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风停云散 第2章

耽美同人 2020年01月14日

一个家只剩我一个人,我变卖所有的家产,买通陈大人,偷运出父亲的尸体,将其厚葬,剩下的碎银,我给了翠儿,让她回了乡下,而我,到了“万花香春”

这是个妓院,毫无名气的妓院。自从一年前,我辗转到此,为维持生计,我沦为风尘女子。去年五月的时候,我做为头牌被推出,雅号为牡丹,渐渐地,我被熟知,而这个妓院也开始名声大噪……

“牡丹,牡丹。”花姨叫我。

“恩,花姨?”

“牡丹啊,下面的人都等不及了,你在不下去,妈妈我就压不住了,哈哈哈。”花姨一脸媚笑。

“知道了,我马上就下去。”

从屏风中慢慢走出,我看到那些男人充满欲望的眼睛射出精光,恨不得把我吃了,可我早已习惯,我冲他们微微一笑,于是好多人都软了下去,大厅里立刻嘈杂起来。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我出一千两,

牡丹姑娘今天晚上是我的”。

“哎呦,这位爷真是出手大方,我们牡丹姑娘,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我出一千五百两,买一夜风流”

“我出两千两,牡丹姑娘归我。”

……..

下面的价额一个比一个出的高,花姨了嘴都合不上了,笑吟吟的看着这些男人。忽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嘈杂中升起:“我出一万两,黄金”。人群顿时安静下来,我也好奇的朝发声的方向望去,一个紫衣男子摇着折扇,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缓缓地吐出另外四个字:“为、她、赎、身”。

万籁俱寂,还是花姨第一个反应过来,“这,这位爷您不是在开玩笑吧。”他旁边一个小厮道:“哼,我家少爷自然不是在开玩笑。”

“这位公子贵姓?”我淡淡的说。

“免贵,姓赵。”

“赵公子,何必那这么一大笔钱买一个风尘女子,您如此行事,不怕令尊怪罪。”

“花姨,十万两黄金,要还是不要?”他看着我,冷冷地问花姨。

“要,要,赵,赵公子,从今以后,牡丹姑娘就是你一个人的了。”看着花姨谄媚的笑容,我心里一阵作呕,拂袖离开。

我背对着他问:“赵羽,你想怎样?”

“梓镜,非要这样吗?”

“牡丹!”

“我知道是我们赵家对不起你,可是我求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我很心痛。”

“你们王族也会心痛吗?你们难道不是至高无上,只会为自己想吗?怎会在乎我们这种贱民的喜怒哀乐。”

他突然跪在我面前,拿出一把短刀架到自己脖子上,道:“我知道你恨,若你只有报复才能开心,我愿意用我的血来冲刷你心中的愤恨。只求你珍惜自己。”

“哼,”我冷笑一声,“我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了,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再信一句,特别是皇族”。

说便转身离开,可我感到热血溅到我的裙角,腥腥的,粘粘的,我的心里好像什么没了。

赵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片绿色的草地上,一望无际,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只是绿,头上是一望无垠的蓝色,与地面的颜色交相辉映,给人说不出的神清气爽,可似乎没有人家,难道这就是阴间,竟是如此的美丽,纤尘不染。梓镜,永别了,我不能帮你去报仇杀害我的父王,可我愿代我父王去死,希望你能快乐一点。

赵羽摸摸自己的脖子,却发现颈部是热的,竟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痕,这是怎么回事,死人怎么可能有体温他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于是大声呼喊,希望可以得到应答,可是除了自己的声音,什么都没有.他一直往前走,希望可以走到尽头,看到不同的东西,直到他已经筋疲力尽,但是他不能停,他要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他必须知道自己是人是鬼。一步又一步,不知坚持了多久,他听到背后有声音:“赵公子,在下拿了点食物,你体力透支,先吃点东西吧。”

赵羽转过身,警惕的望着这个身穿华服的人,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

“赵公子,在下姓幽名明,是这里的主人。”“可刚刚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

“呵呵,是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

“草原,一望无际”

赵羽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赵。”

“京城里贴满告示,王上最宠爱的三王子赵羽失踪,有线索的人要立即报告官府。对了,赵公子怎么到得这里?”

“随便出宫走走,竟不料迷失了。你知道怎么出去吧”

幽冥苦笑一声:“赵公子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再问下去,这天都要黑了。”

赵羽虽然不是很相信眼前的那个人,但他还是接下了食物,他曾学过鉴别毒药,依他判断,食物是没毒的。

“幽公子现在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了吧。”

“赵公子,这的确是一片草原。”

“草原?”赵羽冷笑一声,“幽公子莫不是把我当傻子吧。我虽常年在宫中,但我也知道草原是有帐篷,白天牧民放牧,可是我走了一天,一直牛羊都没有。”

“呵呵,”幽冥干笑一声,忽然,赵羽伸手扼住幽冥的脖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咳咳,赵公子,近年来朝廷赋税太重,牛羊都进贡了,还哪来牧民。”

赵羽加大了手上了力气,幽冥已经憋红了脸,“咳咳,你就是…这么对待…咳咳….救命恩人吗,皇室之人…都咳咳….这么冷血吗?”

“哼,恐怕你救我也是不怀好意的”赵羽猛然放开幽冥,冷冷的说,“怎么,威胁我,那就叫你主人出来。”

原来赵羽心里认定,救他的不是幽冥,刚刚他已经试过,幽冥并没有武功,他身上有伤,幽冥也没有看出啦,可见他并非大夫,可见救他的另有其人。下意识里。他觉得这个人定是张梓静,因为只有她才能在第一时间救他,他懂医。想到这里,他就异常兴奋。

“叫你主人出来,否则我杀了你。”

“我没有主人,”幽冥顿了一下,“真的。”

赵羽不想在此事上纠缠,他只想去找张梓静,“怎么出去?”

幽冥叹了口气:“一直有望紫色云彩的方向走,紫色的云彩就是出口。”

“天上什么都没有,再耍花招我杀了你。”

“明天会有的,休息一晚,我去帮你准备点吃的。”

“站住”,赵羽一招擒拿手制住幽冥,“我跟你一起去。”

“呵呵,赵公子不相信在下。”

“哪里的话,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找个住处,这荒郊野岭的,怎么休息。”

“绿草为床,苍天为被,没有凶禽猛兽,没有毒蚁虹虫,岂不怡然。”

“如此说来,是挺好的,只是没有你的陪伴,有些孤单罢了。”

“怎么会呢,赵公子若是不想多留,南边的天空已经泛紫了。”

“你莫不是想趁我转头的时候溜吧。”

幽冥苦笑道:“既然赵公子不信,那就算了,可是这紫云是千年难遇的。”

就在赵羽回头的一瞬间,幽冥已经挣脱他,奔向远方。南边的紫云越来越大,越来越浓,而幽冥的越离越远,赵羽没有时间去追他,径自向南方走去。空旷的大地间只有他一个人,孤寂但是希望着,梓静,等我回来。在他看不见的身后,幽冥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喃喃道:“看来,我终究阻止不了。”

赵羽回到京城,看着满城贴着的悬赏找他的告示,觉得仿佛就是一场梦,他还活着!

回到万花飘香的时候,那里竟是一片焦土。据路人说,,这里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繁华,里面所有的人都由于三王子失踪案入狱,牡丹姑娘为救众人担下所有罪名,可皇上却依旧杀了他们泄愤,并将在明日午时凌迟处死牡丹姑娘。

“牡丹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父皇啊,你何苦如此。”

赵羽踉踉跄跄的走在大街上,周围的房屋如坟墓一样死气沉沉,行人像不存在一样与他擦肩而过,没有人知道这位年轻王子心中的无线痛楚,只有水塘边的一颗垂柳冷眼看着这世间发生的一切,竟忍不住低头叹息。

皇宫对赵羽来说就是用血浇成的,从小他就看着父亲用各种方式处死不同的人,他感到深深地悲哀与不忍,却无力改变,外界的传言是皇上宠爱他至甚,但是他明白,父亲最爱的是他至高无上的皇权。这次离开,就是希望能离开那个冷血的地方,若梓静能原谅他,他就与她躲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共度余生;若是不能,就是离开城市用自己的死来洗刷父亲的罪孽,来生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享受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看是现在,偏偏出现了第三种状况,他又不得不回到皇宫。

“启奏陛下,三王子回来了。”随着侍卫的报告声,整个皇宫发出了无声地欢呼,就连皇上冷嗦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并立马命御膳房准备宴会,庆祝三王子归来。

赵羽沐浴更衣之后,就去见王上。

“儿臣参见父皇。”

“呵呵,羽儿,起来吧,你回来就太好了。你出宫一趟,竟险些不能回来,孤打算为你重新挑选了侍卫,晚上的宴会上将会举行大选,以后出宫就安全了。”

“父皇,儿臣只是贪玩了一些,回来的晚了,还请父皇责罚。”

“无妨,那些奴才没有照顾好你,犯了失职之罪,孤已经把他们处决了。“

原本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但是听到这些无辜之人的死讯,赵羽心里还是一阵颤动。

“还有那个章梓镜,她是章将军的女儿吧,哼,岂有此理,竟然想杀你。难道她不知道成为君死是理所应当的吗,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妇人之仁的饶她一命。”

“父皇,儿臣离开与她无关,还请父皇放过她。”

“羽儿,父王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做大事,决不能妇人之仁。”

“可是父王。。。。”

“好了,你先下去吧。晚上过来参加晚宴。”

“父王。。。”

“出去。”

“儿臣告退。”

离开王上的寝宫。

看来凌迟这个死法自己是逃不掉了,可是无妨,梓静也想知道这十大酷刑之首的死法是怎样的。挑开衣服,第一刀,深深的插进肉里,转了个圈,不大的一块肉掉下来,然后就是鲜血,沿着身体缓缓地落下,不是很疼呢…恍然间就听见有人替他求情:“父王,她只是个女子,儿臣失踪真的与他无关,请父王停止行刑吧。”

‘父皇,求求您放过她吧,儿臣发誓再也不会踏出皇宫半步。”声音已经带着哭腔。

“父皇,求…求您了,如果她死了,儿臣也不想活了”。赵羽已经哭了,一帮大臣没有让人敢搭腔,深怕连累自己。王看着自己最看重的儿子哭求,这个在他最严酷最苛刻的教导时没有哼一声的儿子,居然为了一个死囚拿死威胁他。“来人,三王子刚回来,有些累了,带他下去休息。”

“不,父王,不……”三王子近乎崩溃。忽然一股南风夹杂着漫天的黄沙朦胧了所有人的眼睛,一会儿,天气又恢复晴朗,只是那个行刑台上的人已经消失不见,地面依然有淡淡的血迹。一切仿佛静止了,赵羽停止了挣扎,眼睛里充满了惊喜 。

王没有任何表情:找到她,抓住她,杀了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