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江湖 第11章 白玉书生杀人案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个月之前,有主顾出重金雇雁难归杀人,看起来似乎是一桩稀松平常的买卖,被杀的人是冯记药房的主人冯长生,有点小钱,没什么实权,不懂武功,贪财,好色,平庸。

似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怪异,可没有怪异才是怪异所在。

因为没有人会出这样的一笔钱去杀一个平庸的人。雁难归下手那天,冯记药房内异常的平静,门口的血色灯笼在风中忽明忽暗的摇晃。

杀人的过程,异常的顺利。因为雁难归到的时候,冯长生就已经死了。而杀掉冯长生之人,正站在雁难归的眼前。

从反应上看,那人似乎并不知情,却因被雁难归看到了容貌,而起了杀念。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雁难归重伤逃到了凤仙居。

聂语亭掐了一颗水晶杯内的葡萄边嚼边问,“伤你这人是什么来头。听这手法,好像有点意思。”

雁难归眼神里透着寒凉,他冷笑道,“岂止是有点意思,简直是大有意思。这个人从样貌上来看,只是个十岁的孩童。”此言一出,整个屋里都静了,雁难归并不诧异,继续说,“但他除了样貌之外的一切都与常人无异。”

聂语亭先开的口,“缩骨?”

宋淮音反驳,“不可能,缩骨之人不会如此灵敏。除非此人有别的帮手。”

雁难归摇头,“只有我们二人。淮音,江湖上可有此人的传言?”

宋淮音言,“二十年前江湖上有位白玉书生,生来不老,长着一副孩童的样貌,却武功高强,杀人如麻。但传言,白玉书生在二十年前死于仇家暗器,已经二十年没有消息了。”

秦白玉沉默良久言,“你可听说过白玉书生的玉萧童子?传言,白玉书生的身边跟着两位玉箫童子,生来和那白玉书生一样不老,不死。”

朱云婴眼珠子转了转笑道,“也有人说,那白玉书生因自己异于常人貌如孩童,性情大变,四处搜寻俊朗的男童,采其精血,我看那两位玉箫童子也难逃此劫...”

聂语亭揉了朱云婴的脑袋一把说,“一个女人,那么八...难嫁...”朱云婴一把抓住聂语亭的手,张嘴就是一口,聂语亭疼的嗷嗷叫,“我靠你丫还真咬啊...!”

俩人满屋追打满屋跑,秦白玉问雁难归,“这次的买家是谁?”雁难归说,“主顾姓林。叫林檀。”看他那表情,显然并不知道林檀是谁。秦白玉只觉一股酒气从胃里顶了上来,恶心。

半晌,林府,林檀书斋内。秦白玉问林檀,“听说白玉书生最近重出江湖了,不知林公子可有耳闻。”

林檀微微一笑,目若寒冰,“巧了。我手上来了桩生意,也跟这白玉书生有关。我需要拿到一件东西,但当我雇的人赶到现场之后,发现这件东西已经被别人拿走了。这个人是白玉书生的人,而我需要你帮我杀了那个人,毁掉那件东西。”

秦白玉问,“那件东西是什么?”林檀意味深长的一笑,“一个盒子而已。明天傍晚出发。明天早晨我带你见一个人。”

翌日清晨,天未亮,林檀带着秦白玉进了砚宫。砚宫很静,古木参天,如雪的梨花落了满地。林檀带着秦白玉到了祈帝的寝宫门外,门内走出一位笑眯眯的姑姑,五十岁上下的模样,她是皇帝身边的长宫女。

姑姑笑眯眯的对林檀说,“皇帝在梳洗,林公子稍等片刻。”却听门内传来缓慢滞重的男声,“无妨,进来吧。”

屋内黄袍男子坐在梨花榻上,闭目喝着茶,手中转着一串檀木佛珠,他睁开双眼,看着林檀与秦白玉毫无架子的微微一笑,“坐吧。”

有人说,世界上最危险的人,是让人感觉不到危险的人,祈帝就是这种人,儒雅的阴谋家。他的笑意,总能让人瑟瑟发抖。林檀对祈帝言,“皇上,秦白玉带到了。”

祈帝点点头,做了个手势,长宫女手捧锦盒递给秦白玉,接着祈帝说,“一路上甚是凶险,希望这几样东西能够帮到你们。”

出砚宫的马车上,秦白玉打开了锦盒,锦盒内有三样东西,一瓶砚宫的创伤药,一对淬了毒的七星耳坠和一把青玉雕成的扇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