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救赎 第3章 撞破

穿书女配 2020年01月28日

“行了,我知道了。”老实说岑泽早就看那群自以为是的老头子不顺眼了,仗着自己有人脉,有资历,倚老卖老。

与其仰人鼻息,异能协会还不如独立出来,摆脱这种半官方化的尴尬性质呢!

要么官方,向政府申请重新设立部门,不再需要看国安部那群人的脸色,只不过这个实在是困难重重,国安部那些人绝对不会允许岑泽跟他们平起平坐的。要么民间组织化,不过有可能遭到政府的封杀就是了。

现在维持原状,然后自己寻找出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聚集起来这么些异能人才总要吃饭生活的吧?

异能协会成立之初,政府就下命令,这些人才都是归国家所有,可是竟然归属到一个部门之下,岑泽不禁有些牙疼了

岑泽简直就要对□□的官制无语了,要么你就堂堂正地成立一个部门,要么你就民间组织化,把这个协会开放出去,现在这么半遮半掩还不给经费是要闹哪样?

想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哪有这么美的事情?

虽然这天使的救赎是一个很重要的宝石,岑泽打听到这是一枚跟异能者的秘密有关的蓝宝石,另外这颗宝石的成分和构造都很值得研究,可以提升异能者对自身异能者的控制力,甚至激发人体的其他异能,创造出新的异能者也是不无可能的。

照理来说这颗宝石应该归异能协会所有,可是在□□,很多原本应该属于你的东西却很有可能不属于你。

被秘书长宁权收买也就算了,竟然还显摆似的放到S市的展览厅来展览,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丫不知道这颗蓝宝石的重要性啊?叫你臭显摆。被偷了活该,谁让你当初硬是截下来这颗宝石。

原本岑泽已经上报组织了,可是组织的回复是,让他们自己跟宁权交涉。

交涉你妹夫啊,跟他说这颗宝石应该归分给异能协会,您老不应该持有,这不是自找打嘴巴吗?有可能要回来才怪了!

万分无奈之下,岑泽只好发动现在协会里面的所有人,完成这一次的“物归原主”了。

真正的蓝宝石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展览柜下面的加绒夹层里,等到时机一到,许媚和岑泽就去拿出来。

一般人在展览的宝石不见了之后,上面还放了一个假的宝石,自然会联想到小偷是为了掩人耳目而放下假的宝石,真的宝石一定在小偷的身上。

宝石如果被偷了,上面空荡荡的,很容易让人想到有什么机关,毕竟漫画里面已经演示过很多遍了,这就是先入为主。

如果他们画蛇添足地再加上一颗假的蓝宝石,那么结果又会如何呢?

原本应该被想到是在夹层中的蓝宝石就会被人们想当然地认为是在伪装成宾客的小偷身上。

殊不知,这里用的正是双重障眼法。

许媚在玻璃防弹盒关上之前,早就循着苏薇给的荧光标瞄准了天使的救赎了,把假宝石发射出去之后,真的宝石就会被压到展览盒子底部的夹层中,假的宝石就会留在上面,从外边看就像是真的宝石被偷走,放上假的宝石一样。

顺便说一句,这一次展览用的防弹玻璃盒子正是安防部提供的,他们只不过是近水楼台,咳咳,顺便来了一招狸猫换太子而已。

方家的别墅宽敞明亮,这一次方老爷子的寿辰也没有大办,只是走个形式,邀请几位好友过来庆祝庆祝,吃个饭聊个天就算完了。

方家一共有两个孩子,一个是大公子方诺,二公子方旻,都比苏薇大不了多少,一个是跟方诺同父异母的妹妹方冰儿,今年才刚上小学。

苏薇来到方家之后,虽然没有受到特别的重视,但是主人家因为她是跟几位老总一起过来的,所以也是招呼周到,不至于冷落。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苏薇轻轻一笑。

过分被重视容易露馅,过分冷落又不方便展开信息调查,所以这种情况就是刚刚好。

生日宴会的氛围还算融洽,只是那个小妹妹给苏薇的感觉挺可怜的,作为私生女原本就是处境艰难,前途坎坷,这点苏薇不用预知异能就猜得出来了,看得出来她在小心翼翼地讨好所有人,方老爷,方夫人,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们,甚至是管家老爷。

小小年纪就乖巧得不像话,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应该天真烂漫,在自己的母亲怀里尽情撒娇的。

至于方家的大公子方诺,苏薇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小洁癖吧,举止谈吐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二公子方旻给人的感觉说话有点娘,额,只是感觉不是很男子汉,大概是比较受宠溺,所以给人一种奶油小生的既视感。

方老爷也是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了,依然精神矍铄,颇有些老当益壮。

吃完蛋糕,和几位老总还有方老爷聊了一会之后,苏薇借故出去阳台吹了吹风,忽然发现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鬼鬼祟祟地流进了私人小花园里。

别墅一般都有私人泳池和小花园的,苏薇立刻警觉这可能是有小偷啊,立马跟着去偷听了!

才不会告诉你们苏薇的真实想法是看看能不能听到一些猛料来,好敲诈,咳咳,跟事主谈判业务呢!

那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似乎是方诺,另外那个身穿酒红色西装的好像是不认识的眼镜男,两个人比手画脚,不对,是争执了半天之后,方诺竟然一把拎起眼镜男的衣领,就在苏薇以为他要挥拳打眼镜男的时候,方诺竟然——亲上去了!

苏薇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然后十分懊悔拍摄用的隐形眼镜拿去维修,今天没有带过来了。

豪门狗血伦理剧,天雷滚滚啊,绝对精彩啊,快来看啊!

虽然心中在不断地呐喊,但是苏薇表面上还是十分淡定地继续观看。

这个,发现什么秘密的时候最好不要立刻逃走,要不然很有可能被发现的。

这时候,眼镜男发现了藏在草丛后面的苏薇,警惕出声道:“什么人?”

那个,发现什么秘密的时候没有立刻逃走,也是很有可能被发现的……

苏薇无意中发现方家的大公子好像是个同性恋,这个还很不小心地撞破了,这个,该怎么说呢……

最近有一句话在微信上面很火,就是“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这句话乍一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又很没有道理,不是就是要性别不同才可以谈恋爱的吗?但是这只是对于那些异性恋者来说。于同性恋者而言,这句话就是至理名言。

一个社会的发展水平越高,对于同性恋等看似不符合传统阴阳伦理的行为就会越宽容,这个社会的思想越开放,就越能接受除了被认为是正常的异性恋的其他恋爱行为。什么是纲常伦理?当这些已经成为压抑人类思想进步的枷锁的时候,要来何用?

或许有的人就要反对了,要是全世界都去搞基了,人类的繁衍和文明的传承怎么办?

反对的好!君不见中国现在已经有几千万的同妻?同妻就是丈夫是男同性恋的妻子,相对的同夫就是女同性恋的丈夫,这些家庭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和谐而已,私底下,他们要面对着身为异性的情敌,这酸爽不是谁都能体会得到的。

同夫的情况还好一些,同妻的情况简直惨不忍睹,自己丈夫是同性恋,婆婆还埋怨自己生不出来,这真是有苦无处说啊!

怎么说?你儿子是同性恋,找我来做挡箭牌而已,你觉得婆婆会相信吗?就算她相信了,那她会帮你吗?大多数婆婆都是站在她的宝贝儿子那边的,她只会觉得是你办事不力,连个男人都抢不过。

这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欲哭无泪啊有木有?!

这样的家庭就算不会养出心理扭曲的下一代,也对孩子的童年影响不好啊,还不如让那些同性恋一开始就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算了,一开始确实可能会有一些异样的眼光和背后的指指点点,扛过去就行了,实在不行。你们去荷兰登记结婚算了,这不就皆大欢喜,世界和平了么!

所以说,苏薇对于同性恋这一现象向来看得开,在她看来,喜欢同性就跟喜欢异性是一样的,都是自己的选择,网络上有一句很鸡汤的话,叫做我不是同性恋,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是同性罢了。

喜欢谁就喜欢嘛,干嘛因为性别的原因强迫自己跟异性结婚啊?这不仅仅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配偶的不尊重,最后弄得两厢不愉快,何必嘛!

苏薇跟他们解释了半天,表示自己是十分理解同性恋的,并且可以为他们保密的,他们就是不相信苏薇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事关继承权的问题,他可不能掉以轻心,方诺甚至都已经有了杀人灭口的想法了。

苏薇欲哭无泪:“这件事说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天地良心,她真的只是来打酱油的啊。

虽然存了那么一点小心思,想要看到什么有可能需要解决的私人事情,但是看到这么一幕实非她所愿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