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明天 第五章_迷途不返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李义泽一直待在卧室没出来其实是在网上订购儿童床和儿童椅。这间公寓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只有一张床,也没有椅子。现在要多个孩子,实在是不太方便。想了想,又打开网页订购了大米,面包,牛奶,和一些新鲜的水果。自己一个人就凑活了,可不能让孩子也跟着凑活。想到小唯的小脸,李义泽的心又沉了下来。自己是他的叔叔,按理说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很亲,可是因为那件事,一直无颜面对家人,更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小小的孩子。想要亲近又害怕亲近,一时烦闷无比。

控制着轮椅来到客厅,许游弋一行人已经不在了,李唯一个人坐在茶几旁边的地上,正把家里带过来的东西一件一件从书包里拿出来整理着,主要是一些图书,画册之类的。李唯整理的很仔细,边角翘起的地方也一一小心地抚平,压好,好似对待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李义泽来到李唯身边想帮着他一起整理,此时门铃响了。

李唯赶紧爬起来说道:“叔叔,我来开。”蹬蹬蹬跑过去把门打开了一条缝,脑袋探出去看着来人。

原来是许游弋走前订的外卖到了。叔侄两个一起吃了顿无声的午餐。

吃过午饭,李唯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放心的开口了:“叔叔,我周一怎么去学校啊?”

李义泽把吃完的外卖盒扔到厨房的垃圾桶,回到客厅后,就听到小家伙憋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望着自己的眼中还带着些许担忧。

“叔叔开车送你。”李义泽漫不经心地抛出一句。

果不其然,李唯听了这话后,有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眼中的担忧即刻变成了毫不掩饰的惊奇,外加一点崇拜?

李义泽出事之前有一辆车,是他哥送给他作为考上大学的礼物的。出事后一度闲置了。那段时间,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般,整天窝在家里,消极厌世外加自我厌弃,对整个世界都是无一例外的排斥。后来在学弟许游弋的劝说下勉强开始正常的生活。两年前,又在他的游说下申领残疾人驾照,蒙了好几层灰的车也得以重见天日,安装了辅助装置。把李义泽的活动范围从家附近扩大到了整个市区。

*******************************************************************************

周一的早晨,季家一阵鸡飞狗跳。

上了大学后习惯睡懒觉的季玉在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总算清醒过来,从床上一跃而起,火速洗完脸刷好牙,还要伺候家里的小祖宗穿衣洗漱。早饭是来不及吃了,临出门前抓起餐桌上季妈妈准备好的包子,面包,匆匆喝上一口牛奶,便领着睡眼朦胧,呵欠连天的季珏上学去了。好在幼儿园离家不远,走路最多一刻钟。紧赶慢赶,总算在8点关校门前将季珏送进了学校。没想到校门口还遇上了刚下车的李唯。两个小家伙手拉手往教室的方向奔去。

李义泽挺久没这么早开车出门了,正好赶上上班早高峰,路上停留了不少时间。把李唯急得不行,还好赶上了。李义泽正想发动汽车离开,眼睛一瞥,看到了匆匆向校门口走来的季玉兄弟俩。哥哥的一手牵着弟弟,一手拎着包子,肩上挎着个小书包,头上还顶个鸟窝,很是狼狈。李义泽不禁勾起嘴角。

季玉看了一眼送李唯上学的私家车,没想到驾驶位坐的居然是那个叔叔,有些意外,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也会亲自送侄子上学啊。看着看着,冷不丁,车里的人也向这边瞥了一眼过来,季玉不知怎么的,心里突地一跳,想到昨天刚见过面,是不是该上前打个招呼,他家不是靠近财大嘛,运气好的话可以蹭个车。又一想,昨天才第一次见面,话都没说上几句,贸然上前也太奇怪了,像是上赶着巴结似的,一时有些犹豫。

不过显然,李义泽没给他做决定的机会,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发动汽车,调转车头,一眨眼加入到了早高峰车流大军中,寻不到踪迹了。只留下季玉傻站着,对着车离开的方向干瞪眼。

切,果然是个冷冰冰的人。季玉腹诽着。手中的包子一口塞进嘴里,乖乖去车站等公交了。想到今天上午没课,还可以回宿舍补个眠,心情又多云转晴了。

来到寝室,推门一看,果然,没课的早晨大伙儿都还在床上赖着。季玉也轻手轻脚地爬上自己的床,脱了衣服,盖上被子,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这个回笼觉睡得极不安稳,一直在做梦。梦里一个男人背对着自己向前走着,背影有些眼熟,季玉看到自己追上前去拍了拍对方肩膀,男人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脸来,赫然是李义泽的脸,连冰冷的表情都如出一辙。不过李义泽没有理会自己,回过头依然往前走着。

这时,突然从李义泽左边的方向冲出一辆车,直奔他而去。

“小心!”季玉想大声提醒李义泽。可是喉咙像是被人扼住,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李义泽还是毫无知觉地往前走着。车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季玉急得满头大汗,想冲过去推开他,脚却像被胶水粘在了地上,一步也迈不动。

“嘭”地一声,李义泽被撞得飞了起来,又重重地落到地上。季玉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爆裂开来的声音。

“不要!”季玉一下子睁开眼睛。眼前是雪白的天花板,不是殷红的一滩血。

“做恶梦了?”坐在书桌前玩游戏的周浩然一脸关切。

季玉坐起身来,冲周浩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现在也不想说话。伸手擦了下额头的冷汗,身上感觉有些粘腻,估计也出了不少汗。拿过床头的手机,一看时间已经11点多了,另外两个室友早已不在寝室。季玉翻身下床,从衣柜里拿了换洗衣物,进浴室冲了个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