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破逆乾坤 第86章_林师弟是谁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4日

有了金光阵的配合与经验,再加上闯阵前的战术分工,此次配合极为密切。

看到造化台外的林羽琼一剑斩断一根藤条,蓝浅心中暗暗吃惊,林羽琼虽然只有筑基初期,但是战力跟筑基大圆满的修士比起来,似乎也相差不多,体内灵气也是源源不断。

除了林羽琼有金缕甲外,每一个云天门的弟子都有内甲,偶尔被藤条打中,虽有小伤,但无大碍。

高德昌则没有这么好的法宝,很快就要支持不下去。

蓝浅飞出,立刻替换掉高德昌。

大约飞了一个时辰,见前面有一个铁甲,被藤条缠住。那藤条端是奇怪,随着铁甲变化而变化,铁甲变小,它们也变小,铁甲变大,它们也变大。铁甲无法挣脱藤条的束缚,九罗殿的修士在不断的斩断藤条,只是藤条越斩越多。

“全部出去,帮他们的忙!”柳青菲道。

青莲造化台内除了穆婉清,其他人全部飞出。

一炷香后,依然无法把藤条全部斩掉,所有人心中着急万分。

“这铁甲坚固度如何,我这里有暴击丹!”林羽琼道。

“可以一试!”九罗殿的一名修士说道。

“好!”林羽琼取出1枚暴击丹,所有人立刻闪开。

林羽琼掷出暴击丹,产生巨大的爆炸声,并伴随着火光。那些藤条迅速后退,众人上前,迅速斩断剩余的一些藤条,铁甲飞出。

“在下九罗殿杨嘉勋,感谢云天门诸位道友相助!”九罗殿一修士说道。

“杨师兄客气,我们九州本就同气连枝,理应互相帮助!”柳青菲道。

“我们一起不要离的太远,一旦有事,相互帮助,如何?”杨嘉勋说道。

“如此甚好!”柳青菲道。

“诸位道友小心这些藤条,一旦被一条缠上,立刻会有大量的藤条蜂拥而至!”杨嘉勋说道。

“多谢杨师兄提醒!”柳青菲道。

铁甲与青莲造化台一起,并肩往前飞去,越往前飞去,藤条越多,越粗大,也越灵活。

往前飞了一个时辰,遇到了白露书院的灵舟也被藤条困住,众人立刻上前解围。

三派合力,才将灵舟救出,三个门派并排前行。

面对着越来越密集的藤条,林羽琼数次使用暴击丹开路。

半个时辰后,林羽琼在造化青莲内,问道:“柳师姐,为何九罗殿和白露书院被藤条围困,而未见其他门派被围困呢?”

“九罗殿大多是体修,实力卓绝,但是灵活度会差一些。白露书院知识渊博,灵力充足,但是实力会稍微弱一些!”柳青菲道。

“体修?什么是体修?”林羽琼问道。

“大部分修士的身体,都会随着修为的增长,逐渐变强,并不会特意去修炼身体。是以修炼灵气为主,身体为辅。

而体修不一样,他们比较注重身体的修炼,筑基期的身体基本上已经强如铁石,正常的刀剑伤不了,临阵对敌的话,自然立于不败。不过他们需要更多的灵气,在境界上的修为会稍微缓慢一些,不过基本同阶无敌。”柳青菲解释道。

林羽琼点了点头:“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居然还有体修!”

三个时辰后,在三个门派的相互扶持与配合下,终于飞出了木甲阵。

其他门派已经在阵外等候。

“彭师兄,前面应该就是水幕阵吧?”姚振川过来问道。

彭旭尧望着前面广袤的水面,没有说话。

“彭师兄,应该不会只是这平静的水面这么简单吧?”柳青菲问道。

“据书中记载,这水幕阵,一旦进入其中,便是波浪滔天!”彭旭尧说道。

“只是水浪滔天而已,我们只要还像以前那样,有会水遁的同门带着前行就可以!”姚振川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止水浪滔天,里面还有大量的妖兽。只是不知道布阵的人,在这里放什么样的妖兽,又放了多少妖兽!”彭旭尧说道。

“那怎么办?”姚振川问道。

“最好是有人去打头阵,试一试这水幕阵的情况!”柳青菲说道。

“那么谁去呢?”姚振川问道。

所有的人都不说话,显然没有人愿意去。虽说达成了团结一致的共识,但是这个共识没有任何约束力,在真正的困难面前不堪一击!

“你,去试一下水幕阵的情况!”姚振川指着高德昌说道。

“师兄……这……”高德昌诺诺的说道。

“怎么?你敢抗命!”姚振川怒目道:“你所在的门派想被灭门吗!”

这高德昌是西戎十六国仅剩的修士,自然成为被欺负的对象。现在他不敢答应,也不敢拒绝,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让他去有何用?估计还没试出来就死在里面了!”林羽琼说道。

“哦?难道这位师弟你有什么办法!”姚振川嗤笑道。

来到这里的修士,基本都是筑基大圆满,筑基后期的都比较少,唯独林羽琼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姚振川足足高出林羽琼三个小境界,自然看不起林羽琼。

“我有办法还得向你汇报吗?”林羽琼回击道。

“你!”姚振川大怒,做为天道宗的大弟子,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

姚振川偷偷的瞄了一眼蓝浅,见他面无表情,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姚振川道:“师弟要是有办法,尽管施展,要是没办法,就别在这儿跟我废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既然大家都没有办法,不如每个门派出一个打头阵的弟子,组成前锋队如何?”林羽琼说道。

“这……应该可以!”

“好像也只能如此!”

其他门派迟疑的说道。既然不能前进,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只能如此。

“我们云天门由我来,其他的门派派谁?”林羽琼问道。

“这……”所有门派里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

“天道宗,姚师兄,你们派谁啊?”林羽琼问道。

姚振川的目光扫过天道宗所有人,一个个均低着头,生怕被叫到。

“这个,这位师弟啊,打头阵也不一定要一起去,师弟英姿不凡,一个人应该就可以了!”姚振川满脸堆笑说道。

他自然可以点名,但是这些人,哪个不是长老的爱徒。点谁的名就相当于是要谁的命,回到宗派后,无法跟长老交代。

自己虽然是大弟子,但是如果得罪了长老,这大弟子恐怕也做不长久了!

“我一个人打头阵不是不可,但其他门派也不能不出力吧!”林羽琼说道。

“师弟说的是!”姚振川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上品灵石,一脸的笑容。

林羽琼看了一眼,正色道:“姚师兄,我还没到要饭的程度,你这是在羞辱我吗?”

“你看我这人,马大哈,拿错了。”姚振川立刻拍了拍脑袋说道。

一拍储物袋,姚振川拿出一截断木,一寸多长,如手指般粗细。

“呦!这天道宗果然不愧是九州的第一大门派啊,一个破树枝都是宝贝啊!”穆婉清嗤笑道,眼神却像林羽琼做了个古怪的神色。

“这位师妹不要小看这截树枝,刀剑不能伤分毫,水火不侵啊,可是好宝贝啊!”姚振川说道。

在姚振川拿出断木的时候,林羽琼明显感觉到储物袋中的珠子,有了反应。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这珠子奇怪,那木想必也奇怪!而且穆婉清也给自己使了眼色。

“好,我收下了,不知道姚师兄是怎么得到这断木的?”林羽琼问道。

“这是我天道宗一个师弟的传家宝,后来卖给我了!”姚振川说道。

对于姚振川的话,林羽琼并不相信,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缥缈宗为首的修士,拿出一叠符篆出来,说道:“在下缥缈宗陈曦晨,这里有二十张符篆,攻击类的有火蛇符、雷球符、冰锥符等,防御类的土墙符、速欲符、金钟符等,师弟自己去看!”

林羽琼接过符篆,一张张看了一遍,其中一张感觉有些熟悉。

“这一张出自贵派哪一位之手?”林羽琼问道。

陈曦晨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微红,说道:“这是我林师弟画的,虽然他只是炼气九重,但威力也是极大!”

林师弟?林羽琼心中道,不可能是三哥林羽游,因为他现在的境界应该不止炼气九重。但这绘画的手法,又像是出自林家!”

“不知你的那位林师弟,叫什么名字?”林羽琼问道。

“给你炼气期师弟的符篆,是我们不对。其它的符篆绝对是筑基期,还有一些出自我之手,我这里还有五张,当时赔罪!”陈曦晨又递过来五张符篆。

那符篆虽是炼气期所画,但是比起筑基期,相差并不大。那缥缈宗修士见林羽琼一眼就看出那张炼气期的符篆,以为林羽琼极懂符篆,一时有些不好意思。

“还望师兄告之他的姓名!”林羽琼说道。

“他叫林羽宵!师弟认识他?”缥缈宗修士见林羽琼如此坚持想问,不由的有些奇怪的说道。

“不认识,只是觉得以炼气期的修为能够画出筑基期威力的符篆,觉得很不可思议,一时好奇!”林羽琼脸色变了变,回答道。

“不错,林师弟是我缥缈宗难得一见的天才,如果不是修为太低,这次也会过来!”缥缈宗修士说道。

没想到老五继承了父亲在符篆方面的天赋,而且还去了缥缈宗,看来在宗派内受到重视,林羽琼心中颇为开心。一别两年,羽宵现在应该十五岁了,想必高了不少。

其他的门派见状,也纷纷拿出一些宝贝,有丹药、草药、灵器等都有。林羽琼丝毫不客气,全部收下。

林羽琼御剑飞行,刚到那水幕上空,平静的水面突然波涛汹涌,一尾几间房子大的鱼怪跃出水面,一口将林羽琼吞入腹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