人,趁着众人不注意,偷偷走进一间密室里,然后瞬间消失不见了。

“柳长老、曹长老,你们二人真是为鲛人族呕心沥血啊,真是一心为鲛人族着想啊,一切都替族长着想,不容易啊!”李梦阴阳怪气的说。

“咦,李梦哥哥,怎么夸赞起坏人来了?”晴儿问。

“晴儿,放心,李梦哥哥这么说自有他这样说的道理,慢慢听。”灵儿说。

“小子,你很懂事吗?你也知道我们两位长老一心为鲛人族着想了?”曹长老夸赞道。

“我呸!我觉得你的话犹如放屁,我都替你们感到恶心!”李梦语气一转,转身啐了一口。

“混蛋,你竟然敢骂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曹长老直接暴揍,但是被柳长老拉住了,“让他说。”

“你瞅瞅还是柳长老深明大义,哪像某些人胸大无脑!呵呵呵”李梦狠狠的盯着曹长老看了看。

“你混蛋,色呸,流氓,柳长老你不要拦着我,看我不生吞活剥了这个混蛋!”曹长老彻底暴走。

“让他说完,等下再杀他也不迟。”柳长老阴着脸说。

“长话短说,你们二位处心积虑算计族长和孟倩长老。本来按照族规,你们二位中的一个一定会接任族长之位,但是蕊儿的出现打破了这个现状。当你们得知蕊儿被族长定为圣女的时候,你们内心的美梦破裂了!你们一不做二不休,偷偷的在全族的饭菜里都下了毒,我没有说错吧!”李梦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曹长老和柳长老,怎么可能要对我们下毒?”众人议论纷纷,纷纷查看自己的身体。

“不用看了,你们是看不出问题的。这种毒药是无色无味的,如果单纯吃这个毒药,绝对不会毒发而亡。但是如果配合一种香料那就不一样了,如果嗅到这种香料就会如慢性中毒一般,慢慢死去。”李梦接着说。

“什么?你小子,可有证据?”魏长老大惊。

“我问你们,曹长老的关门弟子关月是不是前些时日送给族长和孟长老两个香囊,说是刑罚堂的弟子辛辛苦苦编制的,一定要族长和孟长老收着,是不是有这回事?”李梦问道。

“不错,确实有这回事,我听孟倩长老说过,孟倩长老还夸赞刑罚堂的弟子们有心了。难道就是这个香囊的问题?”晴儿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个香囊确实是我们辛辛苦苦一针一线编制而成,怎么可能会成为杀害族长和长老的凶器呢?”众人惊诧,人群炸开了锅。

“荒唐!难道你说,刑罚堂亲手杀了孟倩长老和族长?我看你分明就是信口雌黄,为的是掩盖你们夺取智慧权杖的事实!”曹长老怒斥道。

“哼哼!这也是你们高明之处。我相信刑罚堂的众多人都是好的,不想也绝对不敢干出这种离经叛道、大逆不道之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众人的好心被你们利用了!”李梦说。

“放屁!你小子真该死!”曹长老一言不合便抓起叉子就朝着李梦刺去,还好李梦闪躲及时并且魏长老出手及时制止。

“怎么?事情败露了,害怕了?我说的真不真,问下你的弟子关月便知!”李梦说。

曹长老面色铁青,柳长老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如果不把关月喊来,恐怕难以服众。

“怎么办呢?有了,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秘密!”柳长老心中大定,脸上露出狠色。

“关月在哪里,速速把他叫到这里来!”柳长老对一个人说着,不经意间使了一个眼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