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心动:墨少实力宠妻 第二十五章 近乡情更怯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宁凝闭着眼睛,身体有些僵硬,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有一股视线一直在看她,于是她干脆把脸转向窗的方向,不想让他继续看自己。但是,宁凝不知道的是,岑墨虽然不能直接看到她的脸,但是他能从玻璃窗上看到她紧闭着眼睛的清秀小脸。

睡不着,宁凝的心有些着急。

为什么会睡不着,越来越清醒。明明吃晚饭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睡意的。难道是上飞机的时候睡得太久了?其实也不久啊,大概也是半个小时的时间。

放松,放松,放松……

宁凝慢慢地呼气、吸气,让自己的精神渐渐地放松下来。

不久,浓浓地睡意来袭,宁凝的头靠在椅背上,真的要睡着了。她的头一点一点地往下掉,岑墨一直都偏着头看她,看到这一幕,觉得凝凝真的很可爱,他轻轻地把她的头挪到自己的肩膀上。

心中深深感叹,真好,能在这里遇到你。

这么多年了,我每一次去看你都是瞒着你,这一次本来也是想要瞒着你的,可是没有想到,阴差阳错,我们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真的不舍得放开你的手。

岑墨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在心中默问,宁凝,你感受到我的心跳了吗?你可知,在见到你时,我才感觉我的心是跳动着的。我的生活中没有你,就是一滩死水,没有一点的生气。

真的很想一直都留下你的身边。

你的身边能不能给我留一个位置,一点点的空间即可。

有时候,我总是天真地期待,如果,你也能爱我,那该有多好啊!

妈妈总是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否则大家都不会幸福的。

如果真的不能在一起,那我就做你的哥哥吧。

飞机的灯光暗了下来,许多人都已经进入了睡梦之中,宁凝依旧睡得深沉,但是岑默一点睡意也没有,鼻息间萦绕的是她的气味,如此怀念的时刻,他要好好地感受。

轻轻地在宁凝的头发上落下一个如雪落的吻,给她调整好睡觉的姿势,温柔地环着她的肩膀。

凝凝……

现在的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宁凝睡觉喜欢乱动,飞机的座位又狭窄,岑墨不敢睡得太沉,紧紧地抱着她,才不至于让她乱动掉出座位。

宁凝半夜因为肚子饿而醒来,迷糊中睁开眼睛,手在空中摸索了一阵,听到平缓的呼吸声,她才发觉自己现在在飞机上。

她动了动,发现自己正舒服地窝在岑墨的怀里,脸有些发热,等岑墨也动了动,她赶紧从他的怀中溜出来,心虚地坐直了身子。究竟为何心虚,她也想不明白。

“怎么啦?”岑墨带着睡意的声音低沉而好听,他的身子向宁凝的方面凑了凑,压低了声音问道。

带着热气的呼吸喷在宁凝的耳边位置,宁凝咬了咬嘴巴,她知道岑墨是为了说话小声一点,不打扰到其他旅客的休息。

“没事,你坐回去。”宁凝轻轻地推了推他的宽厚的肩膀,可是推不动,她不解地看着他的脸,光线十分地弱,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凝凝,你是不是饿了?”岑墨猜测地问。以前,凝凝的睡眠一向很好,一般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的。

“没有。”宁凝摇摇头,梗着脖子把身子往后靠了靠,尽量离岑墨远一点。心想,说话就说话,怎么感觉心脏跳得太快了些。

“凝凝。”看宁凝没有回应,岑墨只好无奈地放弃,他伸直了身子,抿了抿唇。

气氛陷入了沉默,宁凝听到了别人睡觉时呼吸平缓的声音。

她的食指紧张地搓着拇指,大脑飞快地转动,想要说些什么来化解现在的沉默。

咕噜一声,宁凝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尴尬地看了一眼岑墨,小脸暴红。怎么在这个时候,你真的一点儿都不争气。

兮兮索索……

岑墨微笑着从前方挂着的袋子,拿出今晚买的汉堡递给宁凝,“吃吧。”

宁凝红着一张脸,快速地接过,轻声答谢,“谢谢!”幸好,这光线这么暗,没有人会看见她脸红,总算不至于太丢脸。

小心地放下座位前面的小板,把汉堡放在小板上,从包包里拿出纸巾,用纸巾包着汉堡的一半,稍稍用力,把汉堡一分为二,将其中地一半递给岑墨,“你也吃一点。”她习惯了把自己拥有的东西分一些给岑墨,从小就如此。

岑墨的心一震,眼中饱含柔情,就快要满得溢出来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总会把东西分一些给他。但是,想到她今晚吃的东西太少,想着让她多吃一点,于是就把她的手推回去,拒绝道,“我不饿,你吃吧。”

“墨哥哥。”宁凝把半个汉堡再次递了过来,僵持不下,岑墨只好接过来,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接,宁凝是不会开心的。

宁凝低着头,张开嘴巴咬了一口,慢慢地咀嚼着,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吵到其他人。

岑墨三口就把半个汉堡塞进嘴巴里,撕开牛奶吸管的塑料袋,把吸管插进牛奶盒里,递给宁凝,“喝点牛奶。”

汉堡有些干,宁凝啃着口中的食物,自己带的暖水杯的水已经喝完了,吃晚饭买的矿泉水还有半瓶,摇摇头,“不用了,我有水。”

岑墨把她的矿泉水拿过来,把牛奶放在她的小板上,“牛奶有营养,多喝一点。”

两个人吃完之后,把垃圾都放进一个飞机座位上的纸质的小垃圾袋里,去厕所刷了牙,回到座位上继续睡觉。

宁凝很快睡着,岑墨的头脑很清醒,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快到六点的时候,宁凝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白,身上盖着沉默的外套,她仰着头,看见岑墨在看着她,于是哑着声音说问道,“墨哥哥,早,几点了?”

“差不多六点了,还要继续睡吗?”岑墨看着眼睛快要合上的宁凝,温和地问道。

“很困。”宁凝趴在他的胸前,轻轻地蹭了蹭,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你不睡吗?”

“那就再睡一会儿。”岑墨低声说。

“好,再睡一会儿,你也一起。”宁凝说完,就进入了梦乡。

“好,一起。”岑墨给她盖好衣服,闭上眼睛,养养精神。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的三点钟。

岑家有司机过来接岑墨,秦卿挚自己打了一辆车回家,晚上的时候再过去岑家贺寿。

岑家来接岑墨的司机是帮岑家开了十几年的老司机,当他看到和少爷一起上车的还有宁凝的时候,他有些愣住了,据他所知,宁凝去了国外留学已经很多年了。

“李叔叔,好久不见。”宁凝微笑着开口,以前他和岑墨上小学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这个李叔叔送他们两个上学的。

“宁小姐,你长大了。”李铭孜欣慰地说,“你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女孩,现在已经变成小大人了。”

“李叔叔还是一样的年轻。”多年过去,李铭孜并没有变多少,给人的感觉还是和几年前差不多。

“呵呵……老了,头发都白了。”李铭孜启动小车,稳稳地看着。

“谁说的,李叔叔还是一样的帅气,你说是不是呀,墨哥哥?”宁凝笑着看着岑墨,岑墨揉了揉她的头发,附和道,“嗯,宁凝说得对。”

李铭孜摇摇头,他们两个人哟……

还是那么腻歪。

其实当年宁小姐去国外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一点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少爷就变了,总是冰冷着一张脸,也不喜欢说话。如今,在宁小姐的面前,少爷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李叔叔,我回来并没有告诉爸爸妈妈,我想要给他们一个惊喜,你也不要和他们说,我回来了。”快要到家的时候,宁凝嘱咐道。

“好的。”李铭孜点点头,年轻人总是喜欢制造惊喜,这么多年都没有胡来的人,如今突然出现,不知道他们有多惊喜。

岑墨看着窗外的熟悉的景物,其实这些年他也很少回家,害怕触景生情,只好把自己困在工作中,让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念。

今天,他和她一起回来了。

“墨哥哥,我有点紧张。”近乡情更怯,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宁凝想。

“有我在。”岑墨拍了拍她的脑袋,关心地问,“凝凝,累不累?”

“不累。”宁凝看着他眼底的浓浓的黑眼圈,心疼地说,“你昨晚睡得不好,回家之后也不要太忙了,抽些时间休息休息。”

“嗯,我知道,”岑墨乖顺地点头,他习惯了忙碌的生活,这点疲惫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反而担心宁凝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身体一定会很累的,“你如果累的话,可以在家休息一下,不用急着过来。”

“嗯。”宁凝昨晚休息地挺好,精神还不错,她想着家里的爸爸、妈妈、晨晨看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一定很惊讶。想到这里,她哈哈地笑出了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