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第420章?_?无事献殷勤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没人能猜透高深莫测的他到底是何种心思……

与这样的人周旋,心很累,只是梦菲不会有任何的幽怨,只因派给自己任务的人是师傅,她――甘之如饴的。

沉沉地,她又再次睡去……

梦菲醒来的时候,天已大黑。

屋中掌了灯,微弱的烛火映得室内红红的,而熟睡后,梦菲的脸上呈现着一种薄晕,红红的在脸上晕开,使得她看起来有几分甜美。支起了身子,浑身有些酸痛,这些酸痛,时时刻刻提醒着燕王对自己的羞辱。

“绣云。”轻声地唤着,梦菲蹙了蹙蛾眉。

门被推开,一袭青色长衫,梳着双环髻的绣云快步走了进来:“王妃,你醒了,身子可有舒服些?”

溢于言表的关心不掺杂任何的虚伪,让梦菲心中一暖,对上那双关切的眸子,梦菲淡淡地勾起嘴角:“嗯,好多了,绣云,伺候我更衣吧。”她想出去走走,躺在床上太久,也难受得紧。

“嗯。”绣云点着头,从衣橱里将一套水色云纹衫广袖长衣为梦菲穿上,头发松松垮垮地绾成髻,梦菲手轻轻地抚上发丝,绾发定白首,今生,可有人会为她亲自绾发呢,也许只是一种奢想吧,微微一叹,“绣云,珠翠都不用了……”将一支简单的珍珠簪子递给她:“一支就足矣。”

绣云点点头:“公主,你怎么打扮都好看。”

梦菲没有笑,只是望着镜中容颜,有些悲哀,如果……如果丑一点……

那她就可以自私地呆在师傅的身边。……

风,带着几许温热拂过脸上,心情有些烦躁,说不出是为何。

梦菲的身后跟着绣云,以及沐雪,沐雪便是早上得罪燕王的那个丫鬟。沐雪性子很安静,刚做王妃的侍女,自然是有些拘谨。

绣云笑着说:“沐雪,你别拘束,王妃人可好着呢,有这样的主子是你我的福气!”

沐雪轻轻一笑,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走过之地,皆能闻到桂花香,幽幽香味,在空中流窜着。

王府的花园有一方池塘,是她可以寻觅快乐回忆的地方,只因为看到荷花,就有种飘零后的归属感。

梦菲站了许久,静静地望着池面,风缓缓地吹来,湖面上掠起一层层的涟漪。

一言不发地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空中那股温热已不复存在,泛起了丝丝的凉意。

夜,想必已经很深了吧,天,很黑呢,深沉的天空,如泼墨渲染开来。

“王妃,夜深了,我们回房罢,可别着凉了。”绣云暗恼自己的粗心,怎的不带件披风出来呢。

沐雪见梦菲没有回去的意思,轻声对绣云说道:“绣云姐姐,我回去取件衣衫。”

沐雪走后,绣云一直站在远处。

身上多了一件披风,梦菲一回首,对上一双深幽如夜的眸子,那双眸子中有太多的隐忍以及复杂,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跟我走吧,我知道你在王府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梦菲望着手臂上的手,冷冷地甩开:“跟你走,你一个卑微的侍卫,有什么资格配得上我?”梦菲咄咄逼人地望着墨寒,王爷的侍卫,为自己而背叛王爷,值得么,简直就是愚蠢!

墨寒勾了勾嘴角:“我知道你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看你陷在水深火热之中……我……”

“闭嘴!”梦菲冷了脸色:“就当我今晚什么也没听到!”将肩上的披风甩到他的脸上,梦菲走到被点了昏穴的绣云身边,话却是对着他说的:“王府耳目众多,你莫要连累我才是!”

墨寒望着梦菲绝决的背影,自嘲地笑了笑,梦菲回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他的踪影。

解开了绣云的穴道,绣云慌张地看着梦菲:“公主,发生何事了,我……”

“已经没事了。”淡淡地说着,扶着绣云起来。

“可是我怎么会晕倒的?”绣云蹙紧着眉头。

梦菲冷睨了她一眼,她便噤若寒蝉了:“奴婢该死!”不该问的就别多问!

“起来吧。”梦菲扶她站了起来。

“王妃,王爷叫您回去呢。”沐雪拿着一件披风过来。

梦菲颔首道:“嗯,回去罢。”

回到雅轩的时候,里面便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梦菲微微蹙眉,跨进门槛,看到了来人,以及坐在桌边的雁痕天。

“姐姐,你回来了啊!”薛婉儿徒步上前,欠了欠身,脸上堆积着殷勤的笑容。

“妹妹不必多礼。”淡漠而又疏远地说着,而后看了燕王一眼。

薛婉儿上前拉着梦菲的手:“姐姐,妹妹今日做了道点心,现在已经凉化,特地送来王爷和姐姐尝尝,相信姐姐一定会喜欢的。”这道点心,花费了她一整日的时间,而且只做了四个,很是珍贵,百年好合讲究成双成对,所以自己都没吃。

扬了扬眉,梦菲只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到底安着什么心思,面色平静地道:“妹妹真是有心了。”

薛婉儿谄媚地笑着:“应该的,姐姐过来尝尝吧,王爷对姐姐真是疼爱,说是等您回来一起品尝呢……”

梦菲看了一眼燕王爷,眸中闪过一抹嘲笑,是么,如此有心?倒真是难为他了呢。

徒步过去,薛婉儿拈起一块晶莹如玉的糕点递给梦菲:“姐姐,这是百年好合,还是你们晋朝流传过来的,你尝尝看,是不是和你们国家味道一个样?”

梦菲接过糕点,“呵呵,谢谢妹妹。”

薛婉儿微微一笑,另外拈起一块,递给燕王爷,“王爷,祝您和王妃恩恩爱爱,百年好合。”

燕王爷没有接那糕点,却是对梦菲说道:“你先尝。”

薛婉儿顿时脸色一变,十分难看。

梦菲觉得可笑,原来,他把自己当做他的银针了,以此来试毒,他的心机是不是太深了一些,有谁会在自己的糕点中下毒,而且这样明目张胆,莫非是自寻死路?

将百年好合递到唇边,张唇咬了下去!

入口即化,细腻爽口,唇齿含香。含在嘴中有花香萦绕,吞入喉中,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梦菲承认,这是自己吃过最可口的糕点!

薛婉儿对自己的手艺从来不曾怀疑,只是见梦菲面色如此平静,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得梦中不足,担忧地问道:“姐姐,莫不是妹妹手艺不济,不合胃口?”

梦菲抬眸,勾了勾嘴角,方才说道:“妹妹手艺精湛,百年好合做得和晋国可谓是相差无几!”她其实根本没吃过晋国的百年好合,此番也只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燕王爷不可能尝过,所以这样说应该没有问题吧。

薛婉儿一听,笑得春花烂漫:“妹妹还一直担心做得不够好呢,毕竟是第一次做这道糕点。”当即将手上一块递给燕王,燕王望了梦菲一眼,梦菲伸出袖子擦了擦嘴角,菱唇红润,如诱人的果子一样,燕王不禁滚了滚喉结,将糕点递到唇边,正要咬下去的时候,忽见梦菲手上吃剩余的糕点“啪”的一声落在圆桌上!腹部一阵翻绞,犹如刀割!双手捂着小腹,梦菲痛得呻吟起来,只是瞬间功夫,她的唇便开始趋近酱紫色!

薛婉儿头皮发麻,瞠目结舌地望着梦菲,浑然的不知所措!

“哼,薛婉儿,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当着本王的面下毒!是不是王妃不吃这糕点,你准备让本王中毒?”暴戾渲染的眼眸红得似燃烧的火,燕王绷直的脸铁青得如乌云笼罩,骇人而又可怖!

薛婉儿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王爷,奴家没有下毒,没有下毒啊,奴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

燕王站起身来,一脚踹了过去,“还敢狡辩!”登时薛婉儿只觉得袭击胸口灼烧般得疼痛着,整个人狼狈地摔在地上,她哭诉着,爬过去抱住燕王的腿:“王爷,真的不是奴家做的,不是啊,也许王妃,王妃不是因为这糕点而中毒的”薛婉儿抱着一线希望说道。

燕王将糕点投掷在地上:“吃了它!”

薛婉儿看了看燕王,捡起糕点狼吞虎咽地吃着,然后她笑着说:“王爷您看奴家没有事,奴家”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便跟着在地上痛得打滚:“痛,好痛!”

燕王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突跳:“来人,宣太医!”他跨步过去,打横抱起梦菲,梦菲苍白的脸上沁出一层层的薄汗

梦菲含恨地望着燕王,他可以用银针先试毒的,可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把她的性命当做儿戏!

燕王没有一丝愧疚地望着梦菲,他眯了眯眼眸:“本王知道你恨本王。”

“我岂止恨王爷,我恨不得将王爷碎尸万段!”梦菲虚弱地说着,可是语气凌厉,竟是让他的心微微一悸。

将她放在床上,他不屑地道:“哼,你有什么本事将本王碎尸万段。”

“会有那么一天的”梦菲开始喘着粗气,腹部的阵痛一波波地席卷而来,像有刀在剜着血肉,一刀又一刀

痛,渗透着整个灵魂,梦菲的知觉只剩下痛,身子不禁蜷缩在一起,冷汗涔涔,却是没再发出呜咽的呻吟声,紧咬的下唇伸出一点点的血迹,妖娆的如盛开的红梅,触目惊心

“那本王就等着!”

梦菲有气无力地说道:“雁痕天,我和你水火不容情”

燕王握住她的手腕把了把脉,当即冷了脸:“闭嘴!”说话只会让她体内的毒素流传得更快!

只是不用他说,梦菲已经晕厥过去了,望着她苍白的小脸,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

薛婉儿也已晕厥在地上,燕王站起身来,让侍卫将薛婉儿送到了地牢!

洛云轩

“主子,那薛婉儿为何要明目张胆地在糕点中下毒,莫不是被他人陷害?”若书不明所以,心里思忖着,不可能愚蠢到如此地步吧。

诸葛茜茜扬唇笑道:“糕点是她亲自做的,不可能让人有机可乘,问题是出在她自个的身上。”

若书依旧是懵懂,“奴婢愚昧,还是不懂其中缘由。”

“你忘记她从我这里讨百花露水的事情了么。”诸葛茜茜眸光流转,笑得好不惬意。

“难道那百花露水”

“百花露水是没有毒的,只是我在其中加了一味花汁,百年好合乃是用百花露水蒸煮出来的,雾汽渗透糕点,那花汁和薛婉儿做糕点的豆蔻原料混合在一起,就变成了一种慢性毒药,我下得份量很轻,所以中毒之人并不会有性命之危。”

若书啧啧称赞着:“主子果然高明,如此一来,太医只查得出糕点有毒,根本不会想到其实问题是出现在百花露水上!”

诸葛茜茜点了点头:“不过呢,这次我没准备让薛婉儿去见阎王!”

“主子要为薛婉儿求情?”若书不懂,明明可以置她于死地的,为何主子的心思真是高深,她根本揣测不了。

扬了扬眉:“不错,我们即刻前往雅轩,先去探望王妃。”

雅轩

诸葛茜茜款款走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只听到八公主说“三哥,那下毒之人绝对不能轻饶的,碎尸万段都不足以泄恨,哼,居然敢伤害我三皇嫂,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狠厉的话语让门外的诸葛茜茜脸色微微一变,扯了扯嘴角,扬起浅笑,已经是面无波澜,若书已经上前让门口的侍卫进去禀告,不一会儿,侍卫便请诸葛茜茜进去。

诸葛茜茜携了裙裾,方才走进雅轩,抬眸,只见林骁以及燕王坐在桌上,雁樱紫站在一旁。诸葛茜茜欠了欠身:“奴家参见王爷,参见林将军,参见八公主。”

燕王大手一挥:“免礼。”燕王脸色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

“谢王爷。”诸葛茜茜眸中盈满着对飘梦菲的关心:“王爷,奴家可否去探望一下王妃?”

燕王点了点头。

诸葛茜茜低垂着螓首,从他们身边走过,走向寝榻,只见梦菲躺在床上,眉心淡蹙,脸色苍白,唇呈现着酱紫色,一名丫鬟正在为她不停地拭汗。

诸葛茜茜问着那丫鬟,“大夫怎么说的,王妃没事吧?”

绣云望着诸葛茜茜,淡淡地说道:“多谢小主对王妃的关心,大夫说了,没有性命之忧,好好调理几日便可。”

诸葛茜茜紧蹙的眉头舒缓下来,“那就好,你要好好照顾王妃。”话说得动情,看起来倒不像虚伪。

“嗯,奴婢会的。”绣云轻声回答着。

诸葛茜茜朝燕王他们走来,低声道:“王爷,奴家听说王妃是吃了婉儿妹妹的糕点才中毒的,当真么?”

燕王冷哼一声:“不错,没想到她竟如此蛇蝎心肠。”

诸葛茜茜眉眼一挑,“王爷,奴家有话要说,不知当讲不当讲。”

燕王瞟了她一眼,“说。”

“奴家以为婉儿妹妹是被人陷害,而并非自己下毒。”她抬眸望了一眼燕王,只见燕王眸子犀利,如刀一样,轻扯着嘴角,正要继续说下去,却听到八公主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