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 第36章

耽美同人 2020年02月15日

执念放下,万般自在,心清如水,水明如心。心中自有一片净土,承载着一切繁芜。

次年初,公孙云霁让摩格梭格族的乌苏哈和乌苏善王子返回云州,云州从此未再作乱侵扰周边其他州郡,灵泰王朝与云州摩格梭格族和平往来,未有战争发生。二十三年后,公孙云霁龙驭归天,慕容星离离开皇宫,从此不知所踪。在离开皇宫的那一刻,慕容星离心中的喜悦多过悲伤,知己离去,或许可以在另一个时空重逢,无论是吴书杰和施然,还是慕容星离和公孙云霁,只要两人是知己,便不惧分离,无论在哪个时空,他都希望彼此能安然老去,看到彼此白发苍苍,心里也安慰无比。

清溪畔,落日照,慕容星离艰辛的躺在了溪边的一块巨石上,岁月已将他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他的四肢早已不灵活,可思维还很清晰,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此刻都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落日余晖下,清晰田园情,其实是公孙云霁一直向往的,他和云霁一样,也分外向往,两人等候了几十年,终于可以在此刻,到了真正的世外桃源,这里,不会再有恼人的纷纷扰扰,这里,只会有最纯真的微笑,这微笑,是来自内心深处最美丽的舞蹈,其实,世上本无净土,心清净了,便处处是净土。夕阳明晖下,慕容星离微笑着,他想在暖暖的夕阳下做一个美丽的梦,他此刻的心情,便如夕阳一样美丽,也许,一梦过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叮铃铃——”慕容星离被一阵嘈杂的声响所惊醒,夕阳不见了,余晖不见了,溪水的潺潺声,也消失在了他的耳际,他略微感到不安,那些他抓住了的美丽,正慢慢的流失。

他的大脑进入了完全的空白状态,陷入了虚空中。

“阿杰,怎么回事?”一声呼叫,破碎了慕容星离的虚空,阿杰?是谁?谁是阿杰?

直到一个中年女人闯进了慕容星离的房间,慕容星离才恍然惊觉自己已经离开了梦境。

“阿杰,怎么还不起床?”叫他的,是他的妈妈。

“你叫我阿杰?”慕容星离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面对着一脸茫然的慕容星离,女人只觉吃惊,任时间匆匆流去了许多,慕容星离才察觉到面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妈妈,她叫他“阿杰”,是因为他本身就叫吴书杰,他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那本他翻过的书,还放在原来的位置,还是原来的页码,他是吴书杰,那么,慕容星离呢?那个千年前的自己呢?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自己,是自己么?夕阳何处?清溪何在?那美丽的一切,那真实存在过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一场梦?

慕容星离起床,拉开窗帘,阳光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他的房间,整个房间一瞬间变得光芒夺目,也温暖洋溢,没错,这是他的房间,他去吃早餐,想到了施然,他想去看看施然,不知施然现在是否安好,施然应该还在医院里,他慢慢的吃着早餐,妈妈在不停地催他,他也不着急,更不感心烦,离别了千年,妈妈的唠叨,也显得无比的亲切,可是,那千年的时光,又去到哪里了呢?

吴书杰帮妈妈洗了碗,拿起手机,愣了半天,才琢磨会了怎么使用它,手机对吴书杰来说也陌生了不少,他找到施然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拨了过去,施然的电话号码竟然是空号,吴书杰出了门,去施然住的医院找他,问遍了医生和护士,他们都说医院中没有住着一个叫施然的人。

“难道阿然出院了?”

吴书杰出了医院,往施然家开的“大自然”花店走去,他想快些见到施然,想确定他是否安好,他希望施然安好,像云霁一样,和他游遍千山万水,也能找到一个像启芒山一样的地方。到了大自然花店,吴书杰见到了施然的父亲施大海,施大海正把一个长大了的仙人球移到一个大一些的花盆中。

“叔叔。”

吴书杰礼貌的向施大海打招呼,施大海停下手中的活,笑道:“请问您要看些什么花?”

吴书杰说道:“叔叔,施然怎样了?他出院了么?”

施大海疑惑道:“施然?谁是施然?”

“施然是您儿子啊,我的朋友。”

“我儿子?”施大海笑笑,“年轻人,我哪来的儿子呀,我倒是希望我能有一个儿子,可惜呀,这二十三年来,都是我们老两口相依为命的呦。”

听了施大海的这番话,吴书杰不由得愣在了原地,施大海怎会没有儿子?施然又怎么会了无音讯呢?

吴书杰来到了宁光寺,找到了净来大师,他问施然究竟在何方,净来大师只专注的念着吴书杰听不懂得经,等大师念完经后,吴书杰再度问净来大师有关施然的事情。

“大师,阿然在哪里?”

“在他应该在的地方。”

吴书杰听到这里,心稍稍安定了一点,这么说,净来大师很可能知道施然的下落。

“那他应该在哪里?”吴书杰再问,大师沉默。

“大师,我所经过的千年之前的那一切,是真还是梦?云霁是不是就是阿然?”

净来大师说道:“既然梦已经醒来,再关心亦是徒然,是真还是梦,又何必执着,人间一切,不过梦幻泡影。”

吴书杰说道:“大师,我想见到阿然。”

净来大师说道:“他只是梦幻泡影,见来何用?”

吴书杰说道:“我想知道他是否安好,知道他还好,就足够了。”

净来大师说道:“若他安好,不见也安好,若他不好,见来也只是徒增烦恼,施主又何必因为一时的执念而左右了自己的心?各人自有各人的尘缘。缘聚也好,缘散也好,始终都是一场空,空空来,空空去,只有空是永恒。”

回想着经历过的一切,吴书杰心中百味交织,他是慕容星离,也是吴书杰,他是公孙云霁,也是施然,两个时空,四个人,却书写了一段似幻似真的故事,吴书杰望着天空,天空一如往常的湛蓝,云朵还是那样洁白,时光纵变迁,天不会变,云也不会变,变的只是芸芸众生。离开了宁光寺,吴书杰缓缓踱步在繁华的街道,他回味着净来大师的话,若施然安好,见不见没什么关系,如果不好,见了也没有用,只会徒增烦恼,吴书杰微微一笑,心想,也许,施然本身就是个梦呢?不管是施然,还是他吴书杰,都是梦,梦过之后就成空。

花园,人来人往,有行人,有喧嚣,只是喧嚣过耳,却未留在心上。吴书杰来到公园,景依旧,却没有了施然,公园的长椅上,没有施然那俊秀却单薄的身影,没有施然那友好的笑容,然而荷花塘中,一枝荷花悄然绽放,吴书杰想起了千年前,云霁对他说的话,来世,他若是一朵莲,该多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