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柔笙雨 尴尬的初遇

耽美同人 2020年01月11日

2015年,8月3日,龙泉镇,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方南笙!你给老子滚下来!”一大清早,楼下就传来了老方的怒吼声。方南笙正在卧室里研究他那无聊的新“发明”,与其说那叫发明,倒不如说那只是从别的东西上拆下,然后又重新组装成的小电器。而弟弟方北箫,依然躺在床上睡着懒觉,老方的这一声大喝,吓得北萧唰一声坐了起来。

“我去!怎么啦?你又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了,听这声音,老方这是要杀人啊!”

方南笙耸了耸肩,看着北萧,淡定的说:“没多大事,我刚刚偷偷把老方电脑上的散热风扇给拆了下来。寻思做一个小型风扇,拿出去,应该会很拉风的,嘿嘿,你等我一会,我去跟老方周旋周旋,等着我,我去去就来。”说完,方南笙做了一个“放心”的表情,然后在方北箫目瞪口呆般的目送下,起身走出了卧室。

关上卧室房门后,方南笙原本灿烂无比的表情,立马变成了满脸恐慌,甚至还带着那么一点小忧伤。这便是方南笙用十七年“腥风血雨”般的经历,练就的一门“绝技”,他可以随意让自己的表情“说话”,无论是面对谁,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不会暴露出丝毫破绽。所以一度令方北箫十分的佩服,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练成这门“绝技”,简直可以说,方南笙可以从容地应对各种突发状况,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它可以使方南笙在犯错时,免受“老方”八成的“棒槌炖肉”,这一点,方南笙亲身试验,而且百试不爽。

方南笙走下楼,小心翼翼的打开书房的门,把脑袋伸了进去,见方叶正心疼的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的电脑。方南笙这一开门,顿时惊动了方叶,方叶闻声转过头来,见来的人是方南笙,便快步走到门口,一把揪住方南笙的耳朵,把他提进了书房。

“哎哎哎~疼,疼,轻点,轻点。”“你还嫌疼!?来!臭小子!你过来,看看你干的好事!这是第几次?好好的东西被你拆成这样,上次是遥控器,这次又是主机!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想把家给拆了才舒服?说吧,你这次又做了个什么无聊东西?”

方南笙尴尬的挠挠头,从怀里把他那还未完成的“小风扇”拿了出来,给老方看了看,又悻悻的收了回去,盯着那已成铁壳的主机箱,自始至终没敢看方叶一眼,而且,脸上一直充斥着“我罪不可赦,我该死”的表情。方南笙知道,这种表情,在犯错时对付老方是最管用的。

方叶捂着脸摇了摇头,朝方南笙的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盯着方南笙那张貌似人畜无害的脸。语气缓和道:“你这混小子敢不敢再败家一点,你拆了台主机,就为做这么一个玩应?!你能不能有点追求啊?你是怎么想的?我和你妈什么时候这样教的你?我真是…”方南笙知道,老方又要开始喷唾沫星了,赶紧低头认错,向他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并当着老方的面发下了类似于“再犯就会脸上生疮,脚底流脓,大小便失禁,死的很难看”等二十多种无比残忍的毒誓,连方南笙自己都有些害怕了起来。认错态度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把方叶刚到嘴边的话,全给噎了回去。说来也奇怪,虽然方南笙每次都是这样对付老方,连套路都是几乎相同,可老方依旧很吃他这一套。在一番口水满天飞的训话后,终于还是放过了方南笙。方南笙走出书房的时候,从背影看来,那叫一个浪子回头,悔恨无比。可实际上,方南笙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若隐若无的坏笑,以至于回到房间的他,在弟弟方北箫不解的目光中,甚至还忍不住笑出声。这可给方北箫吓得不轻,他认为哥哥一定是被老方给锤坏了脑子。

两兄弟洗漱之后,就被妈妈叫下楼吃饭去了。母亲叶芷晴既温柔又漂亮,父亲方叶,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年轻时的老方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叶芷晴追到了手。所以老方对待叶芷晴,那叫一个呵护体贴。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层良好基因的影响,方南笙和方北箫自然也是生的阳光英俊,迷倒众生。

方北箫从容的在餐桌前坐下,可是方南笙却不行。由于刚才的事情,方叶不爽到现在,所以他不得不在老方面前表现得“委婉”一些。方南笙轻轻的拉开椅子,小心的的坐下,接着就一直盯着老方的眼睛看,老方被看的实在有些发毛,没好气的道:“臭小子,你看什么看,赶紧吃你的饭。”方南笙这才嘿嘿两声,悻悻的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开始扒起饭来。北萧和妈妈对视一眼,无奈的笑笑,又继续吃饭。

一顿早饭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很快吃完了,方南笙拿出自己心爱的篮球,准备到篮球场里练习他的球技。而方北箫则是习惯性的选择回到房间看书,这也是为什么方北箫的成绩一直比方南笙的好。南北两兄弟的年龄虽然只差几分钟,相貌也几乎所差无几,但性格方面却是截然不同。方南笙有时属于那种顽皮到不能再顽皮的“混世魔王”型,有时却又十分高冷,摇身转变成一个活脱脱的“男神”型。而方北箫确实不同于方南笙的双面性。阳光的他向来都是一副和善而又儒雅的“翩翩公子”型,可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逗逼。

方南笙叫了几次弟弟,想让他和自己一块出门,但都被方北箫以看书为由拒绝了,于是便独自换好衣服,风风火火的出门去了。篮球场离方南笙的家并不远,算脚程只需十几分钟便能到达。因此,方南笙从小便练就了一身高超的球技。今天是暑假里的周末,刚下过雨的小路依旧有一些潮湿,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雨后特有的清香。道路两旁的垂柳伴着夏季和煦的微风轻轻飘荡,方南笙边走边欣赏着沿途的风景,这座古朴与现代化合二为一的龙泉镇的一切,他都喜欢,哪怕只是一阵风,他也会闭上眼睛轻嗅许久。街角路口的前方,竖立着几棵粗壮的丁香树,让本就古朴淡雅的小路,更增添了一种轻轻柔柔的韵味。方南笙伴着那迷人的丁香花香,继续朝前方走去,只要通过这个路口,他便可以看到他从小玩到大的球场,深呼一口气,南笙加快了步伐。只是,突然间,方南笙好像被什么人吸引住了,原来,在丁香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少女。一头散落的青丝十分自然的垂落在她的双肩,身上的一袭白裙让气质本就淡雅的她显得和周围满树的丁香花更加融洽,白皙的肌肤以及精致的脸颊,似乎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在轻轻挠动方南笙那颗青涩尚存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方南笙已经停下了脚步,俊秀的面孔伴随着街角路口45°的阳光,显得更加迷人,他就那样傻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连方南笙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仿佛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少女似乎拥有魔力,使得方南笙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沉重无比,竟无法鼓起勇气向她靠近半步。

少女正在入迷的看着一本书,微风轻轻吹动她的青丝,使得她看起来更加可人,她很自然地用手将散乱的发丝拨到耳后,抬起了头。少女和方南笙的目光相遇了,微风吹动丁香树发出沙沙的响声,方南笙抱着篮球傻站在那里,目光呆滞注视着少女,少女则是优雅的坐在长椅上对着方南笙温柔一笑,丁香花在空中飞舞,甜甜的香味令方南笙的心一阵悸动。

方南笙赶忙收回目光,强装镇定向篮球场走去,球场并不大,但正好可以看到丁香树下的女孩。球场中一个人也没有,所以,偌大的球场此时只属于方南笙一个人。方南笙先随意拍了几下球活动手腕,紧接着,他开始运球,一步,两步,哐!球进。一个帅气的三步篮,成功上篮!方南笙得意的向少女的方向看去,见少女似乎并没有看向自己,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于是,他便更加卖力的打,篮球在他的手中花样百出,一种种高难的动作,被他运用的出神入化。假如当时旁边有人,那么一定会对他这娴熟的球技赞不绝口。

方南笙的眼睛不时向少女瞟去,见少女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心里十分不解“这些花样,都是十分炫目的,而且我花了好长时间练习,已经很娴熟了,可她,为什么就不看我一眼呢?”方南笙决定要去和少女聊聊,这个女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跑到附近的小卖部挑了两杯果汁,然后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就向丁香树走去,他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少女所在的那张长椅上,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少女只是转过头看了一眼方南笙,便又继续看书。方南笙用余光仔细打量了一下少女,心里暗自嘀咕:“我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能吸引她的地方?不行,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得主动出击。”

方南笙轻咳一声,颇有磁性的嗓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宁静,少女将书半合,转过头不解的看着方南笙。方南笙将一杯果汁递给少女,笑着对少女说:“今天天好热啊,我见你在这里看半天书了,喏,喝点果汁吧。”少女被眼前这个奇怪的大男孩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她也只是愣了一下,便又重新恢复了她那优雅的模样,她微笑着对方南笙说:“谢谢你啦,可是我并不渴啊,你喝吧。”额,这就十分尴尬了,因为这让方南笙擎在半空的手收回去也不是,放在那里也不是,方南笙从来都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一位看起来与自己同龄的少女嫌弃。似乎是少女冷淡的态度,深深地刺激了方南笙那一颗好胜的心,这让方南笙对少女更加好奇了。方南笙心里虽然十分不爽,但他还是挤出一副十分和善的微笑,他悻悻地收回拿着果汁的手,对着那杯果汁恶狠狠的喝了一口。少女在拒绝方南笙的果汁后,就没再理会方南笙,所以,她并没有看到方南笙刚刚恶狠狠的样子。方南笙又露出他那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笑着问少女:“什么书那么好看,和我多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吗?”少女听后只是笑了笑,连头都没抬,还在继续看书。

平日里,方南笙从不主动招惹女生,几乎都是别的女生主动和他搭讪,但身旁的这位,却像是连和方南笙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方南笙实在是有些委屈的受不了。但又对少女无可奈何,便只能拿起身旁的篮球,傻傻的看了一眼少女,知趣的起身离开了。

方南笙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心里很不是滋味,初中时,他和北萧都是校园里男神级别的存在,光是同年组,就曾有二十多位女孩给他写过情书,不过全都被方南笙给一一拒绝了,没想到,自己今天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却被她给嫌弃了,真是风水轮流转。方北箫见方南笙闷闷不乐,便走到方南笙身边坐下。

“你怎么了?一回来就拉着个驴脸?”

方南笙瞪了方北箫一眼,把刚刚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方北箫。方北箫听后,十分惊讶,摸了摸下巴,阴阳怪气地说:“想不到我们的方大男神也会有如今的这般遭遇,这要是让你的那群小迷妹知道,不得爆炸啊。看来啊,搭讪这种技术活你是做不来的,嗯~这姑娘有点意思,有机会,还是得让我亲自出马啊。”方南笙听完,铁青着脸,朝方北箫的大腿根抬手就是一巴掌,疼的方北箫直咧嘴。

“哎?不是,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呢?能不能文明点?而且下手还这么重!嘶~不行,肿了,肿了,你今天要是不赔个几百块的,我就去告诉老方,说你欺负弟弟!”

方南笙不以为然,他盯着方北箫的眼睛,威胁道:“你尽管试试,我倒是要看看,在你出这个门之前,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方北箫听完一脸悲愤,高声道:“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你居然威胁我。”方南笙只是盯着方北箫,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十分好看的弧度。不过那笑容在方北箫看来,却是比恶魔还要狰狞万分。方北箫二话不说,撒腿就跑。方南笙看着方北箫那狼狈样,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和我斗,你还是太年轻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