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大人 第十八章 擂台立_仙元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第十八章 擂台立

宣白纸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灰十哈哈一笑,“逗你玩的,宫主说了,白纸你毛都还没有长齐,即使输了又如何?”

宣白纸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中不甘心的犯嘀咕,明明都长了好不好!真是的,下了床就不认人,渣男。

灰十来了一记摸头杀,笑嘻嘻的安慰道:“白纸还小,相信你灰十哥,人总会长大的!”

宣白纸从灰十的眼神中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安慰,反而是一脸的嬉笑,气愤的他站了起来,比划着他与灰十的身高,昂起下巴佯装天真的说道:“哎呀,灰十哥哥好像我长大了呢,你瞧瞧,至少我和你一样高。”

外形一直是灰十的硬伤,娃娃脸,一米七的身高,走哪都像没有长大的娃娃,现在被宣白纸这样明晃晃的指了出来,气的灰十脱下鞋子就朝宣白纸掷去!

宣白纸躲过鞋子,做了一个鬼脸:“略略略略,打不到我!”

鞋子是没有打到宣白纸,确实扔在了一个来后院收衣服的丫鬟,她一声惊叫:“什么人?”

丫鬟的声音惊动了巡逻的侍卫,宣白纸看着消失的灰十,还能怎么办?撒腿就跑!

宣白纸虽是跑了,可他却没有错过灰十留下的话:“擂台比武,切记只能使用你的那个古怪武器,不能使用大刀!”

灰十的话一出,宣白纸才反应过来,他与薛一星干架的时候,用的是长弓。不让自己使用大刀,是提醒自己不要暴露双系武器吗?

薛一星双耳微动,顺着喧闹一声望去,只见后院上方飞行之人,不正是自己挖地三尺也要找到的宣白纸吗?

薛父放下手中的棋子,打趣的说道:“情郎都找到家中来了,我儿还不出去一见?”

薛一星落下自己手中的白子,狡黠的一笑:“阿父,明知他是我手中的棋子,何苦要打趣于我?”

薛父点点他的额头,恨铁不成钢:“要是你这脑瓜子在无双面前聪明一点,你两又何苦落的现在的局面?”

“阿父,我和他的事情,你不懂。”

知子莫若父,薛父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崽子明明就是放下无双那个孩子!而无双对一星也并非无情,这两个孩子闹得现在的局面,他还真的就整不明白了。

两人之间也并非有第三者插足,哎,儿孙自有儿孙福,就让这两个孩子去折腾吧!

薛父落下最后一子,看着薛一星惊诧的神情,淡淡的说道:“姜还是老的辣,一星你输了。”

“帮主,林帮来消息了。”

箫钰之看过私信之后,一扫桌案,“好一个白银城薛家!”

“帮主,息怒!” 传信管事吓的双腿一软,赶忙跪了下来:“若是不长眼之人,这就派人清掉他们。”

箫钰之气归气,心里门道清楚着,薛家同百里家世代捍卫着白银城边境,对白银城贡献巨大,自己若是因为与墨黑的斗争毁了薛家,只怕是折寿的,想来不划算。

“叫宁月天过来!”

箫钰之声音平静了下来,管事才敢偷瞄箫钰之一眼,悄悄的擦擦自己吓出了汗珠,规规矩矩的应道:“是!”

管事退了出去之后,吩咐下面的人:“帮主要见月小姐,传令下去。”

不到一刻钟,一名神色严肃的黑衣少女进入了大殿:“师傅!”

箫钰之看着肤色白皙,姿色上等的少女,眼中不见一丝喜爱或者怜悯,有的只有对于棋子满意:“宁月天,来飞鸿帮多久了?”

“回师傅,月天来到飞鸿帮十五年了。”

“好!”箫钰之将一副画卷丢到了宁月天的脚边,“接近这个人,在适当的情况下,除掉他。”

宁月天弯下腰,捡起脚边的画卷,打开画卷,只见一眉开眼笑的俊朗少年跃然在画卷之上,一眼过后,收起了画卷放入空间之中:“师傅,我知道了。”

箫钰之自殿阶上走了下来,摸摸宁月天的发丝:“乖孩子,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明日拜别你父母之后,就出发去白银城吧!”

宁月天眼眸闪烁了一下,最终还是张开了口:“是。”

箫钰之顺着宁月天的头顶摸到发尾,轻柔的说道:“以后你就是蓝银城林帮的少帮主,林月天了,要乖乖听话,知不知道?”

“月天明白。”

箫钰之低下头,捏捏她水嫩的脸颊,满意的点点头:“真是个乖孩子!”

宣白纸的擂台一摆,台下顿时水泄不通!

他一出现自是引得台下□□不止,但是当他的话一出,台下顿时雅雀无声——“各位抓捕我,无非是想得到薛家的三个承诺。若是你们不按我的要求来,我自当上薛家去,与薛家儿郎成亲,那个时候,只怕你们蛋打鸡飞,还要遭到我的报复!”

百里无双站在城楼之上,看着擂台上毛都还没有长齐的狗东西,十分的想不明白,就这狗东西,要身家没身家,要身高没身高,就别提修为了,怎么勾搭的薛一星?

难道是那张脸吗?脸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了,百里无双摸摸自己的下巴,自己也不难看,为什么就不能从了自己呢?

宣白纸将自己准备好的横幅往擂台上一挂,只见横幅清楚的写明了要求:“一天只接受三人的应战,超了请自觉排队!”

这要求没有几个人能接受,顿时就炸锅了。

“这小子不是在耍我们吗?”

“就是就是!”

“一天三个,我们这成千人快要上万了的人,得排多久啊?”

“我看呐,还是咱一起将这小子抓住去薛家换承诺算了!”

.....

宣白纸看着台下议论纷纷,都准备大打出手了,心里想着还是师傅大人的主意好使,笑眯眯的说道:“算了算了,没有意思。要是你们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我还是乖乖的自己去薛家算了,话说上次一别,我都还有点,想我的小夫郎了呢~”

百里无双拳头捏的咔咔作响,心里告诉自己,这是薛一星的计策,自己一定不能上当!

只是一想到宣白纸说的小夫郎,他就恨的牙痒痒。

宣白纸的话一出,台下终是安静了,不服也没有办法,排队的话,自己好歹是有点希望的,要是宣白纸自己送上门了,那么自己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毕竟那可是薛家的三个承诺呀。

“大家如果没有办法排出先后顺序来,那我这里有个方法,大家一试如何?”

“什么方法?”

宣白纸从自己的空间中取出来一个陶瓷罐,“这陶瓷罐中有我折叠好的纸条,每个纸条上我编著了一个数字,一共五千个,你们一人抽取一个,挑战我的便从这数字开始,如何?”

许是百里无双的眼神太过灼热,宣白纸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神,还附送了一个媚眼:“看样子百里公子也十分的感兴趣呢,要不要一起来呀?”

百里无双冷哼一声,显然是不来。

宣白纸也不气,笑呵呵的说道:“话说还得感谢百里公子,要不是百里公子的一句学艺不精,我哪里来的今天的机会,同各大名门世家子过招?”

“别得了便宜卖了乖!”

薛一星混在人群当中,看着百里无双被宣白纸气得无话可说,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看上了宣白纸的才能!抬起手对宣白纸竖了一个大拇指,用嘴型对着宣白纸说道:“考虑一下,来我家族,如何?”

“不是臣服了?”宣白纸一脸嬉笑,同样用嘴型回应了他。

薛一星苦笑:“眼拙了。”

宣白纸摇头,“可惜了,我没有兴趣。”

二人的交流不过在一刹那间,当有人捕捉到宣白纸的异样之时,顺着他眼神而去,哪里已经空无一人。

“宣白纸,久仰大名了!”

清脆的女声从对面传来,宣白纸一眼看去,只见一艳丽貌美女子俏生生的站在他的对面,手中持的是一绿色竹笛,脚边环绕着的是一血色毒蝎!

宣白纸眼睛一眯,这女子与那蓝倩倩有几分相似,从她的穿着以及手中竹笛加上那毒蝎来看,他的心里已经有几分猜测了。

“蓝宫主亲自来会见鄙人,鄙人真是三生有幸!”

蓝鸾箫并不想与宣白纸多说废话,细长的柳眉倒竖:“宣白纸,我既然来了,那么就开门见山说明话题,只要你将我蓝银宫宫主信物交出来,那也便既往不咎!”

“只怕蓝宫主说笑了,我与蓝宫主素昧平生,怎么会有蓝宫主的宫主信物呢?”

蓝鸾箫轻哼一声,“你我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你与我蓝银宫叛徒蓝倩倩却是相交甚久!蓝倩倩曾亲口承认,与你在紫岩生活了大半年之久,这是蓝银宫上下皆知道的实情。

而现在世人皆知,蓝倩倩杀了我母亲想要夺取蓝银宫宫主之位,不料被我撞破潜逃走了,如今下落不明。

蓝倩倩失踪之时,偷取了宫主信物!她为了保命,将信物交给于你,这也是说不准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