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青春献给爱情 第129章 堕落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11日

郭子乔的秘书从后面抱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头挨着头,盯着电脑不知道看什么呢。举止行为异常的暧昧。

“哟……郭大少,在办公室里搞暧昧呢?”穆童佳毫不客气,故意大声的好几公里都能听到。

门开着,外面的人屏住呼吸,竖起耳朵。此时只有一个字来形容这里的气氛——静!静得只能听到苏艳红呼呼的出气声。

秘书肇事逃逸地赶紧站一边,表情尴尬,窘迫不安。

“佳佳,坐。”郭子乔若无其事站起来,走过来。

穆童佳拉着委屈又气愤的苏艳红狠狠坐在沙发上,喷火的眸子瞪着女秘书,阴阳怪气:“哎哟,还真是小三泛滥的年代,总有那么一些不要脸的女孩占着有几分姿色,专插足别人的婚姻,专勾引有妇之夫,难道破坏别人的家庭才有存在感?”

女秘书被羞的无地自容,却敢怒不敢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求救地眼角处瞟了一眼郭子乔,可他没有任何反应。

“你父母教育你的时候,一定偷工减料了。难怪培养出一个千年狐狸精,用不用我一招把你打回原形?”穆童佳尖刻带挖苦。

女秘书始终不敢正眼看穆童佳,却有胆量鄙视苏艳红,还有几分的挑衅。

穆童佳因为苏艳红的委屈和可怜而愤怒,尤其女秘书理直气壮,一点没有偷嘴的羞愧和难堪。她忍无可忍端起茶几上的茶水直接朝女秘书泼了过去,几片茶叶挂在那张精致秀丽的脸上,相当的滑稽和狼狈。

女秘书咬着牙流着泪把脸上的茶叶一片一片摘下来。

穆童佳继续冲着她骂:“委屈了?她比你更委屈,这就是你勾引别人老公的下场,我告诉你,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你再敢勾引郭子乔,我拿硫酸泼你。”

女秘书羞愧难耐,望了一眼沉默的郭子乔,仓皇而逃。

苏艳红凄绝的眼神在郭子乔冷漠的脸上一点一点破碎,忍着无限的痛楚,声音颤抖:“郭子乔,这就是你不爱我的理由?”

她希望他给她一个解释,随便什么样的解释都行,那怕是糊弄她,让她能在朋友面前下得来台。她一直委屈求全,忍气吞声,在家里不敢大声吵,在外面更要顾全他的面子,可是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伤害,没人体会她的绝望和无助。

“不是!我有许许多多的女人,她只是其中一个。”沉默的郭子乔突然像一头愤怒的雄师,怒气冲冲地对着苏艳红大吼。

“郭子乔,你还是人吗?”苏艳红凄厉喊道。

郭子乔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恼羞成怒,让她绝望到要崩溃。

“苏艳红,不用找别人的原因,应该从你自己身上找原因。你觉得把我们生生捆绑在一起有意义吗?”

“我清清白白给了你,努力做个贤淑的妻子,我哪一点做的不到位了?”苏艳红哭喊,灵魂仿佛结成一块坚硬的石块,慢慢沉坠。

“你太到位了,继续装呀,装个好女人,装个让佳佳同情,愿为你发疯的好女人。”好轻蔑的口气。

“郭子乔!你不是人!”苏艳红歇斯底里地大喊。

痛已经渗透血液,流遍全身,无限的悲愤汹涌,脸越发苍白。

“是!我不是人!今天的我,是你一手塑造的。闹呀,越闹,咱们越走向死亡。一个人不敢来闹,带着佳佳给你撑腰,你也就只能蒙哄佳佳这种单纯善良的女人。就凭你一直利用佳佳,就知道你有多阴险。”

苏艳红的心被郭子乔的无情彻底碾碎,痉挛着抽搐,无助绝望的眼神最后望了一眼他,哭着冲了出去。

穆童佳痛心地指指郭子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你……太过分了。”说完,她不得不跑出去追苏艳红,怕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想不开。

郭子乔愤怒地一把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在地上,稀里哗啦的一片嘈杂声后,彻底死寂。

穆童佳把苏艳红哄了又哄,劝了又劝,最后把她安全送回家。她没勇气进去,怕郭家父母的冷落,让她又发作一次。

苏艳红能在郭家人的鄙视中存活百年,如果她闹了,就怕彻底撕碎那点岌岌可危的关系。

她非常佩服苏艳红的气度,能承受别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也能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屈辱。即便受了莫大的委屈,依然能把自己的不堪掩饰的天衣无缝,继续强装颜笑。如果是她肯定把郭家闹的鸡犬不宁,最后一走了之。

苏艳红那抹苦涩而凄绝的笑容,让穆童佳心里堵了块巨石,为不能解救她于苦难而自责和不安。出来给郭子乔打了个电话,把他约在了啤酒花园。

“子乔,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穆童佳诚心地道歉。

“佳佳,我实在爱不起来。”垂头丧气的郭子乔同样让人心疼。

没有爱情的婚姻,苟且的生活,受伤害的不只是苏艳红。几次他提出放手对方,她都斩钉截铁地说,除非把她抬出去,最好直接抬到火葬场,否则,休想。没有人能体会同床异梦的折磨和煎熬。

他用各种手段逼迫她放手,可她像块滚刀肉,总能一次次逃脱并顽强地站起来。

“子乔,艳红太可怜了……”她眼睛红红。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她解脱。”

“难道……你爱那个……?”郭子乔即使在外面有别人,也不是冷落苏艳红的理由。他们五年的友情,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不是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男人。

“不爱,所有和我上床的女人我都不爱,在她们哪里,我只有欲望。”郭子乔眼眸里死灰一片。

“子乔,你怎么会堕落成这样?”穆童佳痛心疾首。

“佳佳,她毁了我,不是她,我不会堕落成这样。现在我都麻木了,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郭子乔双眸里涌上了一层雾气。

“她爱你。”

“有一种爱叫放手,如果她能放手的话,说明她是真的爱我。否则,她不是爱,是自私和占有。”

穆童佳哑口无言,真是一对冤家。

“唉,真不知道你们相互折磨到什么时候?”

“佳佳,别管了,你也管不了。从我知道她用假怀孕要胁我的那一刻起,她在我心中的那点美好就淡然无存了。她明明知道我根本不爱她,非要拿自己的命运赌,她输掉的不是她的幸福,而是我的一生。佳佳,你不知道让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缠住的感觉,就像有人用绳子勒住你的脖子,随时会窒息。如果她下手重点直接勒死我,那我对她感恩拜德,可是她让我生不如死。她太可恶了!”

穆童佳突然明白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一厢情愿不是爱。爱情需要两个人朝着对方的方向靠拢,而他们,一个追,一个逃,永远合不拢。看来,苏艳红不管付出多少,在郭子乔眼里一文不值,甚至反感。

屋漏偏遇连阴雨。心情复杂的她在大街上看到一群人扭打在一起,几个彪悍女人撕打一个女子,嘴里骂骂呖呖,那个被打的女人是小三。

她有前面女秘书的影响,心里大骂:活该!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她突然冲进人群,不顾一切护着那个被打的女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