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龙 > 第一百零七章血煞神威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戴着凶神恶煞面具的长老随手一挥,护着歃血剑的玻璃罩消失不见,猩红色的血气在偌大的空间里震荡,十几米高的书架发出微颤的声响,所有人皆是下意识的用手臂挡住了突然扑面而来的神威,苏燮也不例外。

“歃血剑,传说两千多年前,一位来自海神州的远古高人屠杀了一只成精了上万年的龙,能成功修炼到万年的龙已经不是寻常族类,它是一位龙族君主,后人唤名为血煞,杀死君王血煞后,那位高人并没有将龙纹吸收,反而取走了血煞的骨髓血将龙纹一同熔铸进一把铁剑里,并且这把铁剑也是从天外的海神州带来的,材质特殊,乃是一块神铁。”

凶恶面具的长老对着空气探出手,紧接着嗖的一声从不知名的地方飞来一片竹简,竹简悬浮在他面前,意念一动,竹简自行打开,一行行金体秀字浮现出来。

“拿龙族君主的骨髓血和龙纹制成一把全新的剑,取名为歃血剑,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可破一切妖气毒蜃,即便是七级的灵术师也不能与它相比,在破除毒虫妖气上,歃血剑仅靠神威便可驱散,它是首屈一指的,这是世间仅有的一把神器,更是我们道馆的镇馆之宝,就算是澜州最强大的势力也没有此等宝贝坐镇。”凶恶面具的长老读着从竹简上浮现而出的字,脸上尽显自豪,作为流奕馆的长老,能亲自保护看守这样一把神器,当然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沉默许久的常山长老开口道,语气低沉:“的确世间罕有的至宝,流奕馆能拥有它,还怕有一条会没落吗?”

秦沉低垂着头,陷入沉思。

“不,即便我们有这把神器,可却连握一手的资格都没有,我们决不能将道馆的希望完全寄存在这把剑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拿起它,歃血剑蕴含的是龙族君主血煞的力量,那种力量已经接近万年级别,我们在它面前渺小的如同一只蝼蚁。”煞白面具的长老否定道。

“说的是,它大概只能永远作为镇馆之宝沉寂于这里吧,歃血剑目前对我们的用处来说,就只能充当第四关入门考核的器具而已。”秦沉长老咳嗽着,嘶哑的声音透露出隐隐的失望。

苏燮望着这把歃血剑,忽然按住了后腰上的刀鞘,蜂鸣声一响,眼前的这把剑使他想起了鸿影刀,当时独孤麟掌门也说鸿影刀是四海八荒再也找不到第二把相同的神器,可如今在流奕馆的藏经阁再次遇见了堪称世间绝无仅有的神器。

他想这是不是有点互相矛盾,但看着长老们那满脸无可奈何却又稍显自豪的神情,让苏燮觉察到一件非常有共同性的地方,歃血剑就如同鸿影一般,可望而不可及,从旁人的话意可以看出,这把神器还不是他们这些凡人可以接触的。

只是歃血剑的故事更加被神化了,听起来有点夸张,虽然不知道这把剑是不是用龙族君主的骨髓血和龙纹制造而成,但那令所有长老忍不住跪下来膜拜的神威,却是比鸿影刀的气息还要恐怖。

凶恶面具的长老收起了竹简,“看都看了,那就开始吧。”

“上来吧!”

伴随着一声命令,苏燮收起了思绪,一步步走上前去,走到台阶上,脚上像是被栓了两块大石头,在听完那个传说后,离歃血剑几米远的地方再次看过去,仿佛直面那位万年级别的龙族君主,心中的负荷越来越重。

凶恶面具的长老说道:“你能在这把歃血剑的神威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就算考核通过,我会根据时间递进的长短逐渐提高歃血剑释放的神威,你可以使用你的辅助道具,但它只能抵挡少许的压力,大部分还需你自己来承受。”

煞白面具的长老在木案上点上一炷香,白烟袅袅升起。

苏燮拿出了那颗水晶球,盘坐而下,将其放在距离膝盖几厘米远的地方,“我准备好了!”他深吸一口气,双手随着吸气的节奏上升到胸部,吐出一口浊气的那刻,天启四阶的威压铺天盖地,如滚滚海潮般袭来。

凶恶面具的长老张大了嘴巴,那双黝黑的眼洞里闪动着震惊的光,“这……这小子,竟然是天启四阶的修为!”

要知道,如今流奕馆最强的内门弟子,李王敬,乃是天启六阶的修为,但他却比苏燮大了整整四岁!

一开始他们也只是抱着赞赏苏燮坚定意志的精神看待他,却不曾了解到这个才仅有十六岁的少年,竟然已经有着超乎寻常年龄的修为。

这句话一出,煞白面具的长老同样时吓的连连后退,秦沉、常山两位长老激动的站起身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这是天才!真正的天才!

实际上苏燮只是把龙血催动到狂躁的状态,才提升了一阶修为,自己的真正修为是天启三阶,但他不想告诉别人自己拥有这种能力,他以前很少被别人用惊叹的目光相看,所以今日起,他想体会一次被什么叫做骄傲的感觉。

“看来,我果然是小看了这个小鬼!”凶恶面具的长老自言自语道,突然面容一狠,手中蕴含着狂暴的武力,对着歃血剑释放出去。

用武力激发歃血剑的神威,只能凭空输送,就像他们自己所说,无法靠近这把剑,更不用谈触摸。

苏燮那招透视的能力再次消失不见,但他清楚此刻身体周围已经萦绕了重重血雾,武力进入歃血剑剑身的那刻,六道红色的流光从中间释放出来,在空中旋转一周后扩散成一张大网,罩住了盘坐而下的苏燮。

神威一出,仿佛有远古龙王的怒吼声在脑海中响起,这个声音没有任何人听到,除了苏燮,此时只有他处在被龙王血煞压迫的领域中。

“呀啊!”

苏燮大吼一声,如山般的压力感施加下来,浑身的皮肤紧绷,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揪的生疼,脖子处犹如承受千金万鼎,但他稳住了心神,气沉丹田,天启四阶的威压守护着他,开始逼退歃血剑的神威。

腿边的水晶球即刻绽放出耀眼的紫色霞光,腾空而起,飞到苏燮的头顶上,顿时间紫光大盛,歃血神威毫不示弱,从四面八方袭来,但一部分却被水晶球的紫光弹退,另一部分被苏燮的天启四阶威压给扫了回去。

“还没完呢。”

凶恶面具的长老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将手中的武力提高到了天启二阶,歃血剑猛的一震,似有非有的龙吼声在强烈的颤抖中响彻起来。

“歃血神威,果然不同凡响,你听这充满了愤恨的怒吼啊,浸透了一个君王多少年的绝望与痛苦。”秦沉长老像个神叨叨的巫婆,用他那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

与此同时,血光闪动,领域神威加强,歃血剑释放出无数道流光,在屏障的上放方速聚集,可以用肉眼看见的红色流光化作一只大手,压在了苏燮的身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