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aboutyou 第3章_北十三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那天晚上泉到底还是在笨蛋家里住下来了。

家人在听到他打算外宿在同学家时多少有一点意外,不过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对十几岁的大男生来说,这原本也就应该是非常普通的事。不过回家一趟再折返实在太麻烦了,眼下还是道路拥挤的高峰时段,怎么想都是十足的浪费时间。Leo没给他机会再思前想后,拉着人往房里走,手劲意外地大,泉半推半就地跟着他进了门。

晚餐是炸汉堡肉——出自Ruka的强烈要求,泉的表情里有一点非常明显的不爽,但是他又不能把这样的不爽发泄到小姑娘身上。他用木铲拨弄着锅里的肉排,斜眼看了一眼旁边的Leo。那家伙正坐在流理台上,不紧不慢地往一沓稿纸上写谱子。

通常运转。泉这样想着,在路过的时候抬脚踢了踢对方的小腿:“我可不能吃汉堡肉啊。”

“唔,嗯嗯……那濑名就吃自己喜欢的东西。想吃什么呢?最可口的食材是鲜美的灵感哦。”Leo有些心不在焉地胡说八道着,手上又往下写了两行,停笔之后才抬起头来,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泉想了一会儿,然后猛地一拍手,“啊!濑名要找的宝物在冰箱里!”

泉按照这个提示,在冰箱里找到了一盒蔬菜沙拉。月永家没人习惯吃这个,应该是特地为他准备好的。

……也不知道是应该先感谢一下对方有心还是自嘲一下真是可怜比较好。他想。

让只能吃沙拉的人看着其他人吃汉堡肉未免太过分了。泉在很快地吃完自己的晚餐后便去了Leo的房间。应该把今天带回来的那些书本稍微整理一下的,等到带回家的时候也会更方便一些。

在本人也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泉一面整理着书本,一面带着堪称轻松愉快的心情哼起小调来。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两个脑袋一上一下地探进来一点。Ruka看起来还有些被撞破的尴尬,而Leo倒像是完全没犯什么错似的,终于找到了放弃忍耐的契机,大笑着推开门冲了进来,从桌上抓了一叠空白的稿纸开始书写。

“——超棒的,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依然不算是动听,但是濑名的歌声再次帮我找到了灵感!要划分的话,应该是最为珍贵的那一类吧!糟了糟了,不快点写完的话就要来不及了……”

Ruka也跟着进来,看起来还是很窘迫的样子,泉连忙抢在对方开始向自己道歉之前开了口:“没事——Ruka,你哥哥的旧课本都是放在哪里的?”

小姑娘指了指Leo的床底。

也太麻烦了。泉不爽地啧了一声,然后还是大发慈悲地弯下腰去把自己之前顺手也帮忙整理好了的,属于Leo的一摞书本推了进去。在他小心地钻出来时听到了Ruka有一点点跃跃欲试的声音。

“……那个,泉哥哥,是哥哥的朋友吗?”

泉一瞬间差点下意识地拒绝,他想转过头去看着Ruka说话,结果被床板猝不及防地撞了一下头。

说真的,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关系是不是就可以被定义为朋友了。应该算是吗?他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人际关系,发现自己在这个话题上很是缺乏经验。

Leo是他的……同班同学,同一个组合的伙伴。最初他们就是这样向Ruka说明的。那时候好像谁也没有特意提一下“朋友”的概念。心里飞快地掠过了一些之前的画面,泉揉着自己的后脑,看了一眼还在兴致高昂地创作的Leo,又看了看被这个小变故给吓了一跳的Ruka,本着解决麻烦优先的原则而点了点头。

效果立竿见影,小姑娘似乎一下子就忘记了刚刚的小插曲(但还是明显担心地看了好几眼泉的头)。她细声细气地说自己要回房间去了,看起来高高兴兴地站起了身。

泉想了想,不知怎的就脱口而出了心里想到的那个问题:“你哥哥的同学……朋友什么的,会经常到家里来吗?”

“没有哦。”Ruka在门口回身说道,“除了泉哥哥之外,还没有别人来过。”

并不是应该感到意外的事,可濑名泉还是觉得自己之前的思路因为这个回答又一次地被打断了,他又朝Leo的方向看了一眼,好巧不巧地被一张新写好的乐谱糊了脸。

“今天就从这个开始练习吧!”月永Leo用完全不容辩驳的语气大声宣布。

唱歌要怎么才能变好呢?

如果要简单地概括一下的话,基本是可以用“多加练习”来不出差错地形容的。但是具体实施起来的过程,把四个字扩写出一万倍的长度恐怕都不足以详细描写。后来的濑名泉也觉得,就算再怎么有作为往事的加成,练习唱歌的过程也依然是不折不扣的黑历史——足以让人完全不想回忆的那种程度。

好在月永家只有他们三个人在,说实话,如果还有长辈在家的话,泉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在这里练习的。

“但是真的很好玩嘛!”Leo坐在地板上笑着说道。他身边被凌乱地书写过的草稿似乎又变多了,也不知道这样的单人演唱会究竟给他带来了一些什么样的灵感。

泉一口气喝下了大半杯水,随手卷起一叠乐谱用力敲了两下Leo的头,后者则完全没有被他满脸阴云密布的神情所影响,就势往下一滑就躺在了地板上,还是在笑个不停。

“我要回去了,”泉把手里的谱子扔在Leo脸上说道。

他倒不是因为真的生气了之类的原因才这么说的。这些天里他断断续续地在月永家留宿了几次,但也有要去做其他工作的时候。比如明天有个一早就要去参加的摄影工作,泉这天原本也应该早些回家去做点准备。

Leo早就听他说过安排,看起来现在也并没有忘记。他把盖在自己脸上的稿子推开一点,只露出有眼睛的上半张脸,在书页底下说话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就有点闷声闷气的:“要是可以一直练习的话进步会更大的吧……”

“回去也可以练习啊,”泉耸了耸肩,“如果你什么时候要让整个组合的人一起练习的话,也不能让大家都来你家——哦,”他顿了顿,意识到这个想法好像真的是可以没什么障碍地实现的,“……你是这么打算的?”

“没——有——”拉长了声音的回答。

泉从地上捡起自己的东西,有些粗暴地塞进背包里:“所以……”

“因为我很喜欢濑名嘛。”Leo维持着那个仰躺的姿势,理直气壮地截断对方的话而说了下去,“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还有……哎呀,总之,我那时候就因为听到了濑名的声音才会去找你的。果然是最适合唱歌的声音了!”

“哈啊?原来耳朵坏了也能写曲子吗?”泉提着背包站直了身子,朝着人随意地挥了挥手,“我走了。”

“明天——”

“我知道啦,你真麻烦啊。”泉说,“原本也没有多久的时间……假期都要结束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