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羡余 十一、喝点什么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走啊走啊余晗,你带几瓶水下去,叫邓黎君带点云南白药喷雾先备用着。”周韬边走出教室边对我嚷嚷,邓黎君在门口堵住他:

“有没有搞错,我们拿东西你去干嘛!”

“马上就要篮球赛了我要去指导一下我们的男篮啊,我会顺便过去看看女生的热身赛的,放心吧啊!”周韬像好哥们一样拍了拍邓黎君的肩膀,然后推开她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哇有没有搞错!还有没有点绅士风度了!”邓黎君翻了个白眼,手往腰间一插。

“你这样也很没淑女风范哈哈哈哈!”我看着她怒目圆睁的样子笑出了声,然后平静下来问她:“那你去不去啊?”

“当然要去看了,毕竟我热爱班集体。”邓黎君大手一挥向我走过来,一把搭上我的肩旁,“走!去办公室拿点云南白药和矿泉水!”

“好嘞,顺便叫上江碧让她帮忙拿水!”我对邓黎君狡黠一笑,“而且,我们三个人一起看杨早早打热身赛多好玩。”

江碧二话没说跟我们一起拿了水和备用药就火速杀去了篮球场。

“诶?周韬那个家伙也在呢,不是说要去指导男篮嘛!”邓黎君远远地从篮球场上的两队人马中看到了周韬。

“指导什么啊,今天男生也没练习篮球,都来看女生打热身赛了。”江碧在旁边鄙视道。

“这个家伙太懒了,东西全让女生拿,是吧吼!”我抱着几瓶水用胳膊肘碰了碰江碧和邓黎君。

“你就算了吧,你这个后勤队长本来就是管这些的!”邓黎君对我白眼一翻。

“怎么回事!不是一起抨击周韬的嘛!”我吼她。

“好好好,抨击他,晗晗不气哈!”江碧拿着云南白药在我眼前晃了晃。

走近了发现赛前指导刚好结束,热身赛正巧要开始。

“那个,水先放旁边啦!”我指了指篮球场旁边的空地,示意我们班的男生指导队员。

“好,你们三个快过来一起看啊!”周韬一手指着篮球场上的女生,一边兴奋地朝我们大喊,“邓副队长快来喊加油啊!”

邓黎君不屑地撇了撇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我和江碧扯着靠近了球场。

“快快快,我们给她们摇旗呐喊加个油先!”江碧拍了拍邓黎君的胳膊,“先喊杨早早再喊成雨然后李希和张思洁!”

“啊啊啊杨早早成雨李希张思洁!加油啊!”我们三个一起冲着球场不顾形象地大喊。

球场上原本就只有低低的讨论声,不算热闹。这样一叫唤,大部分人都被我们这一大叫吸引了目光,齐齐朝这边看过来。

这目光中不仅仅有杨早早成雨李希和张思洁,还有林渊。

有点、丢脸啊。

触及到他们的目光,我别过头去假装认真地看了看别的方向,直到感觉传来的目光没那么炽热,我才小心翼翼地把视线转过来。

即将上场的四个女生看着我们笑意盈盈。

不远处的林渊正低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地面,似乎也笑意盈盈。

“哇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去拉拉队啊!”邓黎君似乎没有被别人的目光影响到热情,拍着江碧的肩膀超大声地笑了出来。

江碧也没觉得气氛有什么不一样,也跟着邓黎君一起笑:“我才想起来杨早早本名叫杨晚晚,真的是,怎么能在这么严肃认真的场合叫别人的外号哈哈哈哈……”

我看着她们两个,也微微地跟着笑。

确实也没什么觉得丢脸的啊。

比赛嘛,当然要有啦啦队,当然要有呐喊和加油。有什么好因为被别人听到看到就感觉丢脸和不自在的。

而且,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会觉得不自在呢?

正想着,林渊朝我们这边走过来。目标是我。

——不,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是走过来找我的。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和反应他是向谁走过来之前,他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

“有点事想跟你说。”他声音低低的,没有想让太多人听到的意思。

我轻声说了一句“好”,抬头看了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笑意还没有完全褪去。

然后他没有再对我说什么,转过身就向前走去,似乎早就笃定了即使不再说别的多余的话我也会跟他走。

我回头看了看江碧和邓黎君,指了指林渊的背影,示意她们我要过去一下,得到她们毫不耐烦的摆手之后,我小步跑着跟上了林渊的步伐。

篮球场上的吕苑看着林渊带我离开,似乎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开口,只是扯出了一抹笑意,对班上的女篮队员说了句“加油,好好打”。

我其实对于林渊要带我去哪还是大概有个方向的,我不至于因为沉迷学习不能自拔就忘记前一天他跟我说的,大约篮球热身赛之后去图书馆找找资料找找灵感。

所以当我发现他走的并不是通向图书馆的路时,我在他身后停住脚步,开口叫住了他:“不是去图书馆嘛?”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要去图书馆了?”他微微放慢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头微微一偏示意我接着往前走。

明明昨天是你说要去图书馆的嘛,还“什么时候说”。我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但还是迈开脚步我,很乖觉地跟了上去。

他好像刻意放慢了一些脚步,好让我跟在他后面半米的距离,踩着他的脚印勉强可以走得不急不缓。

他带着我径直穿过了一条林荫小径,在学校的读书角停了下来。轻车熟路地把椅子从桌子下面拿出来,示意我过去坐;然后自己拉出了旁边另一把椅子,坐下。

我边往椅子上坐边偏头看向他,略微有些迟疑地开口:“现在……在这里讨论?”

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两秒,然后噗嗤一笑,站起身来:“没有,今天不讨论了。你先坐在这里等我两分钟。”

我不明白他的笑意从何而来,可能我的小心翼翼在他眼里看起来非常笨拙。

我也不知道这两分钟里他要走去哪里要去干什么,可能是想换个地方静静笑完。

事实证明林渊并不是那么喜欢嘲笑我——当他拿着两杯金桔柠檬茶再次向我走过来时,我开始意识到这点。

他把其中一杯放到我的面前,然后在我对面坐下,端起另一杯喝了一口,眉毛皱了皱:“这个怎么这么酸?”

然后看看自己手中的饮料,又指指我面前的饮料。

我有点惊喜又有点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拿起面前的饮料喝了一口,一脸真诚地看着他:“没有呀,我觉得挺好喝的。”

想到他前一秒皱着眉头的样子,我还是没憋住真诚,笑出了声。

原来是我比较喜欢笑他。

他又看了我一眼,接着带着怀疑又喝了一口。这次没有把眉毛皱得那么明显,淡淡地开口:“我以前都没买过这个。”

“那你今天怎么突然想到喝这个啊?”我一边喝一边含糊地问他。

“因为感觉女生好像都比较喜欢喝这个。”

我喝饮料的动作一顿。

半秒之后我抬起头来,漫不经心地用吸管搅着杯子里的饮料:“其实我还好,吃得杂不挑食。”

见他没反应,我抬起头看向他。他也刚好看向我,相视一笑。

于是我那好死不死的尴尬和不自在又出现了,随之而来的是极力想破解这种气氛的口吃:“那个你……你还没有说要跟我说什么事呢。”

说完这句话我不再看他,继续默不作声地喝我的饮料。

“噢,我就是想说待会篮球赛之后可能不能去图书馆了。”他又喝了一口,“你们体委跟我说待会热身赛散了之后叫队员们一起去吃顿火锅。我本来想着不去吃也没事的,不过大家打算讨论一些后续训练的事情,所以……”

难得一次性听他讲这么多句话,我也颇为“善解人意”地对他一笑:“没事呀,我们可以下次再去嘛,也不着急。”

“嗯……好。”他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接话。

我晃了晃手里的杯子,突然又有点好笑地看着他:“不过你为什么叫我来这里说啊,你刚刚直接在那里告诉我不就行了嘛。”

“之前都约好了突然间爽约好像有点对不起你。”他看着我,语气说得坦然,我倒是看不出半分“对不起”的样子。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为什么来这里,反倒先说起了“对不起”。我看了看手里的金桔柠檬茶——这是用这个来跟我“赔礼道歉”的意思吗?怎么还有点可爱。

于是笑点低的我又忍不住笑出了声,举起饮料看向他:“那你觉得给我一杯这个,这事就翻篇了?”

他知道我在开玩笑,也配合着我:“你要是想两杯也行。”

一番交谈下来,他的那杯已经快喝完了,我还剩了一大半。

“你不是说太酸了不喜欢喝的吗?那你还喝那么快。”我盯着他手里的杯子。

“感觉以后可能还会再喝。”他晃了晃杯子,把最后一点喝完。

“我们下次可以不喝这个啊。”

——话音刚落我又感到一阵尴尬。他说以后可能会再喝,又不是要跟你一起再喝!自作多情个什么玩意!搞得好像我真的想跟他喝很多次一样,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了避免尴尬,我若无其事地接着开始喝饮料。

然后我又听到他低低地笑出了声:“好,下次不喝这个了。”

饶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我也意淫成了“好的宝贝儿,你说什么都行,就听你的”等等一系列羞耻的句子,霎时间感觉脸一烫。我赶紧喝了一大口冰饮料压制住我的燥热。

尴尬啊。

最怕我突如其来的自作多情,更怕他甘心乐意的彼倡此和。

这时候顾说他事是最明智的选择。

“诶……我觉得我们得先回去了,不然都看不到热身赛了。”

话刚落音,林渊又扯开嘴角微微一笑,继而抿抿嘴唇:“好,走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