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起不嫁 第28章 28_流浪思河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叶怀今专心着手里的动作,只是那噙着淡笑的嘴角出卖了她。

妙宁心一喜,手撑着背后的流理台,几乎要凑在叶怀今的面前来观察她的表情,“嗯?有没有喜欢我?”

叶怀今,……

叶怀今淡定的洗了洗手说,“粽子煮好了,我帮你剥开。”

叶怀今打开锅盖,用筷子把粽子夹了出来放在案板上,把扎线剪了剥着箬叶,箬叶有点烫,叶怀今用手指拨弄了几下,被烫到了又摸摸自己的耳朵解凉。

一瞬间连耳朵都有点红了。

“你真可爱。”妙宁说。

叶怀今看了妙宁一眼。

妙宁咧嘴一笑,“我没说你,我说的是粽子君,真可爱。”

“我也没看你,我看的是后面的糖罐子。”叶怀今上扬嘴角,温柔回应。

“喔——喔——”妙宁微微眯着眼,“怪不得你看我的时好甜的——”

叶怀今柔目淡笑,没有理会妙宁的贫嘴,她把粽子放在碗里,连着筷子递给妙宁,“端午安康。”

“我还买了艾草,等会儿挂在门上。”

妙宁偷着乐,她把碗接了过来,放在餐桌上,她吃的是咸肉粽子。

叶怀今不爱吃咸的,她的是蜜糖粽子。

妙宁看叶怀今吃得起劲,她硬要夺过来咬一口尝尝。

叶怀今不和妙宁争执,又重新拿了咸肉粽子出来。

打开电视看正在直播的赛龙舟节目。

妙宁玩着手机,看着朋友圈里有人晒着电影票,妙宁两只手指放大看是《送我上青云》,配文:“爱欲是生死之门,每个人都会穿过这道门,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还挺有意思,妙宁瞥了一眼叶怀今,闲话,“下午我们去看电影吧?”

“可以啊。”叶怀今点点头。

妙宁看了看下午的场次,三点半。

庆陵的温度达到了二十七、八度,妙宁穿的深墨绿色休闲衬衫,半截扎在黑色紧身裤子里,露出纤细的腰,抹上西柚色口红,刷刷挺翘睫毛。

看起来有少见的灵气和生气。

叶怀今朴素的穿了白色裙子,胸前有扣子,微微翻领敞开,露出白皙秀颀的脖子,带着一条精致的锁骨项链。

妙宁不由自主向下瞄了一眼,的确比她身材好。

“叶怀今,我帮你涂个口红。”妙宁向叶怀今扑了上去,踮着双脚一只手把着她的肩膀去够她的嘴唇。

叶怀今心里一惊,生怕妙宁会摔倒,下意识伸出手扶住妙宁的后腰,将她拉近自己。

两个人挨得极近,互相能感觉到对方的柔软,妙宁甚至还能能闻见叶怀今呼出的热气里有蜜枣甜气。

妙宁直视着叶怀今柔软的嘴唇,心中生出一种口渴感。

她舔了舔嘴唇,抬眸扫了一眼同样盯着她嘴唇的叶怀今,妙宁露出两个小虎牙嘿嘿的傻笑着。

叶怀今把妙宁放下,接过来口红旋开盖子,说,“我自己来吧。”

叶怀今顿了顿,憋着笑说,“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快去擦擦。”

妙宁惊了,吞了吞口水,有…有这么明显吗?!

妙宁飞快的跑到镜子前面,扫了一眼自己干净的妆容,回转身来,瞪着叶怀今,“你逗我玩?”

叶怀今打开门,下午三点的夏初阳光照射进屋里。

她背对着逆光,穿着白色的裙子,眉眼温顺,专注望着妙宁的眼有宠溺与纵容。她露出小梨涡,笑笑,“好了宁宁,快走了,三点了。”

妙宁一时间愣了愣,待她回过神来,叶怀今已经走到了电梯口。

妙宁吸吸鼻子,这种亲昵的感觉对她来说太久违了。

电影院离家不远,两个人走路过去十多分钟。

妙宁拉着叶怀今的手,并行挨靠在她的肩膀处。

妙宁选了最后一排座位,到电影院的时候刚刚开始放片头,坐定后叶怀今把手中的爆米花放在妙宁的怀里。

来之前妙宁对这片电影并没有太多了解,扫了一眼评论是一部从女性视角出发的电影,由姚晨扮演女主角盛男。

沉默黑暗的电影院,整个电影前半段温温吞吞。

直到姚晨一句台词,“我想和你做.爱。”

一瞬间整个场子都爆炸了,周围窸窸窣窣想起了唏嘘声和倒吸气的声音。

社会教女人守身如玉,却没有女人教如何面对自己内心的欲望与渴望。

妙宁偷瞄了一眼叶怀今,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电影屏幕,眼睛里翻出点点细碎的光。

电影看到最后盛男在和男友人翻云覆雨之后,男友人满足的闭上眼入睡,背对着他的盛男却在专注完成自己的事情。

黑暗之中有人在小声议论,“她在干什么?是癌症犯了?还是有心脏病?”

妙宁心里一酸,她知道盛男在干什么。她一点也不陌生,多少次她也在这样尝试摸索一知半解。

盛男在达到自己的点,不是只有男人能够满足女人。

就像姜延对她一样。

妙宁眼角微湿,她拿手背试去。

黑暗之中,妙宁目光只放在叶怀今身上。

妙宁因为寒暑假打工原因,一直都留在庆陵。大一那年春节,姜延和他妈闹别扭,他妈全庆陵上下找他,他四处躲着死活不回家,最后无处可归赖在了妙宁的出租屋。

那是妙宁第一次一个人过年,万家灯火时她冷漠的看着春节联欢晚会,姜延蜷在沙发上玩手机自娱自乐。

倒计时零点,各干各的事情都忙得没顾上说一句‘新年快乐’。

妙宁开了一瓶白酒,是爸爸珍藏的,她一直没舍得喝。

这个特殊日子该缅怀一下。那个时候她酒量还没这么好,和叶怀今一杯倒的酒量差不了多少。

她仰头酒刚过肚,脑袋就已经不清醒了。

喝着喝着,姜延也拿起了小酒杯,不停的呼哧辣着舌头。妙宁一看就笑了,她豪迈的碰了碰姜延的杯子,“你这个小酒鬼,也要有爸爸的啤酒肚了。”

喝着喝着,姜延红了脸,醉着眼,他握着妙宁的手牵引在自己身上,细碎的吻在妙宁的耳朵上说,他说,“妙宁,要不我们假戏真做吧,试一试。”

“这大晚上的,多不好玩儿啊。我好不容易来的。”

姜延到肩膀微卷的长发,没有任何攻击力的长相。就像是她内心深处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起的那个人。

妙宁流连过那个人柔软的头发,四周都浓厚醇香的酒气,她眼睛里有泪,眨的难受,她嘴里喃喃道,“你不好容易来的啊。”

“那今天就别这管这么多了,都忘了吧。”

就这样,两个人疯狂的吻在了一起,颠倒在客厅,直到精疲力竭。

新年早上,两个人坐在床上发呆,锤锤头疼的脑袋,内心深处没有任何愉悦感。

后来他们又尝试做了几次,都是草草了事。

姜延笑着说,‘妙宁,你一点都不生动。你多看看别人是怎么浪的。”

她淡定的穿上睡衣,回应,“姜延,你看了这么多,还慌里慌张,生怕……”

姜延呲牙咧嘴。

妙宁抿了抿嘴,掩下那句会伤害姜延男人自尊的话。

他们互相背过身去,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心里都知道。

其实在事过之后,在姜延沉睡以后。妙宁窝在被窝里屏住呼吸,在痛苦里找寻到了那一丝丝自我的快感。

在那样荒唐的关系里,妙宁逐渐清醒,逐渐找到真实的自己。

也唯有那刻,她的心才静得下来。

妙宁揉揉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泪流满面。她抹去泪水,手在微微发烫,心里也在发烫。

电影院的环绕声,妙宁一句也听不见。

很静,静到只能听见叶怀今紊乱急促的呼吸声。

感受到炙热的目光,叶怀今侧目,眼圈红极了,看见妙宁,她笑了笑说,“电影有点感人。”

“嗯。”妙宁递了一张纸巾过去,回应一个轻轻的笑。

与此同时,妙宁在心中默默念着,‘我也感同身受。’

电影看完,妙宁在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

再出电影院时,已接近黄昏。橙黄色的光落在两人身上,与叶怀今暖棕色及肩发遥相辉映。

叶怀今转去商场负一楼的超市,找到熟悉的专柜,又买了很多生活用品。

庆陵市挺大的,有九个区。妙宁亦步亦趋,她问,“叶怀今,你对这一块很熟悉?”

叶怀今转着手中的蒸锅,看看价格标签,又敲了敲说,“是啊,我以前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

妙宁眼睛一亮,“这么说,我们住得挺近的啊。”

“怎么没遇到过。”

叶怀今有一瞬间的出神,她很快恢复如常,放下手中的蒸锅,向前边走边说,“时间没对上吧。宁宁,我看见酸奶好像在打折,你不是最喜欢黄桃口味的吗?”

妙宁顺着看去,惊奇,“这么大的折扣?买三箱,端午节过后我带两箱去办公室。”

“嗯嗯。”

两个人在商圈转了好久,回了家,叶怀今洗完澡之后就开始收拾行李了。

叶怀今又买了很多庆陵特产,她把行李箱压实,说,“我有个同事,她是庆陵人,她让我带点芝麻饼和麻辣兔头。”

“我还给孩子们带了糖果。”说着叶怀今拿起包装袋再次确认了一下,“纯果汁成分,不含人工色素和防腐剂。”

妙宁在空调屋里穿着吊带裙,有点冷手臂,她打了个喷嚏,“你对她们这么好,就怎么没有惦记我。”

叶怀今扫了一眼妙宁酸酸的表情,她温柔的露出小梨涡,“宁宁,你来下下个月来南城,我天天给你做饭?”

妙宁狂喜,“真的?真的?”

“这可一言为定了?”

“当然。”叶怀今把她的白色丝绸长袖睡衣披在妙宁肩膀上。热热的指尖触碰到她冰冷的皮肤。

叶怀今提了一嘴,“我明天十一点的飞机回南城。”

“我送你?”妙宁抓住叶怀今的手,抬起急切又有点不舍的眼眸。

叶怀今轻松地笑笑,“不用送我。”

“你看着我离开会难过的。”

“宁宁。”

妙宁心里一凛,她摇摇头甩开脑海里的往事,说,“我送你上出租车,这总可以吧。”

叶怀今想了想,沉重的点点头,“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