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风萧 第3章 第二回

耽美同人 2020年01月02日

“师姐,师姐,等等我。”我和大师姐跑得气喘吁吁,生怕他们追上来。

回头看到小师妹正跟在我们,也累得直喘气。“师姐,你那什么粉?他们一直在打喷嚏。”

那些追兵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定不会在黑夜里乱走。过了这片林子就安全了。

我靠着一个槐树坐了下来,揉揉小腿说道:“只是混着面粉的胡椒粉而已,我又不想害他们,顶多眼睛会疼几天。”总感觉脸上怪怪的,一摸将脸上的布条扯了下来,果真只剩下一条长条了。

师姐拉着小师妹的手问道:“小师妹,你怎么进来的?”

“哼!要不是我,你们早就被抓住了!”小师妹转头一脸赌气。

“好好,是师姐的错。那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师姐仍是不死心地问。

“我就不告诉你们!”说完,摆着手大步往前面走。

我拉了拉师姐的衣袖说:“是时候回去了,要不然师父就发现了。”

师姐无奈地摇摇头,跟着我们一块回去。

灰山,世人皆闻其名而不知其处何地。据传,灰山有一阁曰天一阁,里面藏书万卷,自仓颉造字世人著书开始的任何书籍,都能在此找到。据传,灰山住着一位灰山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通古今,知晓未来。据传,该道子因泄漏天机不过二十却早已华发鬓白。

而我此时正在天一阁奋笔疾书。

昨晚天高月明,我们仨猫着身子偷偷从门口溜进来。为了防止被师父发现我们特地先跑去师父的院落前张望会,确认灯火已灭才放心地进我们的院子。当我们高高兴兴相互推搡地进门时,就听到一声浑厚的声音从院子中央传过来,师父果真仍然坐在院子里等着小师妹。然后小师妹一把抱住师父大腿,哭丧着脸指着我说:“师父,都是二师姐骗我们去的。”我白了小师妹一眼,跑过去抱着师父的另一条大腿,说:“师父,小师妹这是诬陷我。她求我带她去的。你要明鉴啊师父。”

师父拍拍我的头,一下两下下手不轻,说道:“即使这样,你作为师姐也不能不顾你师妹的安危。” 说着撩了一下袖子继续道:“最近谷里的书蛀得厉害,你就帮为师抄抄那些经书吧。”

然后我就这样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看着面前堆叠如山的书,揉揉了发酸的手腕,叹了口气,在心里骂了一万遍师父和小师妹。

我托着下巴,有一下没一下着写着。前面几张字写的还不错,现在这字能分清就不错了。

吱地一声,有一个人影从门口闪了进来,是师姐。

“师姐!”我大声叫着。

“嘘。”师姐把食指放在嘴前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立马捂住嘴巴,问道:“你怎么来了?师父不怪你吗?”

师姐打开藏在怀里的包裹,里面使用荷叶包着的热腾腾的烤鸡。香喷喷地烤鸡闻得我直咽口水。师姐掰下一条腿,塞到我手里,说着:“快吃,快吃。师父在静心,一时半会出不来。三师弟已经被小师妹支开了,暂时不会回来。”

嘴巴里塞满了鸡肉,我含糊地应了一声,甚是感动。

师姐给我端来一杯水,说:“我这有有件好事有件坏事,你想听哪个?”

我鼓着嘴说:“我都不想听。”

师姐没有理我自顾自地说:“昨儿我去城里听了个事,广陵城外驻扎的的确是贺弼的军队,但是据传出了他们还来了一个很厉害的人。”

我挑了一下眉毛,继续啃着手里的鸡爪,没有接话。

师姐继续说道:“据说是荆国的王室,具体是谁倒不知道。但我估摸着应该是荆国的某位王子。”

我回了一句:“那又怎样?我们要杀的人又不是他。”

“还有,楚弼一直在找那天行刺的人,所以他的军队一直停留在广陵城外没有前行。”师姐说道:“虽然过程有点不同,但是结果还是很好的。”

我喝了一口水,点点头,继续吃鸡。

梁国和荆国的战事没有因为贺弼的停留而稍作停歇。开皇二年三月,由荆国晋王挂帅,翟高辅佐,率领主力部队由六合出发,从长江正面逼近建康。同时,晋王之弟秦王俊军自襄阳沿汉水而下,于和州汇合韩庆军。贺弼军稍晚,自广陵而下在建康与主力部队汇合。

建康被攻陷的那天中午,我正在躺在杏树下摇着蒲扇乘凉。五月的太阳不算太毒,但是也算热了。特别是在广陵这样潮热的天气,一整天浑身粘糊糊的。师妹趴在我腿上,睡得正酣,全然不顾叫得此起彼伏的蝉鸣。

我看着树枝上密密麻麻的杏叶,心思却飘到千里之外的建康沙场,战火纷飞。

“师妹,在想什么呢?”师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蹲坐在地上低着头用手拨弄着我额发。

“没,只是太热了。不想说话。”我小心地换了个姿势,看着师姐问道:“师姐,你以后会出谷吗?”

师姐是我们几个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早跟着师父的,得师父真传,那她会一辈子呆在谷里吗?

师姐学着我的样子,躺在地上,枕着脑袋说:“没想过。我无父无母,师父从小把我带大。我倒希望陪师父一辈子。那你呢?”师姐扭过头来看我。

“倘若可以选择,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山川大河,江南塞北,莺歌燕舞,哪一件不是人生的快事?”我笑着回答,仿佛眼前自己已经置身于其中。

“师妹的心可真大!”师姐笑着扭过头看着枝桠,不再言语。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后闭上眼。阳光透不过树叶,战火到不了灰山。我们仨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带着杏树底下睡了一个下午,享受这远离战火的片刻宁静。

傍晚,我们徒弟几人正在饭厅吃饭。平日还要算上师父,但今日师父到现在还未归来,于是五人变成了四人。

师父在的时候,我们几人严格遵守师父的教诲,吃饭时绝不嬉闹。但今日,师父不在自然会是个例外。三师弟话本来就不多,又因为他是谷里出了师父的唯一一个男子,自然不屑和我们几个女流之辈打交道。所以只能听到小师妹和我两人在那叽叽喳喳,师姐时不时地插两句。

“古人云:食不语,寝不言。你们能消停会吗?再不然我去告诉师父。”三师弟实在忍受不了了,终于爆发。

“师哥……”小师妹柔柔地唤了一声。我全身地鸡皮都起来了,抖了抖。三师弟和小师妹年龄相仿,平时的关系要比和我和师姐要好。

“师哥,你最好了。别告诉师父好不好?”小师妹努嘴,求道。“我把我最喜欢的藕片炖肉给你好不好。”说着,把放在自己面前的菜都端到了三师弟面前。看了看,又有些舍不得,夹了些放到自己的碗里。再看看师哥,又夹了些放在他的碗里。

“好了,好了。你这样我还是要告诉师父的。”三师弟大叫。

“别告诉我什么?”话音一落,我们四个抬头一看,只见师父一脸疲惫的从门口进来。

小师妹立马拉开凳子,殷勤地说道:“师父,坐。没什么!真的,你问大师姐。”

师父看向大师姐,大师姐连忙点头。师父再看看三师弟,他也没说什么。最后师父看向我,我也连忙点点头。师父许久未收回视线,拿起筷子,说:“吃吧。菜都凉了。”然后顿了顿,说道:“小水,吃完饭后,你来师父房里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我微愕,嗯了一声。不知为何,心里有种不详地预感。

饭后,我磨蹭地走到了师父的院落。师父的房门微阖,屋内的光线将师父的声影映在窗户上,负手站立。我在院子里踢着小石子,不知道进去该说些什么。

“小水,你进来。”师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师父背对着我站立,一头银丝垂至腰间,听到声响后转身。眉头微皱,满面愁容,在灯火下越发见得。这幅神情我只在小师妹被毒蛇咬到的时候从师父的脸上看到过。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

“建康败了。”师父吐了一口气说。“你的叔父……”师父顿了顿,有继续说道:“今日战死了。”

我心中一怔。

叔父,当今梁国皇帝的亲弟弟,在于荆国对战时不堪对方强盛的兵力。无法忍受战败带来的丧国耻辱,在战场上用自己的胸膛迎接着对方的飞箭,万箭穿心。

师父停了好久,又说道:“荆国同意停战,条件是和亲。”

“嗯?”我面无表情地应到。

“为师算了一下,晋王的八字其实和你最合。”

我紧张地看着师父,问道:“父王怎么说?”

烛火跳动了几下,屋里面的光线越发昏暗,师父的容貌显得模糊些。“皇上病重,希望公主尽早回宫。”

我怔怔地看着师父,不知该如何回答。

“小水,你先去收拾行李吧。明日,为师会护送你回宫。”

“师父,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