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生若何 第51章 策马赴边疆_醉藤勾琥珀

耽美同人 2020年01月10日

枯枝展新绿,野花显嫩苞。一切都在诉说,春天来了。南宫玉也出征一个多月了,有胜有败。武藤薰还没想好,她到底要不要去边疆。去,就是答应了南宫玉,要嫁他。不去,便从此错过。错过不是过错,却可能遗憾终生。她知道自己并不爱南宫玉,好感却是有的。

随手提起昨日娘亲差人送来的衣服,看了一眼,嫩绿色的,不是一般的女式长衫,更随意,更舒服一点。武藤薰笑了笑,便换上了。打开门,雨露早已候在外面,静静的等着武藤薰。武藤薰只道雨露了解自己,闷了这么多天,必然是要出门的,却不知雨露天天都这么等着,等着她的小姐展笑颜。

快出门的时候,武藤薰才猛然想起,她约了舜华谈买卖。回头,还没开口,雨露就回答了,“哥哥已经走了,他让我带句话给你,等你有交易的心情了,再继续。”

点点头,并不答话。武藤薰庆幸,身边都是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走的特别慢,没有左顾右盼,却将一切收在眼底。身处喧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本该热闹,感受到的却是无尽的寂寞。就像浅海溺水的人,看得到海滩上嬉戏的人,却无法呼救。眼泪慢慢地在眼眶打转,欲落未落。没有理由,只想找个地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马的嘶鸣骤然传来,却似不曾听见,武藤薰依然站在那里。雨露想拉武藤薰,却被混乱的人群冲散,看得见,触不到。雨露着急,却没有办法。千钧一发之际,武藤薰被拉到了一旁。那批受惊的马也被人勒住,失控的马车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寻死吗?”传来怒吼的声音。武藤薰抬头,是南宫琦穆。武藤薰淡然的笑笑,应和着流泪的眼,是那么惨淡。南宫琦穆明显感觉自己的心颤了一下,随即又怒吼道,“纵使五哥战场失利,负伤而归,又被将为先锋。他还是王爷,没人能命令他。”

听到南宫琦穆的怒吼,武藤薰才稍稍有点回魂。她有多久,没关心南宫玉了。南宫玉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却一无所知。还没来得急反应,身体已被雨露拉离南宫琦穆的怀抱。

“谢谢九爷,我们先走了。”雨露说完,便要拉着武藤薰离开。武藤薰冲南宫琦穆点点头,便转身跟着走了。雨露不喜欢南宫琦穆接近武藤薰,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已经好几次看到南宫琦穆厌恶的目光望向武藤薰。只是她不明白,九爷以前是如此的喜欢陌桑,为何对小姐这般态度。她想不通,也不想费这个时间去想。远离,就是安全又实际的方法。

回到府中,武藤薰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看着油脂灯一闪一闪的跳耀,发起了呆。突然,一股凉风灌入,吹熄了所有的火光。武藤薰失笑,无奈道,“南宫莲,不用每次来都这么玩儿吧。”

“怕你见到我就爱上我,那我岂不是自寻烦恼。”那个熟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似在远处,又似在耳边。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武藤薰继而道。

“还会开玩笑,看来没什么事儿。”

“恩,没事儿。你可以走了。”武藤薰开始下逐客令。

“我想知道你的答案。”南宫莲却是不达目的不离开的表现。

“我也想知道。”武藤薰顿住了,似是被窗外的月色吸引,“明天……明天吧。给你一个答案,也给我自己一个答案。”随后便起身,走向床边,准备脱衣服。她这是在告诉南宫莲,她要睡了,请他离开。不消一会儿,门窗便关上了,屋子陷入了黑暗。

白天很快来临,接着便是黑夜。武藤薰把写好的纸条放入信封内,还用火漆封好,便上了床。之前,特地找雨露要了点安神的茶,所以一沾床便睡了。南宫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安静的摆设,熟睡的武藤薰以及那封写了答案的信。在床边凝视了武藤薰很久,才转身去拿那封信。南宫莲拿起那封信,看信封上一手漂亮的行书,“莲,出淤泥而不染”,不觉脸上挂起笑容。记得当初武藤岚拿了武藤薰鬼画符的字给他看,没把他吓坏。一个诗书画俱绝的女子,写出那样的字,纵使因为身体原因,失忆了,这些几乎本能的东西也不该忘记。向来上次是故意的,想偷懒。南宫莲笑着摇摇头,便要去拿里面的信,看到信封上的火漆,愣住了。随后便放下,走了。

第二天起床,武藤薰见桌上的信并未被拆封过,有点失望,自言自语道,“我在期待什么?”刚刚缓过神,雨露就进来了,“小姐,该启程了。”

武藤薰粗略的交代了一下,便踏上了边关之路。本来陌嘉和梁思南是要一起去的,被武藤岚拦下。这是武藤薰的意思。南宫麟却厚着脸皮一起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