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尘舍 第二十一章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风染觉得她最近真是有点……点背?

先是差点错过入学时间,成功进入考场后接到任务帮村民看守村落。却又突然遇到猛兽袭击,偷走了村民的东西。之后又遇上了一个定点小boss被无辜殃及,再然后……

不,不不。这么算下来她不是有点点走背运,而是很走很走很走背运。

哦 ,她又看见了那只喜欢自言自语的黑!猫!

黑猫?

对了!

她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它?没错!她想起来了!

就是自从那次在城外不小心看到它,才会发生主城失火,猛兽突袭村落,自己也才会有后来的被无辜殃及,以及现在的……沦为信差这种苦逼要到处跑的角色!!!

她黑着脸回想了这一连串的悲剧,又看了看和那只猫将要同行的路。果断转身去寻找另一条通往矮人族的道路。

就在风染走后不久,亡乐一行人便站在了她刚刚停留的地方。

“据载,这是通往僬僥一族最近的路。”一路走来都跟着他们的白袍人不知从何拿出一本书翻阅着。

黑猫懒得回应,只是摇着尾巴蹲在白墨卿的肩头。自从那家伙上次突然出现后,它几番考虑将其划入幻觉范围内后便一直将其彻底无视。

反正无聊那家伙做什么也顶多影响我的视觉而已,它这样想。

“这应该是最近的一条道了。”徙泊远回忆着曾经在书房看到过的地图标示。

苏瑾玥仍坐在代步工具上,揽着依然处在昏迷状态的战连歌有些担忧的看着亡乐:“小墨,她好像迷路了呢。”她一脸温柔笑意盈盈的看着不知低喃何语的战连歌,歪头建议,“不如……”

“学姐我说了不要给她用任何有害健康的药哦。”亡乐眨着眼,十分无辜的看着苏瑾玥。

一旁已然恢复良好且无任何后遗症的男孩看着她们说着他不知所谓的事情:“我们,还要等什么人吗?”不然大家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站在路中央说话呢?

徙泊远看向黑猫,男孩也跟着看去。

“干嘛都盯着我看!”亡乐一脸莫名其妙的有些炸毛,“走了走了走了,有什么事都先找到矮人再说!”说着便率先令少年快步离开。

“好吧好吧。”女子微不可查的低叹又无奈笑着驱兽跟上,晓乐也紧紧跟在青年的身畔,手不自觉的拽着对方的衣袖。徙泊远随意扫视了一眼男孩紧紧拽着他的手没有甩开。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不如将她丢入熔炉中试试看?

小墨,就算是凤凰也是可能被烧死的。

骗人的吧……

谁在说话?

昏昏欲睡的感觉中,全身无力的战连歌好像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话,刚想要仔细听下去却觉得又换了人。

骗子。

我任性?我胡闹?我任意妄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在笑?

略觉刺耳的笑声充斥在她的附近,这下不用凝神便也听得清清楚楚,连带着包含的感情也被清晰的传来。

那么……悲伤。

那么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她感觉自己抬起了头,看着近在眼前一个黑衣的孩子轻喃着倒退向悬崖。原本一脸讽刺的面容上换成了释然的笑。

不如死去。

不——!

“不!”

她尖叫着挣扎醒来。

眼前是莫名熟悉却从未见过的场景。

“殿下”。

有婢子掀帘而入,低眉顺眼,秀口轻张。:“凤皇殿下,您有何事。”

什么……事?她迟疑开口想问这是何处,张嘴却改口道:“不过噩梦罢了。”

婢子上前递来茶水,她接过挥手让人退下。

端着茶,略略出神的对着窗口,猛然惊醒。

欸?我刚刚还想问我是谁呢!

在战连歌的梦境之外,早已抵达矮人族几日的众人被临时安排在一间独立的院落中,例行每日聚在一起观察她什么时候会醒来的亡乐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

“啊,出不来了吗?”亡乐有些无奈的叹气。

身边的白袍人翻着手中书断定:“梦中梦。你要进去吗?”

“小墨。”苏瑾玥有些担忧的看着它,唇角却依然带着微笑。

在梦中做梦?亡乐有些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人:“学姐你为什么总喜欢喊我的名字啊还有……”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啊喂,昏迷不醒沉醉在梦中的人是她又不是我!

“凤皇殿下……”梦中的战连歌在低声咀嚼着之前婢女对她的称呼。刚刚,是在叫我吗?

梦境之外亡乐摇着尾巴在她床畔随意走动:“等她自己出来的话要多久。”

“短至三五天,长约一年半载,都有可能。”和善的矮人摸着长胡子在一边诊断。

“那这看样子可不好办了。”亡乐呲着牙站在床头。“不过既然是梦,那总会有醒来的一天吧。”这样想着它又说:“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趁着被红王追上前……大家都有自己的武器么?”它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我们有没有武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使用武器吧。”苏瑾玥手放在战连歌的额头,那家伙一直都不断在呢喃什么。“也不知她在梦中瞧见了些什么,落了这么多的汗。”她说着又拿起床边的汗巾为少女擦汗。

“那是梦啦……”亡乐头疼又有些无所谓的看着床上的少女,“梦到了尽头,自然会醒来。”

“真的吗?”一个声音低低响起。它扫尾转身看向提问的人。

“真的吗?”许是怕它没听清,那人又重复了一遍,音也提了上去。“梦到了尽头,就会醒来?”

“没梦可做了你不醒来还干嘛?”亡乐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身穿白袍的那人。

“梦到了尽头,自会醒来……自会……”那人却只是反复念叨着那句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却不再理会它。

真是奇怪的家伙。

“小墨?”女子抬眼叫它,“你自己一个人在念叨着些什么?”

“学姐你在担忧什么?”亡乐摇摇脑袋,“担心红王追上来然后敌我不分的伤到你吗?”

“不,我只是……”苏瑾玥眸光闪烁却像是宝石珠光流动,唇角的浅笑微微加深,“不,没什么。有你在,我又怎会出事。”

“喂喂,学姐。你这么放心的依靠我这个新生真的没问题吗?”

亡乐身上的毛炸着,似是气恼,大声的和苏瑾玥吵闹着。倚着窗棂的白袍人默默看着她们,眼里涌动着不知是悲伤还是喜悦的感情。

如果梦到尽头便会醒来,那么我的这场梦还有多远?

是不是,我离你其实只有一场梦的距离。

例行探望结束后,苏瑾玥便拉着徙泊远和晓乐跟着矮人族长一起跑到隔壁的院落中,说是要好好研究研究关于白墨卿身体的状况。留下亡乐独自一人和疑似高级幻术成像的某个家伙。

“你说……她是为了什么不愿意醒来?”黑色的猫儿歪着头,趴在床褥上凝神屏气的看着遗失梦中的少女。

“我可从没这么说过。”白袍人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盏茶,慢慢品着。

“不是你说的它可能在梦中止步不前么。”黑猫直起身子转了话题,“话说你觉得那个矮人族长是学院的人吗?”

“怎么说。”

“没什么,就是觉得要不是学校的人,那位苏学姐能和他聊什么一直聊到现在。”亡乐抬头看看窗外的大太阳,“从早上来过后到现在整整一个上午。”

“阿远和晓乐不是也在一起吗?”

“所以更奇怪啊,他们四个到底是有什么好聊的?”

“一起瞧瞧去?”那人转了转茶盏,“想知道,自个儿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算了吧,我可没兴趣。”它看了一眼旁边稳坐不动如松的白墨卿,“我估计就是小白的问题比较严重,再加上其他的问题给啰嗦了这么半天吧。比起那个,我更好奇她究竟想说什么?”它点点下巴指向战连歌。

“若真是想知道,进去看看就是。”那人毫不在意的随口道。

“别人的梦那是说进就进的……不过,”它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本厚厚的札记,匆忙翻阅着。“哦……有了,老板交代给的情报任务里有这一条。说是最好能拿到凤族新任族长战连歌梦魇的内容。咦……我就说她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亡乐还在一旁絮絮叨叨着什么,白袍人却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垂眸饮茶。

“啊……说起来,学院好像还给我什么任务来着。真是的完全不想去做了现在……啊……还有老板交代下来的按剧本走任务……啊呀呀,都怪那个红衣服的变态!”亡乐有些恼怒的抓着墙,“现在什么计划都乱套了啊啊啊啊啊……什么都不想干!”

“那就去吧。”

哎?抓狂间它好像突然听到了什么题外话?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去哪儿?”它反射性问。

“她的梦里。”那人轻轻一笑,带着些宠溺。

唉……嘿?这是什么跟什么?

云雾缭绕,宫殿巍巍于山脉之间。站在主殿之上的空地上,她俯身看着不远处的牌匾。鎏金的大字,龙飞凤舞的内嵌在不知用何种木头磨成的平板上。边角有着火焰的暗纹,似乎一伸手就能触到。

凤王殿。她回想着之前在下面看到的文字,又皱起了眉头。那些人叫我凤皇殿下。而且……她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她是凤族殿下不错,可她不是凤皇啊。难道她已然加冕了?抬手划破空间,拿出神器端在手中反复看着,她疑惑又起。她明明记得之前是在与一个奇怪的人打斗,而且还和卑劣的龙类同行……难道是梦吗?可这里……她转身打量着四周。这里也并不是记忆中凤族的居所啊。难不成又换地方了?还是说,龙类……对了,那个龙类!

如果说之前的事情都是真的话。她匆匆撩起自己的衣袖。之前那个一身白毛的混蛋抓伤过她的手臂,如此说来她的身上应该还有些……痕迹才对。她有些怔怔的看着自己光滑的皮肤……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像是一直都呆在温室中被好好呵护的幼苗。

那是……梦么?那这里,就是现实了。她眨眨眼,不太确定的收回手。又巡视了一遍自己身处的地方。

长吁一口气,想要放下始终不稳的心。之前的那些慌乱不过是因为将梦境和记忆混淆了而已。如今分清了现实与梦就好了,可为什么,心里依然会有强烈的不安呢。

“这样……不太好吧。”翻来覆去半天临到尽头,它趴在床上又退缩起来。万一进去出不来可就麻烦了。

“我始终都会在你的身边。”白袍人点起一柱熏香淡淡道。

就是这样……才觉得更麻烦吧。

“好了,现在最要紧的事不就是让歌醒来吗?”那人看着它,“多一个人到时对上那家伙就会多一份胜算。”

“有用吗?之前他们两人对上,还不……”它偏头看着昏睡中的人有些发愁,“要不我们还是……哎等等,你们认识!”黑猫反应过来什么诧异的眨眨眼,“还很熟悉。”

“自然。”那人的唇角又染上笑,轻轻拨动着茶盏。“还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该出发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它弱弱的缩在床一角。

“当然……来不及。”那个人展颜一笑,笑容像是融进了阳光,看的它竟会有种瞬间的迷恋。

那样美好的笑容,真是令人……羡慕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