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相遇,若相逢 第十一章 小阑烟

穿书女配 2019年12月21日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或许二哥在心疼自己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感受吧。

一秒都不想多看,转头慕阑烟便回房了。

吃了早饭之后,寻了一个由头慕阑烟便跑了出去。

城北西街的一落大院前,慕阑烟抬头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匾“神医府。”如此浮夸的名字她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吐槽。

绕过大门直接去了东墙边,一个飞身,再落地时已经进到了院里。

没走两步迎面便走过来一个小斯。

“五小姐。”小斯恭敬的弯腰行礼。

“你家公子呢?”

“还在房间,估摸着,还未起。”

没有再理会小斯,径直的便推门进了房里。

一进门,那红衣男子正坐在镜子前系着自己的抹额,听到开门声从镜子里往后望了一眼,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慕阑烟透过镜子看了一眼,那张脸哪怕面无表情也透着妖气。

没错,这就是罗刹门门主的住处,让人闻之色变的罗刹门主竟然就住在皇城脚下,这谁又想得到。

而大家所知道的是,这院子里住着的是妙手圣衣崖绯公子,医术高超,医馆遍布青云各处,更是财倾一方的富贵之人。

但是谁又能把一位善心的医者和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罗刹门主联系在一起呢。

“小阑烟,你又是翻墙进来的?”崖绯的语气好似早已习惯了这件事。

“这还不都是跟你学的。”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慕阑烟坐在软榻上便开始嗑瓜子。

“你不跟自己未来的夫君培养感情,往我这跑什么。”起身一边朝软榻走着一边略带调侃的说道。

晃动了两下握在手里的瓜子,慕阑烟的神情有些阴沉。

看了一眼慕阑烟的表情,崖绯轻轻一挑眉坐到了她的对面。

“说吧,有什么事求我。”说着自然的拉过慕阑烟的手腕给她号了个脉。

慕阑烟也是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一时忘记避开,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崖绯的表情已经阴沉的像是要杀人。

“为什么不吃飞云丹?”好像生怕自己诊错了一样,崖绯的手依旧放在慕阑烟的手腕上。

慕阑烟知道他会生气,只是不曾想脸都气绿了。

“我……那是小伤,不必浪费那么金贵的药。”说着收回了自己的手腕有些心虚的说道。

袖子一甩,崖绯起身俯视着慕阑烟。

他本就长得邪魅,如今这般阴森的看着自己,慕阑烟顿时觉得后背发凉。

“下次,就算你身上真多几个窟窿,我都绝不会管你。”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那抹张扬离去的背影,慕阑烟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男人素来脾气比天大,她也习惯了,她有法子哄。

刚想起身门外有人走了进来。

“冷香。”这是崖绯最信任的侍女,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她就在了,可以这么说,如今这世上知道崖绯就是罗刹门门主的,除了她,就只有这个温冷香。

“为何你每次来,都会惹少爷生气。”温冷香的语气明显的透着怨怼。

轻轻挑了一下眉,这个女人对她一贯如此,她不喜欢自己慕阑烟是知道的。

“也没有每次吧。”不过他的确是经常发脾气,但也不总是因为自己啊。

愤愤的看了慕阑烟一眼,转身去收拾桌上的瓜子壳,“那些飞云丹,是少爷一日一夜不眠不休赶着帮你炼制的,你竟毫不领情。”

可能真的是生气了,慕阑烟清晰的听到瓜子壳在她手里被捏碎的声音。

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温冷香快速转过头来看着慕阑烟,但是此时的慕阑烟却没有表现出感动和感激。

“他这是愧疚了,若不是我身上这伤拜他所赐,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叫了他这么多年师傅,他总算有良心一会。”

说着摇了摇头离开了。

从房间里出来慕阑烟便跑进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做了几个菜让人送去给崖绯。

她以往都是如此的,只要惹他生气,下个厨房就都解决了。

正在吃饭的崖绯看到走进来的慕阑烟,脸上虽然还带着愤怒,眼神却平和了不少。

凑过去坐在他的旁边,慕阑烟别有居心的淡笑着。

“有话就直说,别这么看着我。”

沉默了一会,慕阑烟托着自己的下巴有些低落的说道,“我就是想问问,我二哥的手……还有的救么。”

以前,她自己也不愿意提这件事,只是今早看到他左手练剑的样子,她没办法什么都不做。

手上钳菜的动作依旧不停,“没得救。”回答的豪不犹豫。

“你……”将抵在下巴上的手收回来,慕阑烟愤愤的看着崖绯,他就不能给自己点念想么。

“哪怕是当年他刚刚受伤那会,我都没把握能治好他,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可能还有的救。”

其实慕阑烟也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但是她还是来问了。

看到慕阑烟如此落寞的表情,崖绯突然放下了自己的筷子,“你还是不要担心你二哥的手了,你该担心担心你四哥的命了。”

“你说什么?”整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惊恐的看着崖绯,“我四哥?他不是在回京的路上么?他怎么了?”

快速的算了一下时间,后日就该是她四哥回来的日子了。

“你四哥现在被困在方州,有两日了。”

“被困?”慕阑烟越听越糊涂。

“方州罗刹门昨日飞鸽传书,你四哥一行五人被一伙流寇困在了方州的一处山谷里,求不得外援,也无力脱困。”

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慕阑烟快速的思索着这件事情。

“哪里来的流寇?方州一向政通人和,从未听说有过流寇。”

耸了耸肩,“没人知道从哪来的,突然出现的。”

话说到这,她大概也明白了,“突然出现的流寇,还知晓我四哥回京的路线,战力悬殊却只是将他们困住……”这般算计,大抵又是为了她的婚事吧。

“被流寇所困,这消息一定传不到皇城,大家看到的只是将在外,得诏却不归,这罪名就足够要了他的性命,若是设计这一切的人懒散些,直接用你四哥的命威胁你,你是不是要换夫婿了啊。”

崖绯的语气间带着调侃,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也一幅看热闹的表情,毕竟这些都不关他的事。

慕阑烟始终沉默着,表情凝重的不知在思考什么。

“别那么紧张,看在我们师徒一场的份上,这事,我给开个低价。”在他眼里,这并不一件很难解决的事情。

“罗刹门不能出面。”慕阑烟果断的否决了。

转头严肃的看着崖绯,“无论是慕家还是我四哥,现在一定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朝廷还没得到任何有关我四哥被困于流寇的消息,罗刹门却已经出面救人了,大家会怎么想?慕家将门却和不清不楚的江湖门派有如此亲密交情,陛下近年来有多忌惮和厌恶罗刹门你不是不清楚,他会不误会么?那时,就不是我四哥一人的罪过了。”

所以无论如何,这事罗刹门都不能出面。

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那你还有别的办法?既然设计之人有心逼你,你四哥被困的消息永远也不可能传回来,若是皇城真的收到消息,也是你四哥被流寇所杀,这也就意味着你不可能通过正常的手段把你四哥保住,难不成,你真想去答应那设计之人的条件?”

两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或许还有别的方法,这件事,暂且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包括你二哥?”

“包括我二哥。”慕阑烟的回答十分果决,他二哥不该再去承受任何伤害了。

看着慕阑烟离开,崖绯重新拿起筷子,只是他没有再去钳菜,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突然间吧嗒一声,他手里的筷子断成了两节。

回到家里,刚进前院,便看到慕平楚在院里等着自己,表情不是很明朗。

“二哥,在等我?”

“贵妃娘娘来了,在内院等你,说是代皇上,探望你的伤情。”

神情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来,八成是来威胁自己的,至于筹码,就是她四哥。

“既是来探望的,二哥这表情怎么这么阴沉呢?”

张了张口,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并没有说出来,“你该是有分寸的,总之无论贵妃提什么要求,都不要答应。”

回头忘了慕平楚一眼慕阑烟便去了内院。

一进屋便看到高贵妃神色悠闲的坐在软榻上,看到自己进来眼底的精明算计快速闪过。

“贵妃娘娘。”

“小五啊,不必多礼,快起来,身上的伤都好了么。”

高贵妃想要伸手抚慕阑烟,但是她起身向旁边挪了一步便躲过去了。

看着自己落空的手,高贵妃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一些。

“贵妃娘娘这次来是为了何事不妨直说。”她今日真的很累,没有力气跟她纠缠。

眼底闪过一抹狠辣,高贵妃瞬间就收起了刚刚伪装出来的和善,嘴角露出了一抹骄横的笑容。

抬手屏退了身边的丫鬟,盯着慕阑烟看了一会开口到,“五小姐怕是已经知道了我是为何而来吧。”

抬眸盯着高贵妃,“为了让我嫁给您的儿子卞王殿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