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圣女难当侯府妻 二十、羞辱

穿书女配 2020年01月11日

陈娅回到丞相府跟家人说了凌霜后,越想越想不开,觉得一定要给她点苦头吃才能消除心中的恨。她大姐陈萍也替自己的妹妹不平,于是给她出主意过几天在家里花园举办一场赏花宴邀请皇城的贵族子女参加,并且把凌霜也约过来到时给她难堪,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

陈娅听到这个建议后举双手赞成,心情也好了起来。开心地跟家人道别后自己去房里拟写邀请函。

在房里待了一段时间后,丫鬟映月拿着一堆的邀请函出来吩咐小厮送去各个府邸,特别交代了一定要送到侯府凌霜手里。

凌霜收到邀请函后看了一眼就应了下来,盈彩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小姐跟丞相府三小姐不对付还要应邀。

“小姐,您为什么要答应呢?”

“就算这次拒绝还会有下次的,既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到时我们准时出席就好了。”

赏花宴的日子到了,侯夫人也收到了陈娅的邀请但因为府中事务繁多拒绝了,知道凌霜要去参加命人在花宴前一天给凌霜送来了参加宴会的衣服。凌霜穿了侯夫人送她的衣裙带着盈彩来到了丞相府。

到丞相府门口时已有很多贵女公子哥到临,其他贵女没见过凌霜,见到她时都感到很好奇,其中有一位贵女要上前跟凌霜打招呼时,一位跟陈娅交好的贵女先她一步讥笑凌霜。这位贵女之前得知侯府有这样一位女子时,派人打听过她的来历,今天见到她又听到自报侯府就知道这是凌霜。

“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你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乡下丫头。来,给各位介绍下,这是镇国侯爷从乡下带回来的一个,哦,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你是侯爷的夫人还是?可是皇城可没听说侯爷要成亲去媳妇啊?”这位贵女对着其他人大声说道。

其实说白了,凌霜自己也不知道要以什么身份自居,有点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开口时,欧阳清和欧阳洛刚好来到替她解了围。

“这位小姐是我国公府和侯爷上官璃的朋友,现在是以客人身份居住在侯府。”欧阳洛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回答了这位贵女的提问,随后又问道:“这位姑娘不知是哪家的小姐,怎么跟我以前见过的一位女子这么像呢?”

女子听到他说有人跟她长得像也好奇起来,“不知欧阳公子是在哪里见过和我相像的人?”

“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就是我经常去的那家青楼。”欧阳洛在皇城的名声是家喻户晓的,在这里有可能有人不认识上官璃但一定知道欧阳洛,因为欧阳洛整天与其他纨绔子弟流连青楼被国公爷拿着刀从那里捉回家,所以这件事全皇城的人无不知晓,即使自己沦落成大家的笑柄,欧阳洛也不在意,照样我行我素。

女子被欧阳洛这样羞辱气地满脸通红,其他贵女都站在一旁看热闹,有些还笑出了声,今天来的公子们也不乏纨绔子弟,听到欧阳洛这样说有几个还附和说道确实像。因为大家都在外面耽误了很长时间,陈娅几姐妹在院子里不见几人来派人到门口查看后才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这个叫凌霜的人还真是有本事,连国公府的人都替她出头。”大姐陈萍一脸地不高兴。

“大姐,你在这安排,我和三妹出去看看。”陈秀带着陈娅去往门口。

两人来到门口,陈秀看着大家都站在那,“这是有什么好事呢?让你们都不舍得进屋了。”众人看到主人公出来了,都热情地往她们那边说笑着。

陈娅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凌霜,见二姐开口了,她也调整了面部表情,一副看到你很高兴的样子走到凌霜面前牵起她的手,“霜儿,你来了,我还真怕你不来呢,你可要知道我办这个赏花宴就是让大家认识认识你,长得这么漂亮可要多出来走走。”

凌霜知道陈娅在作秀,自己也不好给她摆脸色,只能以笑回应,这在陈娅看来却更讨厌了。

陈秀看到妹妹在对付凌霜,自己就去应付欧阳清他们,把他们带到花园里。

来到花园后,陈家姐妹故意把凌霜的位置安排在了除了她们三人以外最尊贵的位置上,其他有名望的贵女都坐在了她的下首,而欧阳清则坐在了最末尾。欧阳清撇撇嘴,不满意的坐下。其他人因为是陈秀故意把他们带进来的晚,进来时就看到凌霜坐在最好的位置,其他贵女看她坐在那甚是不爽,她们都知道陈娅是出了名的有教养和好脾气,不会不知礼节让一个乡下丫头坐那个位置,所以大家一致矛头都对准了凌霜,凌霜因为不了解这些礼节,所以自己一人坐得是相当理所当然。欧阳洛看凌霜一脸不知世事的样子不觉得好笑,自己笑了笑就坐在位置上。

陈瑞因为一早有事出去了,现在刚好回来,他进来时自然看到了凌霜,除了被她的容貌震惊之外倒无露出其他异色。

赏花宴开始,其他人都在与相识的人谈天说地,陈家姐妹也故意不与凌霜谈话,让她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那。欧阳清有心想去跟凌霜说话被其他贵女拉着与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凌霜就坐在自己位置上看着这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这样子闹哄哄的,感觉这些人就像森林里五光十色的鸟儿在不停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甚是吵闹。

陈娅看差不多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刚在门口羞辱凌霜的那位贵女,女子也因为刚才没羞辱到凌霜反而害自己被羞辱了一把不满着,接收到陈娅的眼神,自己心领神会的站起身开口道:“大家既然都是来赏花的,不如以花作诗怎么样?”

陈秀听后很满意,“那大家都做出一首诗来,我们评比,赢的人可以得到丞相府送出的一柄玉如意。”

其他人听后都很激动,有些人是因为玉如意,有些人是想在皇城的贵族子女面前出彩为自己得一个好名声,但凌霜就一点念想都没有,因为她根本不会作诗,虽然识字,但离会作诗还差一大截。

大家都在摩拳擦掌,只有凌霜和欧阳清以及欧阳洛三人坐在那一动不动。

陈瑞看到凌霜未动笔,于是开口道:“不知这位小姐为何不动笔?”

那位贵女看机会来了,“陈公子有所不知,这位小姐是侯爷从乡下带回来的,应该都不识字吧。”

“她识字。”欧阳洛反驳道。

“既然识字,就请作一首诗吧,不要扫了大家的兴。”

“我不会。”

陈娅听到哥哥问起凌霜,“看我这记性,忘了跟大家介绍了,这位小姐是阿璃哥哥的客人,叫凌霜,阿璃哥哥之前吩咐我要多照顾照顾霜儿的,看我忙的都忘了介绍了,还望霜儿不要怪罪于我啊。”

“三小姐有心了,凌霜不敢。”

“凌霜不用那么客气,你识字的赶快做一首诗出来。”欧阳洛一心为着凌霜好,却不知凌霜根本不会。

凌霜现在很想狠狠打他一顿,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凌霜无法在总目睽睽下做出尿遁或者什么事来,只有硬着头皮写了几句话。刚才的贵女看凌霜写完马上给她拿起来读了出来,一读完惹来一阵大笑声,连欧阳洛那个猪队友都笑得前俯后仰,而其他人都对她投来嘲笑的目光,凌霜一脸通红,羞愧地站起身往门外跑,盈彩则是对那位读诗的贵女瞪了一眼追着凌霜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