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比很多一点 第8章 chapter8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chapter 8

果然,盛时年的表情迅速地沉了下来。连带着揽在我腰上的手劲也大了很多,隐隐泛出了痛意。

终于,他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动作利落地下了床,走到窗边站定。

我在他身后,看不见他的表情,心里开始忐忑起来。恼自己没有好好打算一番再开口,这样鲁莽。看他反应,似乎确有其事,而且他心里真的有心结。

也许,我该装作不知道的吧。毕竟他对我很好,而且,我觉得,他真的很爱我。

“明念臣他们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正沉浸在自己的心绪里,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好半天才想明白,付西沫会说那些话,也必然是听了明念臣的吩咐。一面觉得付西沫真的太不够朋友,一面又心疼她。

她也不过是爱上一个男人而已!

“付西沫那天过来,随口一说,也不是很明白。就说我爸爸害死了你的姐姐还是妹妹?我当时就傻了,也忘了再问下去。”

我真的是慌了。

盛时年不曾这样过,就算当年我们还未在一起,他做出大人的严肃模样,来批评我考试没考好太皮了,也不是这个样子。他总是这样,越沉默冷静,就越是可怕。

他现在这样,我也只敢问一句答一句。完全想不出对策。

“那么你有什么想法?”他突然转过身来定定看着我,眸子深邃,看不出情绪。

“什……什么想法?”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突然就有点受不了他这样,明明我们前一秒还好好的,他还温声软语地哄我跟我表白,下一秒就变成这副模样。我努力思索着他究竟是想问些什么,可是脑子里现在就是一团浆糊,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

到最后有些急了,便开始胡乱解释一通。

“我不知道……我当时就是觉得,不可能呀,你对我那么好,这些年你花在身上的不只是心思,是心血啊!你明明很爱我的……如果……如果付西沫说的是真的……”

说到后面已渐渐带了哭腔,大声地吼出来,好像声音大一些,这些话就能变成真的。

他走过来,左手缓缓放到我的肩膀上,轻轻拍着。

很奇异地,这样我竟然就少了很多不安。

“不要着急,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看法,没有在怪你,也没有责问你的意思。”说这话时,他眉眼之间仍旧没有愉悦的神色,但声音却温柔许多。

我揽住他的脖子,整张脸都埋到他的脖子里,蹭来蹭去。

若是以往,要我这样撒娇大概不可能,虽然我这样想过无数次。大概人被逼迫到一个程度都可以做出些独特的事情来。

盛时年就着这样的姿势把我抱到床边坐好,然后他拉了拉身上的褶皱,贴着我身侧坐好,又将我拉到怀里轻轻抱住。这一系列动作无比流畅,他曾经这样做过无数次。却只有这一次,单单是这一个动作,已经让我感动得想哭。

他刚才种种表现,已经证明付西沫说的话应当是八九不离十了。然而,他这些年当真是抛开一切,珍惜我爱护我,我不知还可以说些什么。

“苏子,我的确是有个姐姐,而且感情很好,我几乎可以说是她拉扯大的。在没有遇到你之前,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爱的女人。你爸爸,是盛家的老员工了。你知道吧,盛家的生意,门路比较广,跟道上的一些人也有牵扯,当时出了一些事情,你爸爸跟对手泄了密。”

短短几句话,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却已经快教我绝望。

我突然不想听到后面的话,虽然他说的这样云淡风轻,仿佛没有一丝情绪。但偏偏是这样的他,更是让人心疼。

我很想出言安慰,却不知道可以讲什么,我大概也没有立场吧。

“姐姐在那件事情里吃了些亏,后来事情愈演愈烈……”

说这话时,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姐姐过世后,我非常地恨你爸爸,一直想找到他好打击报复,没想到他也没什么好下场。真是可惜没能让我亲自动手。”

我很不适应他这样讲话,好像完全成了我不认识的人,于是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他这才从回忆当中回过神来,伸手抚摸我的眉眼,“幸好,你跟你爸爸长得一点也不像。当时,我找到孤儿院,原本是想你爸爸不在了,我就虐待一下你吧,可是……”话说到这里,他言语之间才带了一点温度,但更多则是无奈,“你记得吗?你曾经问我,第一次在孤儿院看到你在想些什么……我想,这小孩儿真是可怜,我知道小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是很惨的。但是,你真的……我还什么都没做,就心软了。”

他又这样絮絮叨叨说了许久,直到我几乎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苏子……苏子!不要睡过去,先下去吃点东西。”他依旧温声软语,没有刚才讲故事时候的悲凉语调和神色。

盛时年原本准备起身下楼,却被我死死抱住。那一刻的感觉很奇妙,也不是突然矫情了想撒娇。只是单纯为这个男人心疼,也懊恼自己的不懂事。如果我可以更聪慧一些,能够察觉到背后的这些牵扯,他或许可以不必这么辛苦。

相对地,我不但没有分担他的烦扰,反而离家出走让他操碎了心。

“苏子?”

他似乎误会了我的举动,声音越发温柔地安慰道,“你不要怕,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自己刚才不是也说了这些年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他一边说着劝慰的话语,一边伸手想把我拨开一些。但有时候女孩子闹气别扭来,是八头牛都拉不动的。

“唔……不要……”

“乖一点,你现在需要吃点东西。”

我仍旧动也不动地抱着他。他一开始还坚持着要把我拨开,到后面就不再坚持,反而回抱住我。房间里很静谧,窗外偶尔有呼呼的风声。

只是这样,几日来的疲惫仿佛就已经奇迹般地消失。

事实上在整个过程里,盛时年并没有细说那件往事,我爸爸究竟如何泄了密,他姐姐又是怎么过世,所有种种,他都轻描淡写地掠过。按照我凡事必探究竟的个性应该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但那时候就是觉得不忍。

他要抛弃那些过去,肯定是非常不容易,要经过许多的心理建设才可以做到的。如今既然时过境迁,也就不必要再揪着不放。

反倒是付西沫跟明念臣在这整个事件里所扮演的角色让我困惑。

后来我问盛时年,才知道最近明念臣在某个项目上被他虐了一把,一直想着“打击报复”。也是,按照明念臣那种睚眦必报,最是护短的性格,肯定是要找机会整蛊一下盛时年的。

只是他大概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

想来,在付西沫夸大地告诉我那些话之前,她也是一再确认了我对盛时年的心意,觉得不会闹出什么大问题才说的。

哪知道我就只是个纸糊的老虎,不过几句话就打击得我要离家出走。

大概是自卑这种东西天生就藏在骨子里,轻易是去处不掉。不然,何以盛时年这么多年的宠溺都曾稍减半分我的不安。

可世事就是这样奇妙,即便看起来有诸多不合适的地方,我们也还是这样平平稳稳地走了许久。其中偶有的小波折反倒成了这平淡生活的调剂,让我们能够更加明白眼前一切的来之不易。

仍旧记得多日前在饭桌上,他突然说起自己要离开娱乐圈的事。语调淡然,仿佛说着再平凡不过的事。

然而他多年心血,我是看得最明白的一个。比起盛世的工作,他其实更爱那个可以扮演别人的地方。

我准备劝他的话都没能说出口,他已经知晓,并一一化解。

“我原本是希望我们之间的爱是可以让彼此都更好,可是现在……无所谓了,彼此束缚又怎么样呢?如果你始终不能勇敢起来,就让我更强大一点好了。”

“对不起。”

“对不起?”他话语之间带着一点笑意,“不是应该说我爱你吗?”

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要让自己爱的人为自己牺牲,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难过。

“苏子,我知道你的不安很难消除掉,那就让我更努力一点。我刚才说那些,不是想让你觉得我牺牲了什么,而是,”他突然停顿了一下,静静地望着我,眼里俱是某种让我沉溺的情愫,“要让你知道,能够被你束缚住,我甘之如饴。以前我的人生曾有过各种各样我觉得重要的事,但是现在,没有什么会比你更重要。”

那一刻,我觉得窗外的阳光格外耀眼。那种耀眼的光芒仿佛能够穿透厚重的玻璃,温暖地洒在我的皮肤。

我想,一定没有谁像我,这么努力地想要抓住时光,又矛盾地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