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歌 第6章_晟少爷的小说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宫女捧着一男一女两套装束站在千晟殿门口,为首的宫女面色有些发烫,轻咳一声吩咐道:“昨晚皇子跟尹姑娘都累了,等下进去机灵点,轻柔点知道么?”身后宫女都俯身点头,为首的宫女轻轻推开门,没有旖旎的气氛,也没有该有的味道,神色迟疑的往寝殿里面行走,越走近那血腥味越让人作呕,颤抖的手拉开绸幔,此起彼伏的尖叫响破了整个千晟殿。。。

王后看着地上哆哆嗦嗦口齿不清的宫女,心下又急又沉闷,一位母亲的直觉和在宫内多年的经验让她开口:“本宫去看看渊儿,今日早上看到的宫女,一个不留。”伴随着来传话的为首的宫女的求饶声和沉重的心情,王后独自化为一阵无形的风向千晟殿行去。千晟殿一片死寂,她推开自己儿子的寝殿,一步一步向里走去,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想起宫女说的话:“王后,渊皇子,他,他疯了!”

她的儿子玄色的华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手里的剑满是血肉,俊美的脸上除了鲜血就是麻木的表情,北煌渊脚下的少女尸体已经看不出相貌,被一剑一剑的割下的肉散了一地,早上进来伺候的宫女除了为首的逃脱外,其余全都被北煌渊灭了口,满地的鲜血满地的尸体,北煌渊就坐在床边。

“皇儿,你长大了。”勾起唇角,王后缓缓将北煌渊抱在怀里,就像他刚刚出生,自己把他抱在怀里一样,她的儿子,无论做错什么事,都会被她扛下来,无论什么事!北煌渊闭上眼,颤抖的睫毛一滴泪水打在满是血污的脸上。

“可是,尹儿是你的血亲,是你未来的王妃!你不该杀她!渊儿,你不必自责,身为君王,未来的王座下必定是尸体,及时最爱的人,为了王位,也必定要杀,这只是个开始。。。”王后站起身,伸手,脚下的血污尸体化为飞灰从寝殿内席卷而去,若不是北煌渊身上的血污,真以为刚才一切只是幻想。

“我为你换了一批宫女,渊儿,你的一切,才刚刚开始罢了。”王后轻柔的抚了抚北煌渊的脸,缓缓离开。许久,北煌渊低沉沙哑的声音才在殿内响起:“就算是为了王位,杀尽三界,我也不会动顾沉,我也舍不得让你们动他。”

王后的行事,让冥王毫不知情发生了什么,一切的一切,就像完全没发生过。狐族的三公主私自跑去岩浆河畔,失足落下岩浆河,尸骨无存。王后在狐族内哭成泪人,连声自责自己这个姨母没有好好照看侄女,连尸首都没带回来,狐王往后虽觉得蹊跷,痛心疾首,却看着冥族一众人前来赔罪,又把自己女儿奉为三皇子王妃,也不好过多往深里查,此时便不了了之。王后多次问道为什么杀尹公主,北煌渊只是淡淡开口:“她该死。”王后也不好深究,只能扼腕自己儿子的不懂事。

北煌渊勾起唇角,只要顾沉没事就好,骑着麒麟向书院飞去。

“顾沉,身子好了没?”北煌渊不见顾沉几天,只觉得自己向几百年未见一般,看着顾沉清俊的脸就觉得整个人都舒服安心。顾沉从花丛里抬头,满是惋惜的看着北煌渊道:“王妃的事,我恨遗憾,你别太过难过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节哀。”

北煌渊愣了愣,将顾沉抱在怀里缓缓开口:“她死的很值得。”顾沉正不明白为何,只见北煌渊放开他,笑着说:“现下三界都在传我北煌渊煞气太重克死了自己的王妃,本来还有几家想要做侧王妃的全都把自家女儿藏好不想进冥界了,哈哈哈,也好,省的我心烦。”顾沉一脸担忧的看着北煌渊,满心都是认为是不是打击太大让北煌渊心智有些不清楚了。拉着北煌渊的手一脸认真地说:“渊儿,这种想法有不得啊,你身为储君,绵延子嗣是你的职责啊。”北煌渊看着顾沉的脸,垂首在他耳边低声说:“顾沉,你若是女子,必定我的发妻!”顾沉心下暗叹,完了完了,失心疯越发严重了,心下焦急的不行,想到若是替他找个女子填补心中痛苦,或许会舒服些。

顾沉这几日一直在寻思为北煌渊找个女子作伴,想到自己平时也不与人打交道,只有仙界几位神尊有些熟,掐指一算果然有几家女子适合,便一遍教导北煌渊,一遍向冥王递上奏折表示自己想回荒芜一趟,冥君心下念顾沉多年来悉心教导,身为族长还亲力亲为,便也答应了。

北煌渊修炼完便去到书院,四下寻不到顾沉,便进了他的房,看见案桌上有几个卷轴,打开后只见全是自己的画像,练剑,品茶,栩栩如生,心中一阵激动,莫不是这呆木头开窍了!!平复下心情,坐在顾沉房间里,内心激动的品着茶。过了许久,只见顾沉一身白衣进来,北煌渊从没见过顾沉着白衣,只觉得宛若皎月,美得让自己窒息。

顾沉看着目光呆直的北煌渊,颇为不好意思的一笑,“我打算回荒芜一趟,这白衣是顾家族长穿的衣服。”北煌渊听见他的话心下一惊,拉住他的手连忙问:“你要走?!”顾沉顿了顿,回答:“是呀,不过我要回来的,短则一月长则三个月。”

“不行!”北煌渊的样子几乎要吃人了,攥着顾沉的手就是不肯放开。

“渊儿听话,我是为了你呀,你看,你的画像我都带上了。”顾沉无奈的劝告北煌渊,自己是为他找对象呢!这浑小子,不懂事。

“是,是么?我的画像,你要带在身边?”北煌渊一颗心快要跳到嗓子眼,放开顾沉的手,看着他收好自己的画卷带在身边,自己则觉得苍天啊,顾沉终于开窍了!

顾沉收好东西,拿出一面扇子,往扇把轻轻一吹,不久外面就传来了一声飞禽的声音,顾沉打开放在桌边的黑伞,撑起黑伞出门,北煌渊还一颗心小鹿乱撞,神魂颠倒的跟出门外,看见一只巨大的雪雕在门口,顾沉伸手拍拍雪雕的羽毛,便坐了上去,雪雕张开翅膀在冥界上空盘旋一圈,便慢慢飞离冥界。

待北煌渊回过神来反应顾沉要有一个多月见不到,就想跪在地上痛哭。顾沉,你这个坏人,坏人,坏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