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首席的复仇情人 第三十一章 谁的心好冷

穿书女配 2020年02月05日

等洛涣青知道周妍要走的事情,已经是她走得前一天了。

机场的人打电话,想要进一步确认周小姐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乘坐飞机,毕竟他们不想在飞机上发生任何意外。

洛家的事虽然明着没有大肆的报道,因为都让洛家压了下来,但业内有头有脸的巨头都知道了,只是大家都假装不知情,该谈的生意接着谈,该接的单子接着接,只要洛家一天还没有跨,这个金钱帝国就一天不会落下。

苏杭告诉洛涣青时,他惊讶的看着苏杭,眼神里像被惊扰的猎豹,闪烁着可怕的光芒,你确定是周妍本人吗?

停格了半秒,立刻向他表示确定。他也是一开始不敢相信,所以再三确认无误后才敢向洛涣青报告的。

没有再多说,洛涣青立刻赶到医院。

周妍想到今天是最后一天见洛涣青,要尽量保持自然还要平静下来,千万不能被他知道。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的洛少爷没有不知道的事,而此时他正风风火火的往这里赶。

他夺门而入,没有说一句话,站在中间死死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翻看手中资料的人。

周妍有些吓到,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她深刻的感受到,在洛涣青进来的一瞬间,房间的温度整体下降了好几度,令她马上就对周围环境的变化感到警觉。

盯着她的他,眼里平静的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而且难以接近。

马上就感觉出不对的周妍,想先一步扭转一下局势,可已经晚了。

下一秒,他已夺过周妍手中的资料,在她刚反应过来低头想做一点什么时,白色的影子从她眼前划过,随即消失在后面的窗口处,伴随着短暂又清脆的声音。

周妍惊恐的抬头看着他,冷漠的脸上是不容被忽视的权威,不能有丝毫的反抗。

那一瞬间,周妍觉得心头涌出了太多的太多,让她身体的深处缓慢的散发出疲倦。

她慢慢站起来,没有直视洛涣青的视线,也没有和他对上,只是从他身边慢慢走过,在与他并齐的位置,洛涣青狠狠的抓住周妍的手臂。

没有移动身体,他侧过头,第一次用那么陌生、低哑的声音说,很好,没有任何反抗,看来没有弄错!?

周妍呼吸平静,眼睛直视着前方,仿佛身边站着的人是如空气般的存在。

她心里已有答案,也预想过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所以,她想继续假装下去,“洛涣青,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来?”

带着轻佻的口吻,像变了一个人。洛涣青微微一怔,当然很好的被他掩饰过去。此时,心中莫名的火开始蔓延全身。

“周妍,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亲口告诉我,我知道什么!”他狠咬着每一个字。

“我要回法国,离开这里”不敢看向他,心里在害怕。

他抽动了下嘴角,眼神变得锋利,真想击穿面前这个女人的心脏,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

他紧了紧手,抓得周妍微微抽疼了一下。

“不准!”两个字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全是对她的命令。

只有周妍自己知道,每一次在他面前假装坚强,都是在要她的命,是自己用利刃微笑着切割自己。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她当然不会把真心话说出来,歪着脑袋,对他笑了笑,“洛涣青,你准不准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他的眼睛在听到这句话时,瞳孔迅速收缩,直到眼里的周妍已经被浓缩入黑色中,心火肆虐,一发不可收拾。

“周妍,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不觉得可笑吗?你的一切都是洛家的,而洛家以后只会是我的!别忘了自己是什么!”冰冷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仿佛可以击穿冰川。

她的心在那一刻,碎得很彻底!

两个人变成了她一直一来保持距离,最害怕变成的样子,没有硝烟的战场,是用彼此的心做武器,伤害对方。只是令她最难过的是,这场战争中,是她先拔出了宝剑,是她先对准他发动攻击,是她先伤害了她,所以她连受伤后被怜悯同情的资格都没有了。

因为是她先做出了选择。选择离开。

“放开!”只是一击就已让她筋疲力尽。

他看着她的眼睛,空洞像一个穴,里面装着的是绝情。第一次洛涣青知道身体被抽空的沉重感,压低了嗓音,不再像之前那么强硬,“我说喜欢你,留下来,不要走”。

感觉所有的感情都充满整个身体,只有身边站着的这个男人可以释放,却不能向他伸出双手,不能渴求怀抱。

怕再多一秒,就要抱住他,再多一秒,她又会陷入男人的温柔。

周妍只能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挣开他的手,大步走出病房。

留下病房里洛涣青一个人,久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垂着眼帘,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从房间里出来的周妍也不好过,几乎是用跑得离开了那栋楼,因为跑得慌张,好几次都扯到了伤口处。但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口被拉扯而疼,还是心以为涣青而疼。

周妍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走着走着,眼里就感到一阵阵的酸涩,一阵风出来,两行液体一下子就汹涌而出,她放声哭起来,身体不断的抽动,脑海里没有那些和他有关的画面,也没有刚才残留的只言片语,只有被无限放大的伤心和疼痛感!

飞机最后降落在法国机场,来接周妍的助理,一看到她简直像看到珍宝一样,所有的东西和事项都帮他安排好,还格外的小心翼翼,一直担心她别突然倒在自己面前。

但事实是,在前一天晚上,他接到洛涣青的指示,说不能让周妍出任何差错,在法国期间,如果她除了任何事,那么他就不用回来了!

听完这话,助理连辞职的心都有了,周妍的性格自己还不清楚,在她身边待了这么些年,一个纯纯的唯工作是命,真的拼起来哪里会听他一个助理的话。

在车上寒暄了一阵,才知道,原来这次回来没有给老爷子他们说,想先等他们回上海后再说。但只有周妍自己知道,她是想要逃离。

助理对洛涣青的事也只字未提,虽然他并没有让自己对周妍保密,但敏锐的助理还是知道分寸的。

回到洛家,周妍重新拾起心情,这样的事情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连周妍自己都不记得了,失败、伤心、跌倒,再重新站起来,因为她知道,不光是大丈夫,就算是小女子也要能屈能伸!

况且,周妍不是什么小女子,她是大女人,能周旋于任何场合,任何人之间的大女人!

不过,她回来这件事,倒是早早就告诉洛言了。

知道马上要回来的周妍,洛言在电话里显得极其反常,周妍,你疯了吗?!你不想活,可别连累我!

洛言,我回去还不是为了你!说这话的时候,周妍心里知道根本不是,这只是违心话而已。

我告诉你,周妍。我洛言不需要一个病人来照顾我,重点是,我也不想照顾一个病人!

真的是两兄弟,自大并且感觉良好的特点真是如出一辙,就凭这一点都省的去验DNA了。

但周妍也知道,他们口是心非的本领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洛言也是担心她的,听洛涣青说,昏迷那几天,洛言每天一个电话,而且都打到他的私人手机上,并且在最不对的时候。

从小洛言就这样,看起来是洛家最讨厌周妍的人,但确实最真心对她的人,这些她都明白。

刚开始工作的几天,洛言都用各种借口,让周妍提前回家,说白了就是想让她多休息。

不过,周妍也知道控制,能感觉到身体开始疲倦,她就顺着洛言的台阶下去。偶尔,也会四处转转然后再回家。总之,刚回去的这段日子,周妍像是在度假一样,吃得好、睡得好还过得很充实,感觉渐渐就要忘记什么了似的。

但就说上天对周妍还是偏爱有加,无论什么样的糟糕事都不忘给她留一份儿。

虽然这件事说来话长,但还是要从最初起因开始。

比洛怀天先回上海的金娜,知道周妍已经回法国了,也许是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吧!?刚好近期又有一单生意续签合同要在法国谈,所以决定亲自去一趟,而一心想让未来的儿媳妇赶紧熟悉公司的金娜,让Alice和自己亲自去,顺便还可以看看周妍的身体情况。

本来是没什么的,就算周妍现在心里对Alice还有些芥蒂,但这都不是问题,假装、可以解决一切。

可偏偏洛言一定要让某些人不好过心里才会舒服,才肯罢休。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还偏偏是让周妍最难为的Alice。

真是要感谢他们了,一个洛涣青,现在又多了一个洛言,到底上辈子是欠了他们什么,周妍有时真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他们让她往左她就要往左,他们让往右就要往右。

可笑的做着一个听话的小丑!

而周妍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天发生的事只是一个小小的引火索,真正的盛宴还在为她慢慢酝酿,奏着前曲,期待着看到她精彩的表演。

Top